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白《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赏析

作者:李白 栏目:李白诗集 2020-04-29 12:22:20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李 白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

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中国文人心灵的最好栖居之地,莫过于山水。在宁谧中熨平精神的皱褶,在虚静中融化胸间的块垒,这样的过程本身就是对自我的一种陶养和超迈。尔虞我诈的官场从来就是一块心灵的磨蚀之地,中国文人在漫漫书香中积聚而成的文化人格,一旦步入官场,就会被喧嚣和嘈杂磨蚀得所剩无几。而抗拒这种官场人格侵入的唯一方式,便是将个体生命融入澄澈的山水之间。

李白是个浪漫的诗人,他的足迹踏遍了名山大川,在做过一段短暂的“御用文人”之后,他又开始了浪漫的跋涉。五松山,这座因有一棵“一本五枝”的苍鳞古松而得名的山岱,并非李白的最终栖息之地。但这里的湖水和山林绝对涵摄着一代诗仙的心斋,“要须回舞袖,拂尽五松山。”在对自然的观照中,他获得着心灵的满足,品尝着精神升华的愉悦。

纯净的山水对应着纯净的地域人情。五松山脚下的一豆烛光,和谐地汇入阵阵松涛和声声鸟鸣。这里的人们没有功名利禄的祈盼,没有那么多失意和嗟伤,一把锄头,几亩菜畦便是心灵的全部。于是,这里的人性更贴近自然的朴实与透明。没有遮蔽,不存在心灵的埋伏,当邻家少女舂米的声音穿透窗棂,当热情的老人手托香甜的雕胡饭推开柴扉,诗人的耳畔便一尘不染,清逸的田垄之歌研碎纷繁与芜杂,走进疏朗的诗行。

山水无法穷尽,包藏和庇护中国文化人格的,只能是磅礴的山水气韵和质朴的民风。真的,山水无法穷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