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送陆员外》原文、注释

作者:王维 栏目:王维诗集 2020-08-22 10:42:55

送陆员外

郎署有伊人,居然古人风。

天子顾河北,诏书隶征东

拜手辞上官,缓步出南宫。

九河平原外,七国蓟门中。

阴风悲枯桑,古塞多飞蓬。

万里不见虏,萧条胡地空。

无为费中国,更欲邀奇功。

迟迟前相送,握手嗟异同。

行当封侯归,肯访南山翁。

【校】

①隶,顾元纬本、凌本俱作“除”。

【注】

郎署: 《后汉书·马融传》:“安帝亲政,召还郎署。”

伊人: 《诗》“所谓伊人”郑康成《笺》:“伊,当作‘ (翳) 〔繄〕’。 (翳) 〔繄〕,犹是也。”

河北: 《唐六典》:“河北道,古幽、冀二州之境,今怀、卫、相、洺、邢、赵、恒、定、易、幽、莫、瀛、深、冀、贝、魏、博、德、沧、棣、妫、澶、营、平、安、东,凡二十有五焉。东并于海南,迫于河西,距太行山北,通渝关、蓟门。”

征东: 成按:开元、天宝间无征东事迹,当是“安东”之讹。刘昫《唐书》:“总章元年九月,司空李勣平高丽。高丽本五部,一百七十六城,户六十九万七千。其年十二月,分高丽地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置安东都护府于平壤城以统之,用其酋渠为都督、刺史、县令。上元三年二月,移安东府于辽东郡故城。仪凤二年,又移置于新城。开元二年,移于平州。天宝二年,移于辽西故郡城。至德后废。”

拜手: 《尚书·太甲篇》:“伊尹拜手稽首。”孔安国《传》:“拜手,首至手也。孔颖达《正义》:‘《周礼·太祝》:辨九拜,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郑玄云:‘稽首,拜头至地也。顿首,拜头叩地也。空首,拜头至手,所谓拜手也。’郑惟解此三者拜之形容,所以为异也。此言‘拜手稽首’者,初为拜头至手,乃复申头以至于地,至手是为‘拜手’,至地乃为‘稽首’。然则凡为稽首者,皆先为拜手,乃后为稽首,故‘拜手稽首’连言之。”

上官: 《后汉书·任延传》:“善事上官。”

南宫: 成按:唐人通呼尚书省为南宫,后人因礼部郎有南宫舍人之目。及杜工部《寄礼部贾侍郎》诗有“南宫故人” 之句,遂谓南宫专称礼部,误矣。白乐天诗“我为宪部入南宫”,是其除刑部时诗也。卢纶诗“南宫树色晓森森”,是酬金部王郎中诗也。李嘉祐诗“多雨南宫夜,仙郎寓直时”,是和都官员外诗也。《因话录》:“尚书省东南隅通衢有小桥,相承目为‘拗项桥’,言侍御史及殿中诸郎久次者至此,必拗项而望南宫。”参互考之,其义见矣。《韵府群玉》谓“汉建尚书百官府曰南宫”,考其说亦无所本。惟后汉时,陈忠为尚书令,前后所奏,悉条于南宫,阁上以为故事。郑弘为尚书令,前后所陈,有补益王政者,皆著之南宫,以为故事。见《后汉书》。及《杜氏通典》谓尚书省为南宫,当本此。

九河: 《尚书》:“九河既道。”孔安国《传》:“河水分为九道,在兖州界,平原以北是。孔颖达《正义》云:‘《释水》载九河之名云:徒骇、太史、马颊、覆釜、胡苏、简、絜、钩盘、鬲津。’李廵曰:‘徒骇,禹疏九河,以徒众起,故云徒骇。太史,禹大使徒众通其水道,故曰太史。马颊,河势上广下狭状,如马颊也。覆釜,水中多渚,往往而处,形如覆釜。胡苏,其水下流,故曰胡苏。胡,下也;苏,流也。简,大也,河水深而大也。絜,言河水多山石,治之苦絜。絜,苦也。钩盘,言河水曲如钩,屈折如盘也。鬲津,河水狭小,可鬲以为津也。’孙炎曰:‘徒骇,禹疏九河,用功虽广,众惧不成,故曰徒骇。胡苏,水流多散胡苏然。’其馀同李廵。郭璞云:‘徒骇,今在成平,东光县今有胡苏亭。’覆釜之名同李廵,馀名皆云其义未详。计禹陈九河,云复其故道,则名应先有,不宜徒骇、太史因禹立名,此郭氏所以未详也。或九河虽旧有名,至禹治水,更别立名,即《尔雅》所云是也。《汉书·沟洫志》:成帝时,河堤都尉许商上书曰:‘古记九河之名,有徒骇、胡苏、鬲津,今见在成平、东光、鬲县界中。自鬲津以北至徒骇,其间相去二百馀里。’是知九河所在,徒骇最北,鬲津最南。盖徒骇是河之本道,东出分为八枝也。许商上言三河,下言三县,则徒骇在成平,胡苏在东光,鬲津在鬲县,其馀不复知也。《尔雅》九河之次,从北而南。既知三河之处,则其馀六者,太史、马颊、覆釜在东光之北,成平之南;简、絜、钩盘在东光之南,鬲县之北也。其河填塞,时有故道。郑玄云:‘周时齐桓公塞之,同为一河。今河间弓高以东,至平原鬲津,往往有其遗处。’”

七国: 《晋书·地理志》:“幽州统郡国七:范阳国,燕国,北平郡,上谷郡,广宁郡,代郡,辽西郡。”

蓟门: 《唐六典》注:“蓟门在幽州北。”《一统志》:“古蓟门关在蓟州,唐置蓟州,盖取此。蓟丘,在旧燕城西北隅,即古蓟门也。旧有楼馆,并废,但门存二土阜,旁多林木,蓊郁苍翠。”

萧条: 《后汉书》:“萧条万里,野无遗寇。”

奇功: 《汉书》:“阳朔中,段会宗复为都护。会宗为人好大节,矜功名,与谷永相友善。谷永闵其老复远出,予书戒曰:‘足下以柔远之令德,复典都护之重职,甚休甚休!若子之材,可优游都城而取卿相,何必勒功昆山之仄,总领百蛮,怀柔殊俗?子之所长,愚无以喻。虽然,朋友以言赠行,敢不略意。方今汉德隆盛,远人宾服,傅、郑、甘、陈之功,没齿不可复见,愿吾子因循旧贯,毋求奇功,终更亟还,亦足以复雁门之踦。万里之外以身为本。愿详思愚言。’”

迟迟: 毛苌《诗传》:“迟迟,舒行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