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苏东坡之黄州:谁道人生无再少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2019-10-09 23:37:40

摘要:这首《浣溪沙》写于元丰五年(1082年)春,当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苏轼满腹经纶,有济世经国之才,也有为国为民立功的远大政治抱负,“乌台诗案”对他来说是个意外,也是个重大的打击。

/黄州:谁道人生无再少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

这首《浣溪沙》写于元丰五年(1082年)春,当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苏轼满腹经纶,有济世经国之才,也有为国为民立功的远大政治抱负,“乌台诗案”对他来说是个意外,也是个重大的打击。他从一个名动天下的科考奇才,沦落为贬谪边远地区的犯官。为此,他曾失落过,也曾颓废过,然而他最终从精神的苦闷中走出来了。

最初他曾吟过“饮中真味老更浓,醉里狂言醒可怕”这样惴惴不安的诗句。后来,在朋友的关心下,在当地太守的礼遇下,还在那些樵夫野老的热心帮助下,苏轼的生活得以安顿下来,他的内心又充满了温暖。黄州山川风物的吸引,拨开了他眼前的阴霾,使他敞开了心扉。在元丰五年(1082年)的春天,苏轼和友人同游蕲水清泉寺,这首乐观的呼唤青春的人生之歌,就是在这种心情下吟出的。

和朋友一同游玩蕲水的清泉寺,寺庙就在兰溪的旁边,溪水之所以名叫“兰溪”,是因为溪边长满了优雅的兰草。山脚下刚生长出来的兰草的幼芽,短短的,浸泡在清澈的溪水中,愈发显得生机勃勃。傍晚,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松林间的沙路被雨水冲洗得一尘不染,杜鹃鸟的叫声从松林中传出。河水东流是自然界的客观规律,可眼前的溪水偏偏打破这规律,是向西流动的。既然溪水也能西流,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在老年感叹时光的飞逝呢?谁说人生就不能再回到少年时期?时光老去的只是我们的容颜,只要怀有一颗少年的心,人生就处处是青春呀!

全词洋溢着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山下兰芽短浸溪”,点明了“兰溪”名字的来源——山下溪边多兰草,同时这一句也点明了游兰溪的季节。兰草刚刚发芽,虽然幼芽很短,却长势很强,充满了生机,一个“浸”字写出了春兰的蓬勃生长的样子。

“松间沙路净无泥”,这一句写漫步溪边,化用的是白居易的“沙路润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点出了游览的具体时间是傍晚时分,同时也说明了沙路洁净无泥的原因,原来是一场春雨将小路冲刷得干干净净。“暮雨萧萧”“子规哀鸣”都是写实,这些意象在中国人眼中总是无比的凄楚与忧伤。子规声声,提醒路人的总是“不如归去”的哀啼声,这给景色抹上了几分感伤的色彩。

前面写生机盎然的春景,此处却以杜鹃啼声作结,因此,这也烘托出苏轼贬官黄州期间的凄苦环境和悲凉心情。但是,人生处处有惊喜,绝望和奇迹往往就在一念之间,关键就在于你肯不肯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柳暗花明”。就在这凄婉的子规啼声中,苏轼发现了一个奇迹:兰溪的溪水是向西流的!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苏东坡的精神为之一振!常言“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可眼前真真切切的是“门前流水尚能西”!这一句既是眼前实景,又暗藏佛经典故。东流之水尚可西回,那么我们又何必为年华的老去而徒增悲伤呢?

既然溪水可以西流,那么人照样可以重新拥有青春年华!人生之“再少”,并非是生理意义上的“返老还童”,而是保持一种年轻的乐观的心态。因为,有时我们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但是我们可以改变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和看法。就像我们的生命,只要你保持一种乐观的精神,只要你还保持着初心,你就可以活得青春,那么年华老去的也仅仅是岁月。反之,如果你的心态是低落晦暗的,即便是青春年少,也会活得暮气沉沉。心态决定一切!“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这句词看似浅显,却值得回味。

人们惯用“白发”“黄鸡”比喻世事匆促,岁月易逝。白居易在他的《醉歌》中唱道:

罢胡琴,掩秦瑟,玲珑再拜歌初毕。

谁道使君不解歌?听唱黄鸡与白日。

黄鸡催晓丑时鸣,白日催年酉前没。

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

玲珑玲珑奈老何?使君歌了汝更歌。

白居易在诗中不无感伤地哀叹“黄鸡催晓丑时鸣,白日催年酉前没”,他慨叹时光流逝,发白了,人老了。而苏轼在此处却别具一格,反其意而用之,希望人们不要徒然感伤年华易老。“谁道人生无再少”“休将白发唱黄鸡”,这两句是苏东坡的人生哲学,也是他不服衰老的宣言;这是他对生活、对未来的向往和追求,也是他对青春活力的召唤。老了又如何?只要我的心中有理想、有追求,我依然可以“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对一个刚刚从死亡线上走出的人来说,面对现实的不公遭遇,他没有哀叹沉沦,而是一反感伤迟暮的低沉之调,唱出如此催人奋发的强音,这体现了苏东坡对生活的无限热爱,也体现了他旷达乐观的性格。

苏词善于直抒胸臆,不加修饰。词意往往自然真切,朴素感人,能引起人的共鸣。其实,这正是源于他的真实的生活经验与人生感悟。看似不经意地脱口而出,实际上反应的都是他真实的内心世界。

这首《浣溪沙》,富有深刻的生活哲理,读后能振奋人心。千年来,这首词抱着的乐观奋发精神,不知鼓舞了多少人,重新焕发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整首词如一曲不服输的《命运交响曲》,意气风发,充满昂扬的斗志。

其实这种身处逆境,却仍然旷达乐观的精神,正是苏轼备受后世尊崇的重要原因之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