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送别崔著作东征》原文、赏析、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送别崔著作东征

陈子昂

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

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

海气侵南部,边风扫北平。

莫卖卢龙塞,归邀麟阁名。

陈子昂,卷一《赠乔侍御》已介绍。关于此诗的写作背景,我们在本卷杜审言《送崔融》中已介绍。此诗当与杜审言《送崔融》为同时之作。据此诗序,当作于万岁通天元年(696)七月。“崔著作”当为崔融,本卷杜审言《送崔融》也作了介绍。《送别崔著作东征》一作《送著作左郎崔融等从梁王东征》。“崔融等”,据该诗序知当时从梁王东征的还有比部郎中唐奉一、考功员外郎李迥秀,均在幕中任掌书记。“梁王”指武三思,当时被任命为榆关道安抚使,负责东征。

首联写出征的时节合乎天意。起句写出征的时间是秋天,“金天”即秋天,据五行学说,秋天属金。“肃杀”,摧残万物,《汉书·五行志》:“金,西方,万物既成,杀气之始也。”正如欧阳修《秋声赋》所说:“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又兵象也。”所以秋天也是用兵的季节。下句写白露时节,武三思受命开始出征。“白露”,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在每年公历的9月7日左右,白露是天气转凉的象征。“专征”,专门讨伐特定对象。

颔联写对战争的认识。上句写王者之师从不好战。“王师”,帝王的军队。下句写要慎于用兵。“之子”指从征的人,语出《诗经·小雅·鸿雁》:“之子于征。”“佳兵”,即用兵,语出《老子》第三十一章:“夫佳兵者,不祥之器。”又说:“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

颈联写契丹叛军气焰嚣张。上句写契丹叛军攻占营州,“海”指渤海,叛乱发生地区营州与松漠都督府就在渤海的北边,“海气”比喻契丹叛军的嚣张气焰,“南部”指营州,正好在松漠都督府的南边。这句诗的意思是说叛军的嚣张气焰正在侵袭着营州。下句写边塞的战争风暴正在席卷着北平郡(今河北卢龙)。

尾联预祝崔融建立战功。上句祝愿崔融像田畴一样建功,据《三国志·魏书·田畴传》介绍,曹操北征乌丸,从田畴计,取道卢龙,大获全胜,论功厚赏田畴,田畴坚辞道:“岂可卖卢龙之塞,以易赏禄哉!”下句祝愿崔融名垂千秋。“麟阁”,即麒麟阁,汉代所建,在未央宫中,是陈列杰出功臣画像的地方。此联虽以否定的语气述之,却委婉地表达了正面的意思。

宋人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近代诸公乃作奇特解会,遂以文字为诗,以议论为诗,以才学为诗。”他指出宋诗有散文倾向,好发议论,爱用典故等特点,在陈子昂的这首诗中都有所反映。有些唐诗具有宋诗的特点,有些宋诗具有唐诗的特点。注意到这一点,对我们全面而深入地理解唐诗与宋诗都是有好处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