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斋随笔·周礼非周公书》译文与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周礼非周公书

周礼非周公书

【原文】

《周礼》一书,世谓周公所作,而非也,昔贤以为战国阴谋之书,考其实,盖出于刘歆[1]之手。《汉书·儒林传》,尽载诸经专门师授,此独无传。至王莽时,歆为国师,始建立《周官经》以为《周礼》,且置博士[2]。而河南杜子春受业于歆,还家以教门徒,好学之士郑兴,及其子众往师之,此书遂行。歆之处心积虑,用以济莽之恶,莽据以毒痡四海[3],如五均、六筦(guǎn)、市官、赊贷,诸所兴为,皆是也。故当其时,公孙禄既已斥歆颠倒《六经》,毁师法矣。历代以来,唯宇文周依六典以建官,至于治民发政,亦未尝循故辙。王安石欲变乱祖宗法度,乃尊崇其言,至与《诗》、《书》均匹,以作《三经新义》,其序略曰:“其人足以任官,其官足以行法,莫盛乎成周之时;其法可施于后世,其文有见于载籍,莫具乎《周官》之书。自周之衰,以至于今,太平之遗迹,扫荡几尽,学者所见无复全经。于是时也,乃欲训而发之,臣知其难也。以训而发之之难,则又以知夫立政造事追而复之之为难。”则安石所学所行实于此乎出。遂谓:“一部之书,理财居其半。”又谓:“泉府,凡国之财用取具焉,岁终,则会其出入而纳其余,则非特摧兼并,救贫厄,因以足国事之财用。夫然故虽有不庭不虞[4],民不加赋,而国无乏事。”其后吕嘉问法之而置市易,由中及外,害遍生灵。呜呼!二王托《周官》之名以为政,其归于祸民一也。

【注释】

[1]刘歆:字子骏,西汉后期的着名学者。他不仅在儒学上很有造诣,而且在目录校勘学、天文历法学、史学、诗等方面都堪称大家。[2]博士:古为官名,现为学位名称。掌管书籍文典、通晓史事的官职,后成为学术上专通一经或精通一艺、从事教授生徒的官职。[3]毒痡(fū)四海:毒害天下百姓。毒痡:毒害,残害。[4]不虞:出乎意料的事情。

【译文】

对于《周礼》一书,世人都认为是周公所撰写,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过去贤人认为这是战国阴谋家所撰写的,后来经过考证,大概是西汉时期的刘歆所写。《汉书·儒林传》详尽地记载了各书籍的来龙去脉,唯独没有记载《周礼》出自何人之手的情况。王莽当政时,刘歆担任国师,开始把《周官经》撰写成《周礼》,而且设置了博士官职。河南杜子春受教于刘歆,回家后教授门徒,好学之士郑兴及其子郑众前去拜他为师,因此《周礼》一书才流传于世。刘歆处心积虑,用《周礼》中的知识帮助王莽的恶行,王莽凭借着这本书毒害天下百姓,如五均、六筦、市官、赊贷等一些政策都是依据《周礼》而颁布执行的。在当时,公孙禄就已斥责刘歆违背《六经》,不符合常理。历代以来,只有宇文氏是按照《周礼》中的六典建立的北周政权,对于治理天下,巩固政权,也不是完全遵循六典去管理的。王安石想要改变祖宗的法度,于是提倡推崇《周礼》,并把它同《诗经》、《尚书》相提并论。并编撰《三经新义》,其序言大概意思是说:“其人足可以任官,其官足可以行法,没有哪个朝代的治理比周朝更盛。其法度可以施行于后世,其文字可以记载到书籍中,没有哪本书比《周官》更具备这个条件了。自从周朝衰败之后,直至现在,太平盛世的遗迹,已经不复存在了,学者们再也见不到完整的经书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要训释发展它,臣感觉很困难。因为解释发展它很困难,还要明白按照它的内容来建立政权就难上加难了。”于是便可以知道王安石所学、所推行的都出自《周礼》。于是又说:“学好这样一部书,理财就等于学到了一半。”他又说:“泉府(《周礼》地官的属官),凡国家的财用全部由他来掌管,一年下来,结算收入支出,把多余的钱交纳国库。这样除了有抑制兼并、救助贫困的事发生之外,才可以保证国家的财务开支。就算是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百姓不用增加赋税负担,国家也不会感到贫乏。”后来吕嘉效仿《周礼》制定了市场交易法则,由中央扩展到地方,祸害了天下了百姓。呜呼!王莽、王安石都托《周官》的名义来推行其改革措施,其结果都是祸民乱政。

【评析】

《周礼》是古代关于政治经济制度的一部着作,是古代儒家主要经典之一。书中展示了一个完善的国家典制,国中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富于哲理,读后令人顿生“治天下如指之掌中”的感觉。《周礼》作者的立意,并非要实录某朝某代的典制,而是要为千秋万世立法则。作者希冀透过此书表达自己对社会、对天人关系的哲学思考,全书的谋篇布局,无不受此左右。《周礼》的作者到底是谁,历代学者为此进行了旷日持久的争论,至少形成了西周说、春秋说、战国说、秦汉之际说、汉初说、王莽伪作说等六种说法。古代名家大儒,以及近代的梁启超、胡适、顾颉刚、钱穆、钱玄同、郭沫若等着名学者都介入了这场讨论,影响之大,可见一斑。近代学者在文献学研究的基础上辅之以古文字学、古器物学、考古学研究等手段,对《周礼》进行更为广泛、深入的研究。目前,多数学者认为《周礼》成书年代偏晚,约作于战国后期。而洪迈则持王莽伪作说,认为是刘歆编纂,目的是帮助王莽篡位。他同时指责王安石也借书中的“歪理邪说”支持变法,祸民乱政。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