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下曲六首》(其三·骏马似风飙)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塞下曲六首》(其三)古诗全文

骏马似风飙,鸣鞭出渭桥。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
阵解星芒尽,营空海雾消。
功成画麟阁,独有霍嫖姚。

《塞下曲六首》(其三)古诗赏析

本诗为组诗六首中的第三首。写出征将士以骠悍无畏的气概,一举破敌,而赏功却独有主将一人!诗在白描式叙写中,深寓对血战勇士的热烈赞颂,暗露对皇恩不均的深婉讥刺。

首联写出征,起笔即威风凛凛,以“风飚”喻骏马飞驰之疾,以“鸣鞭”渲壮士策马之威。渭桥,即中渭桥,本名横桥,在今陕西西安市北渭水上,乃出长安去西域的必经之地。“出渭桥”点明出发之地是长安。上下句间气势疾速流转,不可羁缚,真可谓“高唱入云”(高步瀛《唐宋诗举要》引吴汝纶语)。

颔联紧承首联,交待出征的目的是为了“破天骄”。“弯弓”、“插羽”描状出征装束,展示壮士慷慨辞国、义无反顾的忠勇之姿。“辞汉月”指辞阙离开京城,暗点乃夜间出征,为下联“阵解星芒尽,营空海雾消”伏笔,同时又使人联想弓拉满后的形状与弦月相似。“插羽”指腰间插箭。箭杆上端有羽毛叫箭翎,又叫箭羽。此以羽代箭。“天骄”原指匈奴。《汉书·匈奴传》:“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后常用以泛指强盛的北方少数民族。一个“”字,表达了出征将士必胜的信心。前四句渲染唐军月夜出师的声威和气概,表现出高昂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是盛唐气象的真实写照,闪烁着英雄主义的光芒。

颈联写战斗胜利。“阵解”、“营空”对偶,指战斗结束。杨素“兵寝星芒落,战解月轮空”(《出塞二首》),为此联所本。“星芒”指星光,古代迷信认为客星的光芒呈白色,是胡兵入侵之兆。“星芒尽”喻指敌人被消灭,边患解除。“海雾”指西北边地湖泊上的雾气,与“星芒”照应,皆切合黎明拂晓时景象,呼应“弯弓辞汉月”,暗指一夜激战,天亮时即凯旋班师。此处写唐军英勇善战,却不从正面落笔,竟从战斗结果写出,意在言外,神奇而空灵。

结联貌似奏功封赏,实却暗寓皇恩不均、独宠外戚之讽。麟阁,即麒麟阁。汉高祖时萧何造。汉宣帝时画功臣霍光等十一人像于阁上,后人遂以“画图麒麟阁”为皇帝褒奖功臣的代称。霍嫖姚,指汉代抗击匈奴的名将霍去病,他曾做过嫖姚校尉。其实画图麟阁的是他的弟弟霍光,并非霍去病,因霍去病乃汉之外戚,故用代借外戚。清王琦《李太白全集》卷五评此联云:“末言功成奏凯,图形麟阁者,止上将一人,不能遍及血战之士。太白用一独字,盖有感乎其中欤!然其言又何婉而多风也。”一眼窥出太白之用心。

此诗为工整五律,全诗前六句,写出征、辞阙、破敌,风卷云舒,一气呵成,极写大唐声威,壮丽激越,大有笔所未到气已吞之势,自有太白的豪纵才气和情韵风神,“于律体中以飞动嫖姚之势,运旷远奇逸之思,此独成一境者”(清姚鼐语)。王夫之也赞赏此诗构思说:“总为末二句作,前六句直尔赫奕,正以激昂见意。俗笔开口便怨。”(《唐诗集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