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文化·文化遗存·汉画像石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齐鲁文化·文化遗存·汉画像石

汉画像石是汉代祠堂或墓室等的石刻装饰画。画像石艺术始于西汉,盛行于东汉,它以民族图案为特点,构图多变,造型和线条多质朴生动,反映了汉代绘画与雕刻艺术的水平。目前,我国汉画像石发现最多的省份首推山东,四川、河南等省也有不少发现。

汉代,儒学盛行,儒家的“孝”道影响较大,因而厚葬之风盛行,随之而来的便是崇尚装饰墓室和祠堂,于是在建造墓葬时便出现和盛行石画像雕刻。山东汉画像石分布很广,而以鲁南与鲁中地区较为集中。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已有沂水、长清、金乡、济宁、曲阜、鱼台、费县、肥成、嘉祥、沂南、安丘、汶上等六十多个县、市有汉画像石被发现,其中尤以嘉祥武氏祠石刻、长清孝堂山画像、沂南画像石墓最为驰名,它们是汉代画像石中成组的典型代表性作品。这些作品一般都数量较多,而且雕刻精美,内容丰富,对研究汉代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风俗,乃至汉代建筑、绘画、书法和雕刻艺术都有重要价值。

嘉祥武氏祠俗称武梁祠,而实际上是纪念武梁和他的弟弟武开明及开明的两个儿子武班、武荣的石祠,位于嘉祥县城南十五公里的武翟山北麓。

武氏祠始建于桓帝建和元年(147)。据祠内石阙铭文记载,东汉末年的嘉祥武氏世代为官、武梁等人死后,他们的子孙遂在墓前建祠堂,精工细作,数十年才建成。原祠分为四室,前为武荣祠,后为武开明祠,中为武梁祠,左为武班祠。祠内有石阙、石狮、墓碑、画像等石刻,后因黄河泛滥,石室被淤土淹埋。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金石家济宁府运河同知黄易亲去嘉祥查勘并发掘,寻得画像石刻二十余块。次年,金石家翁方纲捐资建屋,保护画像石刻。后来画像石又陆续有所发现。现在,除有两块流散国外、两块运往济宁保存外,这里尚存汉画像石四十三块,另有石阙、石狮各一对,石碑两块。

武氏祠画像石刻多采用减地阳刻法,雕工精细,取材广泛,造型生动。其内容最多的是各种故事,如历史故事、历史人物、孝义故事、列女故事、神话传说等;另外则是车马出行、宴筵乐舞、庖厨、水陆攻战、祥瑞灾异等图像。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东汉时期的社会状况、风土人情、典章制度和宗教信仰等。

孝堂山石祠位于长清县孝里铺南的孝堂山上。孝堂山石祠是我国现存地面上最早的墓前石室建筑,始建于东汉初年的1世纪。据《水经注》记载,孝堂山原名巫山,山上石室称孝子堂。山上的古墓传为孝子郭巨之墓。孝子郭氏石祠、孝里铺、孝堂山皆由此得名。

孝堂山石祠全部用石材筑成,面南,平面为横长方形,长近四米,宽二米多。东、西山墙上端为三角形大石,后墙为长方形石,前面立三根八角形石柱,两头檐角下竖立石条。正中最大的一根八角柱与后墙之间置三角石隔梁,把石祠分成两间。单檐悬山卷棚式屋顶,两面坡石权均刻出脊背、瓦垄、沟头、连檐等形状。石祠建筑的各个组成部分和结构特点,说明后来的许多建筑技法与形式早在汉代已经形成。

与其建筑形式同样重要的是石画像。在石祠的北壁、两侧山墙和三角石隔梁上,布满了刻工精细的汉代画像。这些画像内容也十分丰富,有伏羲、女娲、西王母等传说人物形象;有周公辅成王等历史故事;有王者车骑出行、崇殿高阁的住宅和王侯受礼等宫廷生活;有胡汉军队对垒、激战和朝贺迎接的场面;还有狩猎、椎牛、宰羊、杀鸡、炊煮等庖厨活动,以及缘竿、跳丸、舞蹈、奏乐等百戏场景。这里的画像雕刻方式与嘉祥武氏祠不同,是在磨平的石面上施阴刻线,或物像轮廓凹入的平面线刻。整个石祠画像描绘得准确生动,线条纤劲有力。此外,在石祠的八角柱斗、山墙、瓦当、石台上,还刻有简朴的垂幛纹、菱纹等几何形装饰图案。

沂南汉画像石墓位于县城西北的北寨村中,1954年3月开始发掘。该墓营造时代约为193年的东汉末年以前,共分八室,除前、中、后三主室外,还有东三西二共五个侧室。整个布置十分均衡,贯穿在一条中轴线上。该墓共用二百八十块石料建成,其中四十二块石料有画像七十三幅,总面积达442.27平方米。这些画可大体分为几组,有人认为这些画反映了墓主人生前死后的有关事迹,如生前与异族人战斗;死后多人来献祭;表现墓主生前的身份及富厚逸乐的生活;体现墓主夫妇生前闺房内的生活等等,这些画看似零散,实际是有内在联系的整体。

沂南画像的雕刻技法有阴、阳两种,即先从平面上刻出画的轮廓,后在轮廓内施阴刻线纹,然后将周围不需要的剔去。此种浅浮雕法用得最多,它比武氏祠繁杂而熟练,刻工精丽而生动活泼。它标志着雕刻技术的进步,代表着当时绘画与雕刻艺术的较高成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