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喻经全集《认人为兄喻》译文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认人为兄喻

【原文】

昔有一人,形容[1]端正,智慧具足[2],复多钱财,举世人间,无不称叹。时有愚人,见其如此,便言:“我兄。”所以尔[3]者,彼有钱财,须者则用之,是故为兄。见其还债,言:“非我兄。”傍人语言:“汝是愚人,云何须财,名他为兄;及其债时,则称非兄。”愚人答言:“我以欲得彼之钱财,认之为兄,实非是兄。若其债时,则称非兄。”人闻此语,无不笑之。

犹彼外道,闻佛善语,盗窃而用,以为己有。乃至傍人教使修行,不肯修行,而作是言:“为利养故,取彼佛语化导众生[4],而无实事,云何修行?”犹向[5]愚人,为得财故,言是我兄;及其债时,复言非兄,此亦如是。

【注释】

[1] 形容:指形体和容貌。

[2] 具足:充分。

[3] 尔:这样。

[4] 化导众生:指教化众生修行善法。化导,教化引导。

[5] 向:刚才那个。

【译文】

从前有个人,长得端正俊朗,很有智慧,而且家境殷实,世上所有知道的人,没有不对他称赞羡慕的。当时也有一个愚人,看到他如此富有,便对别人说那个人是他的哥哥。愚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很有钱,需要钱的时候就可以用到他,所以称他为哥哥。后来,看到那人有债务需要偿还时,愚人又对别人说那不是他的哥哥。周围的人对他说:“你这人真是愚蠢的人,怎么能在需要用钱的时候,就称他为哥哥;等到他有欠债要还时,你又说他不是你的哥哥呢?”愚人回答说:“我原来想得到他的钱财,所以认他为哥哥,但事实上他并不是我真正的哥哥。如果他背负了债务,那他就不再是我的哥哥了。”周围的人听了这些话,没有不笑话他的。

这就如同那些外道的人,听到佛教中有益的道理后,就窃为己用,充当自己的言论。等到别人要求让他身体力行、行善布施时,他却又不愿亲身亲为,还说这样的话:“因为有利可图,所以才选用佛的教义来教化众生,但并没有实质的东西,又如何去修行践履呢?”就好像那个愚人,为了得到钱财,就说“他是我的哥哥”,等到那人有了负债,又说“他不是我的哥哥”。这些外道人跟他是一样的。

【评析】

文中的这个愚人是被“利”字迷了心窍,到头来利益没得到,人格也一并尽失。像这样见利忘义的人遍地皆是,料想他们在落难的时候,会有谁肯帮他一下呢?这样的人总想着凭借自己所谓的“智慧”,为自己谋取更多常人望尘莫及的利益,想要不费吹灰之力就平步青云,结果利益没得到,却背上了背信弃义的罪名,使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损伤。要知道人与人的相处,是心与心的碰撞。所以我们必须对利益有所警惕,切不可成为一个只求利益不求人心的人。

故事征引

莫让名利成为你的束缚品

从前,有一个单身汉,没有工作,整日待在家里觉得很是无聊。

有一天,一个好心人告诉他,让他到寺庙去祈求菩萨,说不定菩萨会开恩,给他指一条明路。第二天他便来到寺院祈求菩萨:“慈悲的佛陀,请保佑我有事业可做,赐我财产,赐我名位,因为我是单身汉,如果再能施给我一个妻子和两三个孩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佛陀看他褴褛的样子,十分同情他,便告诉他说:“你现在回去看吧,你所希望的东西统统有了!”单身汉赶快跑回家一看,果然在自己家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已建立起了一所大工厂,里面还有好多工人在干活。他又看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正在缝衣服,旁边还有三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孩子在玩耍着。

他看到这些情形,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心里祈祷:“谢谢佛陀,现在我才像个人了,从明天起我要很早起来工作!”

那天晚上他很兴奋,早早地就上了床:他在幻想着将来的幸福,想就这样美美地睡一觉。可能是兴奋过了头,他很想睡,却怎么睡也睡不着,翻来覆去折腾好久才昏睡了一下。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上,公鸡的鸣啼声叫醒了他,但无论他怎样挣扎,却再也起不来了,他的手脚也都不会动了。

这是为什么呢?就因为昨天佛陀施给他的事业、财产、名位和妻子、儿女等,而这些东西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束缚他的绳子,将他的身体牢牢地捆缚住,永远也不能获得自由了。

名利不过是过眼云烟

有一天,年事已高的洞山禅师感觉自己不久将要离开人世了。这个消息传出后,许多人都从四面八方赶来,连朝廷也派人来了。

洞山禅师拖着漫步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净莲般的微笑。他看着满院子的僧众,大声地说:“我在世间枉沾了一点闲名,如今我的躯壳也即将散坏,所以我的闲名也该去除了。你们之中有谁能够替我除去闲名?”

大家听了洞山禅师的话,一时也不懂禅师究竟是何意。霎时间,殿前一片寂静,都觉得束手无策,所以都默然不语。

忽然,一个小沙弥走到禅师面前,恭敬地施礼之后,高声说道:“我可以替您。请问和尚法号是什么?”

话刚一出口,周围所有的人都向他投来吃惊和愤怒的目光。有的人低声斥责小沙弥,说他目无尊长,对禅师不敬;还有的人埋怨小沙弥无知愚昧。

可是谁知洞山禅师听了小和尚的问话,大声笑着说:“好啊,我没有闲名了,还是你聪明呀。”说完。便坐下来闭目合十,微笑着圆寂了。

小沙弥伏地而拜,泪流满面。这时候,周围的人立刻将小沙弥围了起来,责问道:“你真是岂有此理,连洞山禅师的法号都不知道,你还在这里胡闹什么?”

小沙弥看着他们,无可奈何地说:“他是我的师父,他的法号我怎么能不知道呢?”“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那样问呢?”有人追问。

小沙弥含泪答道:“我只有这样做,才可以完成师父的心愿,替他除去他的闲名。”这时候,周围的人才若有所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