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叔河《豫陕川行感慨深》随笔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豫陕川行感慨深

读《豫陕川行小纪》关于汉武帝的一节后,对这个历史人物发生兴趣,想从《史》《汉》中印证一下。印证的结果也是“三七开”,不过是“倒三七”罢了。

破格起用奴隶出身的卫青为大将军,一打就打出了北边几千里江山。对于我这个有点沙文主义的人来说,当然是件好事。

实行“推恩令”,使分封的王侯不能世袭罔替,凤子龙孙也有做平头百姓的一天。虽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中央集权,但对于我这个有点反特权情绪的人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除了这两件,可以评功摆好的就不多了。

起用了一个卫青,埋没了一个李广。正一加负一,在用人这项上只能等于零。

打匈奴虽有功,可是“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也不能一点不考虑儿子或丈夫被送去填了血海的人的感受。

最大的负数莫过于滥杀人。《汉书·刑法志》:“孝武即位,外事四夷之功,内盛耳目之好,征发烦数。穷民犯法,酷吏击断奸轨不胜。于是招进张汤、赵禹之属,条定法令……凡三百五十九章,大辟四百九条,千八百八十二事,死罪决事比万三千四百七十二事,文书盈于几阁,典者不能遍睹。”

大辟者,杀头也。四百零九条律法,一千八百八十二项刑名,一万三千四百七十二件判例,挨着一点边就要杀头。张献忠不过七杀,这位皇帝老子却要千杀万杀,而且一杀就是几万。《汉书·武帝纪》:“元狩元年十一月,淮南王安、衡山王赐谋反,诛,党与死者数万人。”杀自己人也同样下得手。光是这一条,就够七分光了。

个人品德的印象分也只能打负数。《史记考证》说,司马迁作《史记》,武帝“取孝景及己本纪览之,于是大怒,削而投之……后坐举李陵降匈奴故,下太史公蚕室”。如此残酷地迫害知识分子,隐秘的原因不过是知识分子没有跟着山呼万岁,满足他一己的虚荣心。这难道能给天下后世留下一点点好印象?

对自己的妻子阿娇,先是以金屋贮之,另有新欢后把她往长门宫一送,让她一辈子养病。晚年睡了个李夫人,据说死后还有些怀念;可是为了白日见鬼,成亿万地浪费民脂民膏,求神祷鬼不灵又把替自己祷求的方士杀掉,娶上了公主的栾大也难逃腰斩。这难道又能给天下后世留下一点点好印象?

严秀从嵩山柏树“大将军”“二将军”的封号,看出了皇帝老儿的信口开河知错不改,跳出了从古至今写秦皇汉武的窠臼,鞭辟向里,深得我心。题诗二章,聊以相赠:

能使家奴拥钺旄,贤贤将将足称豪。

功劳盖世推恩令,罪恶滔天大辟条。

霸上无勋呵李广,长门失眷锁阿娇。

嵩山柏树年年老,留与游人说汉朝。

好大喜功雄主事,饰非拒谏独夫心。

抗胡一打三千里,见鬼虚抛亿万金。

壮志敢追秦始帝,衰年只要李夫人。

王朝历史重新写,豫陕川行感慨深。

(一九九二年一月)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