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恭懿太子挽歌五首》原文、注释

作者:王维 栏目:王维诗集 2020-08-26 14:52:23

恭懿太子挽歌五首

其一

何悟藏环早,才知拜璧年。

翀天王子去,对日圣君怜。

树转宫犹出,笳悲马不前。

虽蒙绝驰道,京兆别开阡。

【注】

恭懿太子: 刘昫《唐书》:“恭懿太子佋,肃宗第十二子。至德二载封兴王。上元元年六月薨。佋,皇后张氏所生,上尤钟爱。后屡危太子,欲以兴王为储贰,会薨而止。七月丁亥,诏曰:‘厚礼所以饰终,易名所以表行。况情钟天属,宠及侯封。载畴加等之美,式备元储之赠,永怀轸念,有恻彝章。第十二子故兴王佋,毓庆璇源,分华若木,天资纯孝,神假聪明。河间聚书,幼闻乐善之旨;延陵听乐,早得知音之妙。顷以暂婴沉瘵,殆积旬时,而资敬益彰,颖晤逾爽。爱亲之恋,言不间于斯须;告诀之辞,事先符于梦寐。顾惟至性,实切深哀。将祚土析珪,载崇藩翰,闻《诗》对《易》,爰就琢磨。方冀成立,岂期夭丧。瑶英始茂,遽摧于当春;隙驷俄迁,忽沉于厚夜,兴言痛悼,闵惜良深。宜贲宠于青宫,俾哀荣于玄穸。可赠太子,谥曰恭懿。应缘丧葬,所司准式。仍令京兆尹刘晏充监护使。’诏宰臣李揆持节册命。十一月,葬于高阳原。其哀册曰:‘维上元元年,太岁庚子,六月己未朔,二十六日甲申,皇第十二子持节凤翔等四州节度观察大使兴王佋,薨于中京内邸,殡于寝之西阶。粤八月丁亥,册赠皇太子,庙号恭懿。冬十一月庚寅,诏葬于长安之高阳原,礼也。燕隧开封,龙輼进辙,陈祖载而就位,俨涂刍以成列。皇帝哀玉林之閟景,悯璇萼之惟 霜。瞻龙綍而增思,怀雁池而永伤。考谥惟古,褒崇有式。爰诏史司,恭宣懿德。其辞曰:“惟天祚唐,累叶重光,中兴宸景,再纽乾纲。本枝建国,磐石疏疆,克开龙嗣,实曰贤王。骊源孕彩,日干腾芳,深仁广孝,蕴艺含章。秀发童年,惠彰龀齿,蹈礼知方,承尊叶旨。对日流辩,占凤擅美。鲁卫后尘,间平绝轨。胡孽初构,王师未班。爰从襁褓,载历险艰。爱备中掖,名崇懿藩,居常禀训,动不违颜。礼及佩觽,朝加分器,胙土延渥,登坛受帅。玉质金声,文经武纬,乐善为宝,崇儒是贵。濬哲外朗,温文内深,阅书成诵,观乐表音。《五经》在口,六律谐心,才优艺洽,绝古超今。蛇豕犹梗,寰区未乂。涤虑祈真,焚香演偈。食去荤血,心依定惠。庶福邦家,俾清凶秽。雾露婴疾,聪明害神,沉疴始遘,弥旷盈旬。止虑无扰,发言有伦,在膏方亟,问膳逾勤。云物告征,星辰变象,楚药无救,秦毉莫仗。灵仪窅而上宾,徽音邈其长往。违旧邸于青社,即幽陵于黄壤。呜呼哀哉!魂气夺兮去何之,精灵存兮孝有思。念君亲之永隔,托梦寐而来辞。延桂宫而震悼,贯椒壸而缠悲。旌遗芳于碣馆,贲新命于储闱。呜呼哀哉!先远戒候,占龟献吉。指鹑野而西临,背凤城而右出。天惨惨而苦雾,山苍苍而曀日。望驰道而长辞,赴幽涂而永毕。呜呼哀哉!生为宠王兮宸爱所钟,殁追上嗣兮朝典斯崇。升玉笙于洞府,阅银棨于泉宫。金石谁固,人生有终,简册攸记兮德音无穷。敢直词于篆美,庶永代而成风。呜呼哀哉!’佋薨时年八岁。既薨之夕,肃宗、张后俱梦佋有如平昔,拜辞流涕而去。帝方寝疾,追念过深,故特以储闱之赠宠之。”《唐会要》:“恭懿太子沿陵,在京兆府长安县界。”

藏环: 《晋书》:“羊祜年五岁时,令乳母取所弄金环,乳母曰:‘汝先无此物。’祜即诣邻人李氏东垣桑树中,探得之。主人惊曰:‘此吾亡儿所失物也,云何持去!’乳母具言之,李氏悲惋。时人异之,谓李氏子则祜之前身也。”

拜璧: 《左传》:“楚共王无冢適,有宠子五人,无適立焉。乃大有事于群望,而祈曰:‘请神择于五人者,使主社稷。’乃遍以璧见于群望曰:‘当璧而拜者,神所立也,谁敢违之?’既乃与巴姬密埋璧于大室之庭,使五人斋,而长入拜。康王跨之,灵王肘加焉,子干、子晳皆远之;平王弱,抱而入,再拜,皆压纽。”

翀天: 用周灵王太子晋事。孙绰《游天台山赋》:“王乔控鹤以冲天。”详见五卷“浮丘公”注中。

对日: 《晋书》:“明帝幼而聪哲,为元帝所宠异。年数岁,尝坐膝前,属长安使来,因问帝曰:‘汝谓日与长安孰近?’对曰:‘长安近。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也。’明日,宴群僚,又问之。对曰:‘日近。’元帝失色,曰:‘何乃异间者之言乎?’对曰:‘举头见日,不见长安。’由是益奇之。”

驰道: 《汉书·成帝纪》:“上尝急召,太子出龙楼门,不敢 (疾) 〔绝〕驰道,西至直城门,得绝乃度,还入作室门。上迟之,问其故,以状对。上大悦,乃著令,令太子得绝驰道云。”应劭曰:“驰道,天子所行道也,若今之中道。”师古注:“绝,横度也。”

京兆阡: 谓京兆尹别开墓道也。或引《汉书·原涉传》内“京兆阡”事,非是。

其二

兰殿新恩切,椒宫夕临幽。

白云随凤管,明月在龙楼。

人向青山哭,天临渭水愁。

鸡鸣常问膳,今恨玉京留。

【注】

兰殿: 颜延年《元皇后哀策文》:“兰殿常阴,椒涂弛卫。”李善注:“《汉武故事》曰:‘帝以七月七日旦生于猗兰殿。’”

椒宫: 《汉官仪》:“皇后称椒房,以椒涂室,亦取温暖除恶气也。”《三辅黄图》:“椒房殿在未央宫,以椒和泥涂,取其温而芬芳也。”

临: 临,力鸩切,作“林”字去声读。杜预《左传注》:“临,哭也。”

问膳: 《礼记》:“文王之为世子,朝于王季日三。鸡初鸣而衣服,至于寝门外,问内侍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竖曰:‘安。’文王乃喜。食上,必在视寒暖之节。食下,问所膳。命膳宰曰:‘末有原。’应曰:‘诺。’然后退。”

其三

骑吹凌霜发,旌旗夹路陈。

恺容金节护 ,册命玉符新。

傅母悲香褓,君家拥画轮。

射熊今梦帝 ,秤象问何人。

【校】

①恺,一作“礼”。

②今,顾元纬本作“非”。

【注】

骑吹: 《海录碎事》:“列于殿庭者为鼓吹,今之从行鼓吹为骑吹。”

玉符: 《唐六典》:“随身鱼符之制,左二右一。太子以玉,亲王以金,庶官以铜,佩以为饰。”

傅母: 《列女传》:“下堂则从傅母保阿。”

褓: 《说文》:“褓,小儿衣也。”

画轮: 《晋书·舆服志》:“画轮车,驾牛,以彩漆画轮毂,故名曰画轮车。上起四夹杖,左右开四望,绿油幢,朱丝络,青交路,其上形制事事如辇,其下犹如犊车耳。至尊出朝堂举哀乘之。”

射熊: 《史记》:“赵简子疾,五日不知人,寤而语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有一熊欲来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熊死。又有一罴来,我又射之,中罴,罴死。帝甚喜,赐我二笥,皆有副。’”

秤象: 《魏志·邓哀王冲传》:“时孙权曾致巨象,太祖欲知其斤重,访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冲曰:‘致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称物以载之,则校可知矣。’太祖大悦,即施行焉。”

其四

苍舒留帝宠,子晋有仙才。

五岁过人智,三天使鹤催。

心悲阳禄馆 ,目断望思台。

若道长安近,何为更不来?

【校】

①阳,一作四“非”。

【注】

苍舒: 《魏志》:“邓哀王冲,字苍舒。少聪察岐嶷,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之智。太祖数对群臣称述,有欲传后之意。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太祖亲为请命。及亡,哀甚。文帝宽喻太祖,太祖曰:‘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

三天: 《云笈七签》:“三天者,清微天、禹馀天、大赤天是也。天宝君治在玉清境,即清微天也,其气始清。灵宝君治在上清境,即禹馀天也,其气玄黄。神宝君治在太清境,即大赤天也,其气玄白。”

阳禄馆: 班婕妤《伤悼赋》:“痛阳禄与柘馆兮,仍襁褓而离灾。”服虔注:“二馆名也。生子此馆,皆失之也。”师古注:“二观并在上林中。”

望思台: 《汉书·戾太子传》:“上怜太子无辜,乃作思子宫,为归来望思之台于湖。”颜师古曰:“言己望而思之,庶太子之魂归来也。其台在今湖城县之西,闅乡之东,基址犹存。”

其五

西望昆池阔,东瞻下杜平。

山朝豫章馆,树转凤凰城。

五校连旗色,千门叠鼓声。

金环如有验,还向画堂生。

【注】

西望: 沈约诗:“南瞻储胥观,西望昆明池。”首联盖学其句。

昆池: 《三辅黄图》:“汉昆明池,武帝元狩四年穿,在长安西南,周围十里。《西南夷传》曰:‘天子遣使求身毒国市竹,而为昆明所闭。天子欲伐之,越嶲昆明国有滇池,方三百里故作昆明池以象之,以习水战,因名曰昆明池。’《食货志》曰:‘时越欲与汉用船战逐,乃大修昆明池也。’《三辅旧事》曰:‘昆明池地三百三十二顷。’《图》曰:‘上林苑有昆明池,周匝四十里。’”《长安志》:“昆明池在长安县西二十里,今为民田。”

下杜: 《汉书·宣帝纪》:“率常在下杜。”孟康注:“在长安南。”师古注:“下杜即今之杜城。”《长安志》:“下杜城,在长安县南一十五里。其城周三里一百七十三步。《春秋左氏传》:‘晋范宣子曰:“昔匄之祖,在周为唐杜氏。”’杜预注曰:‘周成王灭唐,迁之于杜,为杜伯国。’《记》曰:‘周宣王四十三年,杜伯入为王卿士,无罪而王杀之。’《史记》曰‘秦武公十一年,初县杜’,即此地也。《括地志》曰:‘盖宣王杀杜伯,以后子孙微弱,附于秦。及春秋后,武公灭之为县。汉宣帝修杜之东原为陵,曰杜陵县,更名此为下杜城。’《庙记》曰:‘下杜城,杜伯所筑。东有杜原,城在底下,故曰下杜。’”《雍录》:“秦武公灭杜,以杜国为杜县。县之东有原,名为东原,宣帝以为己陵,故东原之地遂为杜陵县也。既有杜陵县,则名称与杜县相混,遂改杜县为下杜以别之。或言,杜县之东有杜原,而此之下杜在其下方,故以下杜名,此全不审也。”

豫章馆: 《三辅黄图》:“豫章观,武帝造,在昆明池中,亦曰昆明观。”班固《西都赋》:“集乎豫章之宇,临乎昆明之池。”吕延济注:“豫章,馆名也。”张衡《西京赋》:“豫章珍馆,揭焉中峙。”薛综注:“以豫章木为台馆也。”

五校: 《汉书·霍光传》:“发材官轻车北军五校士军阵至茂陵,以送其葬。”按《后汉书·百官志》有屯骑校尉、越骑校尉、步兵校尉、长水校尉、射声校尉,皆属北军中候,所谓五校也。章怀太子《顺帝纪》注以长水、步兵、射声、胡骑、车骑五校尉为五校,误也。

画堂: 《三辅黄图》:“太子宫有甲观画堂。《汉书》曰:‘孝成皇帝,元帝太子也。母曰王皇后。元帝在太子宫生甲观画堂。’画堂,谓宫殿中彩画之室。”

成按:五诗中,羊祜事凡二用,晋明帝事凡二用,王子晋事凡三用,魏邓哀王事凡二用,右丞全不以此为诗病。若使今人下笔尔尔,有不訾其俭于书卷者乎?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