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我一生心,负尔千行泪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系我一生心,负尔千行泪

柳永是在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十八岁的时候结婚。

景德二年到景德四年之间,柳永连考进士不中,便开始远游浙江杭州,而后又到了湖南和湖北,于1010年回到汴京。

有人曾经考证说柳永远游的这三年,除了是因外出干谒会友,还是因为夫妻关系不合而造成。柳永专门为妻子写了首《忆帝京》: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尔千行泪。

——《忆帝京》

这首《忆帝京》也是柳永的自度曲,意境幽深,情感深郁,语言平白如家常话,却十分真切生动。后世有人赞为“如弹丸脱手,掉臂而出。仿佛家常语,却层层递进,情真意切,有说不尽的动人处”。家常语,往往能打动人心中最朴素最真实的情感。

刚盖着薄被子小睡了一会儿,就被凉凉的秋风给吹醒了。其实是根本没睡着,为什么呢?因为第一次感觉到别离的滋味,种种难以名状的离别滋味涌上心头。内心十分纠结,难以想象出门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外面寒夜里的打更声听得一清二楚,感觉这一夜漫长得像过了一年。

也曾打算勒马再返回,无奈为了生计功名已动身上路,又怎么能无功而返呢?脑际思绪万千,总是想尽办法加以开导解释,最后只能就这样寂寞无聊地不了了之。我知道你的内心很伤痛,更知道此后你会暗暗饮泣,以泪洗面。但是,我其实比你更难受,你是我一生一世的牵挂啊!

《忆帝京》写了一段相思情,一个断肠人,一件伤心事。夏夜,清薄幽凉的月色浮在微风里,有人枕着万般思绪,深深浅浅地辗转,落下深深浅浅的忧伤,美丽如斯。更声渐深,夜露渐重。他辗转反侧,披衣而坐,伏枕而思。思之,不寐;思之,不得。罢之,不能。一夜长如岁,正是古老的《诗经》里写的那种感觉: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他也曾打算一勒马缰掉转马头,去他的什么功名,去他的什么梦想,统统不要,统统不管。也许在某一个寂静的深夜,他收拾好了行李与疲倦,骑着那一匹瘦马,走在了清寒的月光下。可是,在翌日晨曦来临之前,他又躺回了床上,将那碎银子一样的月光,捂进孤单寒凉的薄衾里。疯狂的寂寞,疯狂的忧郁,疯狂的思念,疯狂的回忆,他用一千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回去,回到家中去,回到她身边去。然而,他又可以用一万个不能回去的理由,来压倒那一千个要回去的理由,并给自己开解与安慰。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这一句情境就全都出来了。是那种无言的心痛,那种深刻的思念如潮水一般没过头顶,却喊不出一点儿声音的窒息之感。

那夜夜为他流泪的妻子,守着他给的承诺,度过红颜渐老的光阴。

读过柳永这首词,让人想起那位民国佳人张爱玲与胡兰成的旧事。两人当初一纸婚书约定:“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多年以后,风流成性的胡兰成却一再出轨,辜负了一代名媛张爱玲的痴心,让她不禁暗自泪下。

柳永第一次离开家应是景德四年秋,并且词中说“乍觉别离滋味”,应该是第一次品味到别离的滋味,当然也是第一次离开家的时候所品味的滋味。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在受到伤害的一方听来,真有撕心裂肺之痛。同时,不久后发生的事情竟隐有一语成谶之感。

梦觉清宵半。悄然屈指听银箭。惟有床前残泪烛,啼红相伴。暗惹起、云愁雨恨情何限。从卧来、展转千余遍。任数重鸳被,怎向孤眠不暖。

堪恨还堪叹。当初不合轻分散。及至厌厌独自个,却眼穿肠断。似恁地、深情密意如何拼。虽后约、的有于飞愿。奈片时难过,怎得如今便见。

——《安公子》

这首词也与前一首有异曲同工之感。柳永半夜从梦中惊醒,更深夜静的时刻无法入眠,细听着漏滴声,默默屈指而数。床前只有烧残的流泪红烛相伴。却不禁引发心头深深的离别之情。自躺在床上到现在,他已辗转反侧了千余遍也无法入睡。怎奈一个人独自而眠,身覆数重鸳鸯被也无法感到温暖。

可恨可叹的是,当初不该轻易分离。到如今独自无聊,正望眼欲穿愁断肠。如此情深意浓如何才能和好如初?纵然确有日后相聚和美的愿望,无奈克制这片刻的难过,怎么才能够得以马上相见?

可见柳永内心深处还是爱着妻子琼娘的。

在自己离开的日子里,也时时被思念折磨得夜夜无眠:

晚晴初,淡烟笼月,风透蟾光如洗。觉翠帐、凉生秋思。渐入微寒天气。败叶敲窗,西风满院,睡不成还起。更漏咽、滴破忧心,万感并生,都在离人愁耳。

天怎知、当时一句,做得十分萦系。夜永有时,分明枕上,觑着孜孜地。烛暗时酒醒,元来又是梦里。

睡觉来、披衣独坐,万种无憀情意。怎得伊来,重谐云雨,再整余香被。祝告天发愿,从今永无抛弃。

——《十二时(秋夜)》

漫长的夜里,明明眼睁睁地看着她。在梦醒时分,才发现原来又是一场梦。

再不能安睡,只好披衣独坐,升起万种愁闷的情绪,不知要怎样,才能让她来到我身边,重温恩爱,再整理留有余香之被。我在此对天发誓,今生断不会将你抛弃。

他对妻子最真挚的情感也在于此,就是希望能时时在你身边为你盖好被子,是最朴素的日常生活细节,也是最温情的贴心关怀……

闲窗烛暗,孤帏夜永,欹枕难成寐。细屈指寻思,旧事前欢,都来未尽,平生深意。到得如今,万般追悔。空只添憔悴。对好景良辰,皱着眉儿,成甚滋味。

红茵翠被。当时事、一一堪垂泪。怎生得依前,似恁偎香倚暖,抱着日高犹睡。算得伊家,也应随分,烦恼心儿里。又争似从前,淡淡相看,免恁牵系。

——《慢卷绸》

也是夜深难眠,忆旧事前欢一一浮现眼前,现在追悔莫及,却只能平添烦恼,令人憔悴。哪怕是面对外面的良辰美景也皱着眉头,无心欣赏。老是想起和她当初相爱时的千般缠绵往事,竟不觉有种想流泪的感觉。过去那样相拥相依到日上三竿的日子,也许再也不会有了。她也会随缘依分,只在心里烦恼不已。却像相遇之前那样,淡看这段感情,以免又堕入一个情字中间,空惹无限烦扰。

万恨千愁,将年少、衷肠牵。系残梦断、酒醒孤馆,夜长无味。可惜许枕前多少意,到如今两总无终始。独自个、赢得不成眠,成憔悴。

添伤感,将何计。空只恁,厌厌地。无人处思量,几度垂泪。不会得都来些子事,甚恁底死难拼弃。待到头、终久问伊看,如何是。

——《满江红》

不知有多少万恨千愁,将这少年的内心牵挂。在孤寂的客舍,酒醒后零乱不全的梦中断了,漫漫长夜没有滋味。可惜枕边曾经多少的柔情蜜意,到如今我俩总是有始无终,得到的只是独自一个人夜不能寐,憔悴不堪。

伤感一日更甚一日,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这样成天怏怏不乐,郁郁寡欢。每当无人的时候就忍不住相思,多少次孤独地流泪。不懂得这世上有些事儿,为什么这样让人至死难以割舍。到最后,我倒要问问你看,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

“不会得都来些子事,甚恁底死难拼弃”是这首词的亮点。意思是“不懂得有些事儿,为什么这样至死难以割舍。”

柳永也许没想到,他这似乎不经意的一问,竟然引发一代又一代人的发问。最著名的便是元好问因大雁殉情一事引起的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元好问词《摸鱼儿·雁丘词》)。情至极处,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双方可以生死与共,这是古人信奉的“至情”。

现代的人反而越问越糊涂了。“爱有几分能说清楚,还有几分是糊里又糊涂”, “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

一曲爱情的悲歌,没有结局的故事,从古唱到今,岁岁年年,平平仄仄,咿咿呀呀,往复回环。就这样,年轻的柳永反复纠结中,慢慢地又回心转意了。

然而就在这样复杂心绪中,让柳永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宋真宗景德二年(1005年),二十二岁的柳永游历了浙江、江苏等地后,来到了帝都汴京。六月的一天,柳三变收到了家里的信,拆开一看,眼前兀自一黑:琼娘竟然因病去世!

原来,琼娘自柳永去后,孤寂落寞,忧郁成疾,竟不治而亡。原本言笑晏晏、娇俏万端的眼前人,转眼间就阴阳两隔。柳永悲从中来,独自在案头含泪疾书:

留不得。光阴催促,奈芳兰歇,好花谢,惟顷刻。彩云易散琉璃脆,验前事端的。

风月夜,几处前踪旧迹。忍思忆。这回望断,永作终天隔。向仙岛,归冥路,两无消息。

——《秋蕊香引》

这首词里,“留不得”三字破空而来,直如喉间发出的一声哀痛欲绝的哭嚎,它在告诉人们,一个年轻而美丽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世间如此之大,却没有她的栖身之处,生者的痛苦、呼唤,也未能留住她匆匆而去的脚步。

光阴真是太无情,它催促着一个美好的生命走向另一世界。奈何得了吗?芬芳的兰草转瞬间便消歇了,美丽的花朵顷刻间便凋谢了。这也正应验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那样容易失去。

往日无数的风清月明之夜,留下了多少相偎相伴的身影,留下了多少幸福欢快的歌声。无奈斯人已去,即便蹑步前踪旧迹,亦是空想歌笑遗音。他从回忆中挣扎出来,终于清醒地认识到,这次不是生离,而是死别,自己即便望穿双眼,也难觅她的踪迹。

柳永以“芳兰”和“好花”比喻妻子生前的美貌丽质,以彩云之易散与琉璃之易碎比喻妻子生命的脆弱。“这回望断,永作终天隔。向仙岛,归冥路,两无消息。” 回忆过去和聚之乐,风月深情,“前踪旧迹”宛然如初,可是物是人非,令人伤怀,因为是永远的诀别,人天永隔。望穿双眼,也无法再一睹芳容了。她的魂魄,是去了云雾飘渺的仙境,还是去了昏沉幽暗的冥府?一切一切都不得而知。生者和死者,只能各怀一腔幽怨憾恨,永远地断绝音讯了。字里行间,流露出深深的哀痛和追念。

爱的梦境里,死去或是离开都是一种结局。而始终把心留在梦境里,无法离开的,才是最痛苦的。如今,她走了,他迟迟不愿醒来。花谢花飞,梨花漫天。那纯白的色彩如同一曲悼亡的歌谣。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柳永想起当初那些卿卿我我、安恬静好的日子,泪如雨下,心痛难当。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