迢迢牵牛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王长华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古诗

这是一首哀怨凄婉的情歌。从本诗、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来看,这首短诗至少有三个语义层面可供我们分析和鉴赏。首先,就我们看到的诗的本文而言,它讲述了一个两情长久,但终因一水相隔而“脉脉不得语”的具有浓重悲剧色彩的故事,而且是从女方“河汉女”的角度来描述这个故事,表达这种悲剧意味的。其次,从本诗与作者之间的关系来看,作者写此诗之意并不仅仅在描述牛女故事本身,而是因为牛女的悲剧故事与自己的情感相关合,作者把牛女故事作为自己感情的载体,借牛女故事来传达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的愿望。再次,从读者阅读接受的角度来看,牛女故事的客观意义和作者要传达的主观情感是读者产生情感联想,使情感升华的基础,我们可以被古老而哀婉的牛女故事所感动,也可以由此而探察作者的现实生活状况和希望。而重要的是,通过这首诗在读者内心情感深处所激起的波澜,更具有人类情感的永恒意义,身在咫尺而又遥遥相望,情之所钟而又彼此分离,这是多么残酷、多么真实又多么诱人的情景,期待从未断绝,目的终未实现,这是文学的表达,又是哲学的昭示。

在作了如上三个层面的分析之后,我们再来看此诗在艺术表现上的特点:

首先,它创造性地运用现成意象来表达情感的现成思路,这是本诗的一个重要特点。早在《诗经。小雅。大东》中,关于织女星的描写就已经出现,但它并未形成富有丰富涵蕴的现成意象,也未描摹出悲欢离合的动人的悲剧故事。而自本诗首创牛女故事之后,遂使牛女故事成为一个现成意象,它所表达出的悲剧性情感也遂成为不言而喻、百代不移的现成思路。此后曹丕《燕歌行》中的“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蔡邕《青衣赋》中的“悲彼牛女,隔于河维”,都是沿用这一现成意象并与之一脉相承的。

其次,巧妙地运用形容词性的叠字,以增强形象的表现力,是本诗的又一重要特点。如诗中的“迢迢”、“皎皎”、“纤纤”、“札札”、“盈盈”、“脉脉”等,都含蕴深致而又不失自然生动,这些叠字的成功运用,不仅加强了表达的准确性,而且使全诗增添了一种曲幽摇曳之美。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