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楚《思君恩》原文、赏析、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思 君 恩

令狐楚

小苑莺歌歇,长门蝶舞多。

眼看春又去,翠辇不曾过。

令狐楚(766—837),字壳士,并州(今山西太原)人。德宗贞元七年(791)举进士,任太原节度使书记、判官。宪宗时,擢知制诰,累官至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并担任过诸镇节度使。显然他对宫廷妇女们的不幸是熟知的,也是同情的。《全唐诗》录其诗一卷,《全唐诗续拾》补其诗二首,题二则。

《思君恩》写宫廷后妃们盼望皇帝光临的心理。据《旧唐书·后妃传》介绍:“唐因隋制,皇后之下,有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各一人,为夫人,正一品;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各一人,为九嫔,正二品;婕妤九人,正三品;美人九人,正四品;才人九人,正五品;宝林二十七人,正六品;御女二十七人,正七品;采女二十七人,正八品。”以上明文规定的皇帝的妻子就有122人。在如此众多的后妃中,得宠的只能是极少数,失宠者占了绝大多数。正如白居易《后宫词》所说:“雨露由来一点恩,怎能遍布及千门?三千宫女胭脂面,几个春来无泪痕?”所以盼望皇帝的恩宠是后妃们极其普遍的心理。

前两句写春天即将过去。起句通过“莺歌”的变化写春天已经过去。春天是黄莺求偶的季节,为了求偶,它们都在卖力地唱着歌。“莺歌歇”表明它们已经完成了求偶的任务,正忙着下蛋孵卵,哪里还有兴趣叫呢?

次句写受到冷落的后妃们内心很难受。“长门宫”原来是汉武帝的陈皇后失宠后居住的地方。后来“长门”就被用来泛指失宠后妃的住所。“蝶舞”的目的一是为了寻找食物,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也是为了求偶。未交配的雌蝴蝶能从腹部末端一对腺体中产生出一种叫作性信息激素的挥发性物质,它对雄蝶有强烈的引诱作用。随着雌蝶翅膀快速扇动,性信息激素的气味扩散到空中,并随风飘散开来,雄蝶马上就会追踪而来,找到雌蝶。云南大理蝴蝶泉每年5月15日左右有数不清的蝴蝶聚会,可见蝴蝶找对象的时间是在春末夏初。唐代宫廷后妃们虽然不了解这些生物学知识,但是蝴蝶双双飞来飞去,也会引起她们的联想,让她们心里不好受,促使她们盼望皇帝的到来。

后两句写失宠后妃们的希望又落空了。三句中的“又”字值得注意,它说明后妃们经过了一年又一年的期待,仍然毫无结果。“翠辇”指皇帝在皇宫中乘坐的专车,用翠鸟的羽毛作为装饰。“翠辇不曾过”当然也就是说皇帝没有光临过。诗句背后所包含的失宠后妃们盼望“翠辇”经过的复杂心情也是不难理解的。

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分析道:“凡作宫闱诗者,每借物喻怀,词多幽怨。此作仅言翠辇不来,质直言之,有初唐浑朴之格。殆以题为《思君恩》,不言幽恨也。”此诗表面上不写幽恨,仔细体会,幽恨藏在其中,而且很深很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