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格涅夫经典《对话》作品赏析|导读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对话

“不论少女峰还是黑鹰峰都不曾有过人类的足迹。”

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连绵不绝的悬崖峭壁。

山的更远处,是一片青绿。通透、辽阔的天空,严寒的天气,坚硬反光的雪,寒风裹挟着雪花掠过山峰。山峰,就从雪中突显出来。

少女峰和黑鹰峰,两个巨大的石块,像站立在地平线两侧遥遥相望的巨人。

少女峰对它的邻居说:“朋友,你站得比我高,看得比我远,有什么新鲜事跟我说吗?我们下面是什么呢?”

不知是过了几千年,还是一分钟的时间。黑鹰峰轰隆隆地回答:“厚云覆大地……请稍等!”

又是几千年过去了,但其实只是一分钟。

“那么,现在呢?”少女峰问道。

“现在我看见的,跟上次一样。碧水黑林,灰石成堆。中间有小虫爬来爬去,你可知道,这就是尚未拜访过我们的两足动物。”

“人?”

“对,是人。”

几千年过去了,或许仅仅是一分钟。

“那,现在呢?”少女峰问道。

“现在这些小虫子好像少些了,”黑鹰峰响雷般轰隆隆地回答,“看下去更加清晰了,河水干涸,林区缩小。”

又是几千年过去了,或者只是一分钟。

“现在你看见了什么?”少女峰问。

“我们四周似乎清静了,”黑鹰峰回答道,“但远处的山谷尚有一些移动着的小点。”

“现在呢?”少女峰问,在几千又几千年,或者仅仅只是一分钟,之后。

“现在好了,”黑鹰峰回答,“到处都清静了,无论我看哪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到处都是我们的雪,连绵不断的雪,连绵不断的冰,万物冻结。现在好了,到处都清静了。”

“很好,”少女峰说,“我们话也讲够了,老朋友,是时候了,睡一会儿吧。”

“的确,是时候了。”

两座巨山沉沉地睡了,辽阔通透的天在永恒沉寂的大地上睡去了。

一八七八年二月

【导读】

人类啊,你是渺小的!

少女峰和黑鹰峰是阿尔卑斯山上的两座着名山峰。少女峰海拔4158米,如亭亭玉立的少女挺立在茫茫白雪之中。黑鹰峰海拔4274米,是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山上有冰川,常年不化。千万年来,它们在凛冽的朔风中,在雪光的圣洁中,庄严、肃穆地矗立着,任何凡人俗物不曾触及过它们,就连风暴也无法搅扰它们的宁静,只有明媚的阳光和温柔的月光才能触摸它们冰凉而又坚硬的肌肤。永恒的静谧使它们俯视一切,人类在它们的眼中只是两足的动物,人类的一切活动在自然面前只是微弱的挣扎和无聊的呻吟。自然的威力和神圣就在它们的凝固不动中延续着、炫耀着,任凭人力蠕动,任凭河水干涸,山就是山,在它们的眼中,“到处都是我们的雪,连绵不断的雪,连绵不断的冰,万物冻结。现在好了,到处都清静了。”

作者在文章中运用了象征的手法,借两座山峰表达了“大自然才是真正的主宰”的观点,这是对自古以来甚至包括基督教所宣扬的“人是自然的主宰”观点的反叛。作者在19世纪就敏锐地意识到“大自然才是真正的主宰”,这是对那个时代的一种怀疑和反叛,是作者超越时代局限的眼光的写照和映现。

文章为了突出大山的静穆和威力,通篇使用了反复的手法,“又是几千年过去了,或者只是一分钟”接连反复了五次,充分彰显了自然的永恒,人类的渺小。同时,这句话的本身还使用了对比的手法,使自然永恒的意蕴更突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