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 确《夏日登车盖亭》原文、赏析、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夏日登车盖亭

蔡 确

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

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

蔡确(1037—1093),字持正,泉州晋江(今福建晋江)人。宋仁宗嘉祐四年(1059)举进士,历官知制诰、御史中丞、参知政事。神宗元丰五年(1082)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八年(1085),进左相。哲宗元祐元年(1086),罢相,出知陈州,寻夺职,知安州,移邓州。四年(1089),因车盖亭诗案贬为英州别驾,新州(今广东阳江)安置。八年(1093)卒。《全宋诗》录其诗三十首又三句。

《夏日登车盖亭》共十首,此为第二首。车盖亭在安州(今湖北安陆),这组诗是蔡确于哲宗元祐二年(1087)遭贬担任安州知州时所作。明蒋一葵《尧山堂外纪》记载:“时,吴处厚知汉阳军,笺注以闻,其略云:五篇涉讥讽。‘何处机心惊白乌,谁人怒剑逐青蝇’,以讥谗谮之人;‘叶底出巢黄口闹,波间逐队小鱼忙’,讥新进用事之臣;‘睡起莞然成独笑’,方今朝廷清明,不知确笑何事?……宣仁盛怒,令确分晰,终不自明,遂贬新州。”

前两句写午睡。首句写车盖亭中卧具简单朴素。“纸屏”,即纸做的屏风,以藤皮茧纸做成,上面还有字画。该组诗的第一首后两句说:“溪潭直上虚亭里,卧展柴桑处士诗。”可见石枕与竹床就放在亭子里,再用纸屏风遮挡。次句写他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疲倦后就美美地午睡了很长时间,还做了个梦。从所引第一首两句诗来看,他所读的书就是陶渊明的诗集。这也反映了他对隐居生活的向往。

后两句写午睡后的情况。三句写自己独自莞然一笑,四句写溪流中传来数声渔笛。诗中实际上暗用了《楚辞·渔父》中的典故:屈原在流放中见到一位渔父,渔父劝他与世推移,屈原不愿改变初衷,于是“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显然,渔父是一位隐士,此处引用这一典故表现了诗人对现实政治的不满,对渔父那样的隐逸生活怀有向往之情。

吴处厚在告蔡确状时说:“‘睡起莞然成独笑’,方今朝廷清明,不知确笑何事?”这的确值得探讨,在吴处厚看来,蔡确的笑不怀好意,里面藏着对高太后、司马光等废止新法的不满。傅经顺在《宋诗鉴赏辞典》中分析道:“好运一交,骤升相位,飞祸一降,谪居此州,这不都如大梦一场么?诗人‘莞然独笑’,显然是在‘午梦长’中有所妙悟,从而领略到人生如梦,富贵如云烟。”王启兴等《千家诗新注》称诗人“梦醒坐起,忽地听到了江湖上传来的渔笛声。他想我这里怡然自得和渔家的优游水上不是很相像么?于是禁不住一个人笑出了声。这一笑正透露了他对隐逸生活的向往”。顾农《千家诗注评》说:“一个午觉方醒的人忽然有些念头产生,微微那么一笑,是正常的,至于他想些什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诗歌形象具有多义性,而读者又是千差万别的,大家对一首诗的理解不尽相同是正常的,这首诗就是一个例子。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