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偶然作六首》原文、注释

作者:王维 栏目:王维诗集 2020-08-28 11:17:03

偶然作六首

其一

楚国有狂夫,茫然无心想。

散发不冠带,行歌南陌上。

孔丘与之言,仁义莫能奖。

未尝肯问天,何事须击壤。

复笑采薇人,胡为乃长往。

【校】

①密树,刘本、顾元纬本俱作“树密”。

【注】

楚狂: 《高士传》:“陆通,字接舆,楚人也。好养性,躬耕以为食。楚昭王时,通见楚政无常,乃佯狂不仕,故时人谓之‘楚狂’。孔子适楚,楚狂接舆游其门曰:‘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迷阳迷阳,无伤吾行。郤曲郤曲,无伤吾足。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不知无用之用也。’孔子下车,欲与之言,趋而避之,不得与之言。”

其二

田舍有老翁,垂白衡门里。

有时农事闲,斗酒呼邻里。

喧聒茅檐下,或坐或复起。

短褐不为薄,园葵固足美。

动则长子孙,不曾向城市。

五帝与三王,古来称天子

干戈将揖让,毕竟何者是。

得意苟为乐,野田安足鄙。

且当放怀去 ,行行没馀齿。

【校】

①天,一作“君”。

②放,一作“忘怀”,一作“志”。

【注】

垂白: 《汉书·杜钦传》:“诚哀老姐垂白。”师古注:“垂白者,言白发下垂也。”

短褐: 《列子》:“衣则裋褐,食则粢粝。”《淮南子·览冥训》:“裋褐不完。”高诱注:“褐,毛布,如今之马衣也。”又《齐俗训》:“必有菅屩跐踦,裋褐不完者。”高诱注:“楚人谓袍为裋褐大布。”《史记·秦始皇本纪》:“夫寒者利短褐,而饥者甘糟糠。”徐广曰:“短,一作‘裋’,小襦也。音竖。”《索隐》云:“赵岐曰:‘褐以毛毳织之,若马衣。或以褐编衣也。’ (短) 〔裋〕,一音竖。盖谓褐布竖裁,为劳役之衣,短而且狭,故谓之短褐,亦曰竖褐。”又《孟尝君传》:“士不得短褐。”《索隐》:“短音竖。竖褐,谓褐衣而竖裁之,以其省而便事也。”《汉书·贡禹传》:“裋褐不完。”师古曰:“裋者,谓僮竖所着布长襦也。褐,毛布之衣也。裋音竖。”又《叙传》:“思有短褐之亵,儋石之畜。”《晋书·潘尼传》:“披短褐,茹藜藿。”又《刘驎之传》:“拂短褐与桓冲言话。”成按:裋褐、短褐,书传两见,今人以“裋”字为正,以“短”字为讹,非也。或谓传中“短”字皆系讹写,然考岑参诗“野花迎短褐,河柳拂长鞭”,明作“短”字用矣,岂亦以此为讹耶?

园葵: 陶潜诗:“好味止园葵。”

馀齿: 《晋书·隐逸传》:“乞还馀齿,归死岱宗。”

其三

日夕见太行,沉吟未能去。

问君何以然,世网婴我故。

小妹日成长,兄弟未有娶。

家贫禄既薄,储蓄非有素。

几回欲奋飞,踟蹰复相顾。

孙登长啸台,松竹有遗处。

相去讵几许,故人在中路。

爱染日已薄,禅寂日已固

忽乎吾将行 ,宁俟岁云暮。

【校】

①寂,一作“习”。

②乎,凌本作“呼”,非。

【注】

太行: 《太平寰宇记》:“太行山在怀州修武县北三十二里。”《一统志》:“太行山在卫辉府辉县西五十里,西南连怀庆府界一带,峰麓虽各有名,然总呼为‘太行’。”

沉吟: 《后汉书·曹褒传》:“昼夜研精,沉吟专思。”

奋飞: 《诗》:“静言思之,不能奋飞。”毛苌《传》:“如鸟奋翼而飞去。”

长啸台: 《晋书》:“阮籍尝于苏门山遇孙登,与商略终古及栖神导气之术,登皆不应,籍因长啸而退。至半岭,闻有声若鸾凤之音,响乎山谷,乃登之啸也。”《太平寰宇记》:“怀州修武县有天门山,今谓之百家岩,在县西北三十七里,以岩下可容百家,因名。上有精舍,又有锻灶处,传云嵇康所居。《图经》云:百家岩有刘伶醒酒台、孙登长啸台、阮氏竹林、嵇康淬剑池,并在岩之左右。”《一统志》:“苏门山在卫辉府辉县西北七里,一名百门山。啸台在百门山上,即孙登隐居长啸之所。”

爱染: 《大般若经》:“于妙欲境,心不爱染。”

禅寂: 《维摩诘经》:“一心禅寂,摄诸乱意。”

忽乎: 《楚辞》:“怀信侘傺,忽乎吾将行兮。”

岁云暮: 《古诗》:“凛凛岁云暮。”

其四

陶潜任天真,其性颇耽酒。

自从弃官来,家贫不能有。
九月九日时,菊花空满手。

中心窃自思,倘有人送否。
白衣携壶觞,果来遗老叟。

且喜得斟酌,安问升与斗。

奋衣野田中,今日嗟无负

兀傲迷东西,簔笠不能守。

倾倒彊行行,酣歌归五柳。

生事不曾问,肯愧家中妇

【校】

①《河岳英灵集》作“白衣携觞来,果不违老叟”。

②负,顾元纬本、凌本俱作“有”。

③妇,顾元纬本、凌本俱作“帚”,非。

【注】

陶潜: 《宋书》:“陶潜性嗜酒,家贫不能恒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为彭泽令,郡遣督邮至,县吏白应束带见之,潜叹曰:‘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人。’即日解印绶去职。”

白衣: 见四卷“陶潜菊”注。

斟酌: 陶潜诗:“过门更相呼,有酒斟酌之。”

奋衣: 《世说》:“郭林宗奋衣而去。”

兀傲: 陶潜诗:“规规一何愚,兀傲差若颖。”

家中妇: 成按:渊明《与子书》曰“尝感孺仲贤妻之言,败絮自拥,何惭儿子”云云,右丞所谓“肯愧家中妇”者,正隐括此语也。顾元纬改“妇”字作“帚”字,且云:实用《汉纪》“家有敝帚”语,诸本作“家中妇”,虽“帚”、“妇”同韵,恐义不可解,今据《汉纪》改作“帚”。非也。或以渊明有“邻靡二仲,室无莱妇”之语,谓渊明安得有贤妇而愧之?考《南史·陶潜传》:“其妻翟氏,志趣亦同,能安苦节,夫耕于前,妻锄于后。”不可谓无贤妇也。其云“室无莱妇”者,当是翟卒之后,故云,不得据此作证。且“肯愧家中帚”较之“肯愧家中妇”,不更难解乎?

其五

赵女弹箜篌,复能邯郸舞。

夫婿轻薄儿,斗鸡事齐主。

黄金买歌笑,用钱不复数。

许史相经过,高门盈四牡。

客舍有儒生,昂藏出邹鲁。

读书三十年,腰下无尺组

被服圣人教,一生自穷苦。

【校】

①下,一作“间”。

【注】

箜篌: 《释名》:“箜篌,此师延所作,靡靡之乐也。后出于桑间濮上之地,盖空国之侯所存也。师涓为晋平公鼓焉。郑、卫分其地而有之,遂号郑卫之音,谓之淫乐也。”刘昫《唐书》:“箜篌,汉武帝使乐人侯调所作,以祠太乙。或云侯辉所作,其声坎坎应节,谓之‘坎侯’,声讹为‘箜篌’。或谓师延靡靡之乐,非也。旧说亦依琴制,今按其形,似瑟而小,七弦,用拨弹之,如琵琶。”

邯郸舞: 刘劭《赵都赋》:“狄鞮妙音,邯郸才舞。”

轻薄儿: 沈约诗:“洛阳繁华子,长安轻薄儿。”

斗鸡: 庄子》:“纪渻子为王养斗鸡。”陆德明注:“王,齐王也。”

许史: 《汉书》:“上无许史之属。”应劭曰:“许伯,宣帝皇后父。史高,宣帝外家也。”师古曰:“许氏、史氏有外属之恩。”

四牡: 《诗》:“四牡孔阜。”

昂藏: 陆机《孝侯周处碑》:“汪洋延阙之旁,昂藏寮寀之上。”

邹鲁: 《史记》:“邹、鲁滨洙、泗,犹有周公遗风,俗好儒,备于礼。”

其六

老来懒赋诗,惟有老相随。

宿世谬词客 ,前身应画师。

不能舍馀习,偶被世人知

名字本皆是,此心还不知

【校】

①《万首唐人绝句》采“宿世谬词客”四句作一绝,题曰《题辋川图》。

②宿世,《唐诗纪事》作“当代”。

③世,《万首唐人绝句》、《唐诗纪事》俱作“时”。

④叠用二“知”字,疑误。

【注】

馀习: 《维摩诘经》:“深入缘起,断诸邪见,有无二边,无复馀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