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句诗的间接辑佚价值

作者: 来源:

集句诗的辑佚价值

集句诗的辑佚价值,已经受到了学人的注意。如陈尚君的《全唐诗补编》、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的《全宋诗》、陈新等人的《全宋诗订补》,个别学者在整理古代诗人的别集时,也注意补辑集句诗中的散句,如王仲闻的《李清照集校注》,曾从宋代的集句诗中辑得少量的佚句。但是,相对于没有辑出的大量古代诗句,这个工作仅仅是开始。当然,集句诗的辑佚价值并非仅仅体现为辑出一些佚句,在其基础上可以还辑出一些完整的诗歌,甚至可以补出一些作者的姓名。本章即以南宋胡伟的集句《宫词》、史铸的60首菊花集句诗、元代郭豫亨的《梅花字字香》为例,对集句诗在文献辑佚方面的价值进行具体的探讨。

集句诗的间接辑佚价值

在以上三节,笔者通过对胡伟集句《宫词》、史铸菊花《集句诗》、元代郭豫亨《梅花字字香》的认真考察,不仅辑出了许多诗人的佚句,而且在《全唐诗》《全唐诗补编》《全宋诗》《全宋诗订补》等书之外补出了众多的诗人名单和他们的诗句。如果说这样的辑佚都属于直接辑佚(即直接依据集句诗作品补出诗人和诗句)的话,那么集句诗还有间接的辑佚价值,即根据集句诗中注出的作者和辑出的佚句为线索,向集句诗以外的文献进发,进一步补出一些完整的诗歌作品或者诗歌断句。下面还以胡伟集句《宫词》、史铸菊花《集句诗》、元代郭豫亨《梅花字字香》为例来说明这方面的问题。

1.以胡伟《宫词》为线索,可以辑出如下4个诗人的102首佚诗和1个断句。

唐崔颢(即崔灏,原误为崔浩)1个断句。“晓来风色轻寒甚(98)”一句,原诗虽不可考,但据宋史铸《百菊集谱》卷三,此句出自崔灏《晚菊诗》残句:“晓来风色清寒甚,满地繁霜更雨金。”

周莘1首。“参差楼阁半天中(25)”一句可以查到原诗。周莘,字尹潜,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与陈与义有交往。《全宋诗》第31册有诗人小传,收其诗一首。《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二十七所载《宫观》诗云:“参差楼阁半天中,六月清风百尺松。隐约斋坛低晓月,五云深处一声钟。”然该书所列作者为“尹介叔”,疑“介叔”为“潜”字之误。胡伟与周莘是同代人,所记当更可信,故可据胡伟诗歌将此诗补入《全宋诗》“周莘”名下。

韩驹1首。“霜风凛凛雪漫漫(44)”一句可以查到原诗。宋阮阅《诗话总龟》卷十五引《云斋广录》记载云:“荆门军玉泉山寒泉亭题者甚多,有一篇最佳,而忘其姓名。诗云:‘朔风凛凛雪漫漫,未是寒时分外寒。六月火云天不雨,请君来此倚阑干。’”据胡伟此诗(“霜”字原作“朔”),则该诗为韩驹所作。宋韩驹(1080~1135),字子苍,号牟阳,仙井(今四川仁寿)人。政和初赐进士出身,仕至中书舍人兼修国史。《全宋诗》第25册有诗人小传,录其诗5卷。上诗不见其中,可补入。

胡伟集句《宫词》100首。

2.以史铸的菊花《集句诗》为线索,可以辑得4个诗人的6首佚诗。

文保雍诗1首。《百菊集谱》卷三载:

文保雍《菊谱》中有《小甘菊诗》:“茎细花黄叶又纤,清香浓烈味还甘。祛风偏重山泉渍,自古南阳有菊潭。”愚斋云:此诗得于陈元靓《岁时广记》,今类于此。所谓保雍之谱,恨未之识也。

江袤诗3首。《百菊集谱》卷四载:

似嫌春色爱秋光,格外风流晚独芳。淡伫精神无俗艳,丰醲肌骨有天香。玉攅碎叶尘难染,金蹙深心蝶谩狂。晓带露华初折赠,瑶台欲识斩新妆。(《都胜菊》)

黄花开尽白花开,移自新罗小小裁。雅质似嫌施粉黛,玉肌端是屑琼瑰。曾参御侧龙颜爱,尚带天边月色来。轻着晓霜添妩媚,看匀红浅上香腮。(《御爱菊》)

孤根分斫便成丛,色弄轻黄转紫红。愁似敛容羞白日,淡如无语怨西风。自缘取赏人心别,不许陪观众志同。乱折东篱休借问,多情谁是主人翁。(《五色菊》)

闻人善言诗1首。《百菊集谱》卷四载其《蜡梅菊次韵周仙尉》一诗:

腊前曾弄色,秋晚更包黄。昔认蜂攒蜜,今看蝶恋香。辈流虽易处,名氏却同乡。会见成功女,还思九日觞。

曾慥诗1首。《黄菊》其十七所用“东篱九日富黄花”一句,其原诗尚存。《百菊集谱》卷四所载《曾端伯(慥)取友于十花以菊为佳友口号并调笑令》,其《口号》诗云:

五柳门前三径斜,东篱九日富黄花。岂惟此菊有佳色,上有南山日夕佳。

3.以郭豫亨《梅花字字香》为线索,可以辑得以下14个诗人的20首佚诗和8个断句:

黄庭坚(山谷)3首并2个断句。《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三十八《梅》诗3首:

溪边帘幕暗香飘,惭愧春归慰寂寥。横笛不须吹破月,一林清瘦雪初消。

定自青阳陇首归,山根溪曲卧横枝。不辞折作江南信,只恐天寒驿使迟。

冷蕊扶疏寒涧滨,眼看冰雪乱其真。风前一笑水天碧,时有暗香来袭人。

此3诗原排列在一起,后面注云“出江西”,“江西”是黄庭坚的代称。再根据郭豫亨《梅花字字香》第67首对“时有暗香来袭人”的注释排列(元刻本、初编本缺,库本误作“于湖”),实当是黄庭坚诗。两相对照,可以确定都是黄庭坚诗。

又《全芳备祖》前集卷一《梅》载:

澹泊自能知我意,幽闲元不为人奇。

凡花俗草败人意,晩见琼蕤不恨迟。

及取江南来一醉,明朝化作玉尘飞。

探得东皇第一机,水边风月笑横枝。

此4个断句,其一出自黄庭坚《次韵赏梅》,唯个别字不同,原作“淡薄自能知我意,幽闲元不为人芳”;其二出自其《李右司以诗送梅花至潞公予虽不接右司想见其人用老杜和元次山诗例次韵》;其三、其四则不见著录。其一句下注云“黄山谷”,按照此书的体例,其下的诗句除非另注作者,则作者相同;再结合《梅花字字香》将“水边”句注作“山谷”,则可证其三、其四皆为黄庭坚佚句,应补入其集。

卢襄(字赞元,宋人或误作元赞)1首。《梅花字字香》第9首用其“早(蚤)开却被嫣红妒”句。此句所在全诗尚存,见《锦绣万花谷》前集卷七,所咏对象为酴醿:

初疑广寒修月手,酿此欲作长春酒。又疑青女未归家,抟香弄粉为此花。要知风韵太超绝,清影亭亭半遮月。微风不动香更繁,沈水未灰金博山。我来已落春去后,尚觉有香栖鼻端。年年欲占余春住,早开却被嫣红妒,从今着意问春工,借与姮娥奔月路。

吕本中(居仁)1首。《梅花字字香》第57首用其“溪山冷落泥三尺”句,此句原诗尚存,可据《石仓历代诗选》卷一百七十九下、《宋元诗会》卷三十七补出:

谩遣儿童扫雪开,却穿篱落看春回。溪山冷淡泥三尺,故旧飘零酒一杯。止买芒鞵供踏雪,更携藜杖去寻梅。玉川纵老生涯在,时有邻僧送米来。(《探花》)

宋贯之4首并1个佚句。《梅花字字香》第4首用其“人乐新英赏未迟”句,出自《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三十七《牡丹》其二。该二诗为:

轻雾欲笼藏暮碧,断霞初怨误朝红。实时苦待千枝烂,计日先愁一树空。外客定闻琼宴赏,护春长把锦帷蒙。

何须群玉南头见,都似沉香北畔移。护地宝栏方自整,寻春珠盖有谁知。莺迷旧树栖犹晚,人乐新英赏未迟。(出宋贯之)

以“宋贯之”姓名为线索,见于该书的还有以下诗句:

旧苑珠千树,寒郊玉万层。(《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二《雪》)

连甍珠阁迷仙阆,几处星楼接绛河。宝马纵横浮市照,香尘撩乱夹春和。(《锦绣万花谷后集》卷四《上元》)

多应谯国山边种,岂是嫦娥月里香。愿为儿孙积阴德,东堂时占一枝芳。(《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三十八《桂》)

陆仓3首。《梅花字字香》第32首用其“移来春晚二三月”句,所在原诗可据《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三十八、《全芳备祖》前集卷一(署作陆仓三)辑出:

移来春晩二三月,羞落枝头千万花。日暮溪边数竿竹,月明茅舍半窗纱。

按:侯体健《〈全宋诗〉指瑕四类》根据此诗在《锦绣万花谷》后集中的位置,即此诗前面的1首、后面的3首都是陆游诗(原署“并出陆仓”),推断此诗亦当为陆游诗。以“陆仓”为线索,又可辑得以下2诗:

半钩初挂黄昏月,一镜新磨碧汉秋。蝉女拽声过古木,雁奴排阵起沧洲。无端一笛侵云杪,愁杀当年赵倚楼。(《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三《秋》)

青烟已过满炉红,庭树三更战北风。浊酒初温煨栗熟,今宵欢喜到衰翁。(《冬》)

林季谦4首。《宋诗纪事》卷七十四据《后村千家诗》辑得其诗4首,可补:

鬓丝无力受风幡,把酒听歌意不欢。千里同风亦同俗,客怀终作异乡看。(《客中立春》)

梢零数竹绿翛翛,春半余寒苦似秋。故纸丛中双倦眼,樵青催唤酪苍头。(《春寒》)

烧灯城市又新年,璧月楼台万管弦。独有广文穷相眼,一篝灯火照残编。(《元夕》)

分无红粉转歌喉,入手轻纨意自秋。不见乘鸾月边女,一双胡蝶自风流。(《扇》)

臧谋1个断句。《梅花字字香》第84首用其“绿杨解语应相笑”句。《诗话总龟》卷十三载:“臧谋梅花诗云:‘绿杨解语应相笑,漏泄春光却是谁。’人皆诵之。”《锦绣万花谷》前集卷七引这个断句时误作“成谋”。

刘仙伦1个断句。《梅花字字香》第25首所用“要放梅花出一头”句,出自《全芳备祖》前集卷一咏梅断句:“评题含咏千竿竹,要放梅花出一分。”

陶开祖1个断句。《梅花字字香》第27首用其“偏怜雪里无双艳”句,见《锦绣万花谷》前集卷七陶开祖《梅》:“偏怜雪里无双艳,渴嗅风中第一香。”

易渉趣1首。《梅花字字香》第35首用其“留看瘦影上窗来”句,见《全芳备祖》前集卷一所引易涉趣的《梅》诗:

搜诗索笑傍檐梅,冷蕊疏花带雪开。莫把枯梢容易折,留看笑影上窗来。

锦江1个断句。《梅花字字香》第69首用其“夜窗时见影斜横”句,见于《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三十八,原作:“云坞不胜香浩荡,夜窗时见影横斜。”

李亿1首。《宋诗纪事》卷七十二据《后村千家诗》录其《咏柳》:

倚岸依依一两株,溪风吹影暮烟疏。青条拂水长如线,钓叟折来穿白鱼。

沈蒙斋1首。《梅花字字香》第97首用其“不受胭脂半点侵”句,见《全芳备祖》前集卷四所收《红梅》:

才是胭脂半点侵,更无人信岁寒心。自来不得东风力,又被东风误得深。

花谷1首。《梅花字字香》用其诗3句:清香雅韵十分足(34)、夜窗却(只)恐劳清梦(56)、寄我谁能如陆凯(78)。前面3句出自下面一首诗:

为探梅魁策蹇驴,竹稍疏处见清癯。清香雅韵十分足,俗态嚣尘一点无。寄我谁能如陆凯,爱渠自谓若林逋。夜窗却恐劳清梦,速剪寒稍浸玉壶。

此诗在《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三十八中未署作者。其诗前面两首为:

春回积雪层冰里,香动荒山野水滨。带月一枝低弄影,背风千片远随人。

十里温香扑马来,江头还见去年梅。喜开剩欲邀明月,愁落先教扫绿苔。

据查,此2首皆陆游诗,可能是编者漏署作者。二诗均见《剑南诗稿》。其诗后面一首诗是:

疏枝横玉瘦,小萼点珠光。一朵忽先发,百花皆后香。欲传春信息,不怕雪埋藏。玉笛休三弄,东君政主张。

此诗后面有注“出陈亮”,作者是清楚的。可是“为探”一诗的作者却失名。据此笔者推测,《梅花字字香》标注的“花谷”也许并不是作者名,而是指这些诗句的出处《锦绣万花谷》,简称“花谷”。至于为什么不标作者而标书名,应该是因为郭豫亨见到的《锦绣万花谷》版本中,该诗就没有标注作者,他不得已只好标了一个“花谷”。《全宋诗》第48册将4首诗均录入“陈亮”名下,理由并不充分。至于该诗究竟是陆游的诗歌,还是陈亮的诗歌,甚或其他人的诗歌,还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本节所辑出的佚诗与断句,其中有的诗句已被集句诗人直接采用,成为集句诗的组成部分;也有的诗歌虽然没有被集句诗人采用,但其原作者的其他诗句却被集句诗人采用了。这样的辑佚方式已经超越了集句诗本身,却又是以集句诗为基础而向外拓展的结果,可以看作是对集句诗的辑佚价值从直接向间接的进一步延伸。

对于诗歌辑佚来说,集句诗是个重要的矿藏。其价值已为学人所注意,除了本章开头提到的《全唐诗补编》《全宋诗》《全宋诗订补》,以及《李清照集校注》等总集和别集中已经根据集句诗辑出少量的佚句外,汤华泉《宋代诗人翁元广钩沉》一文据释绍嵩《江浙纪行集句诗》辑补出翁元广的89个佚句,张福清《绍嵩〈江浙纪行集句诗〉对〈全唐诗〉校勘、辨重和辑佚的文献价值》一文据该书辑出了杜甫、方干、司空曙、杜审言、李频、吴融、杜荀鹤、皎然、江为、韦庄、韩偓、王昌龄等12位唐代诗人的18个佚句。但是,相对于没有辑出的部分,已经辑出的佚句可以说是九牛一毛。宋代现存的集句诗总共有1500多首。这些作品,由于大量使用唐、宋诗人的诗句(包括少量词句),所以对唐、宋诗歌辑佚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可是这一重要的辑佚资源,目前受到的关注还远远不够。利用宋代集句诗进行唐宋诗歌辑佚仍有很大的空间,应该引起研究者的充分注意。与此相类,元、明、清三代有些集句诗也具有重要的辑佚价值,当为今后的文献工作者所重视。

注释:(宋)史铸:《百菊集谱》,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45册,第78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后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717页。###(宋)阮阅:《诗话总龟》前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第175页。###(宋)史铸:《百菊集谱》,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45册,第77页。###(宋)史铸:《百菊集谱》,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45册,第85页。###(宋)史铸:《百菊集谱》,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45册,第88页。###(宋)史铸:《百菊集谱》,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45册,第89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后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812~813页。###(宋)陈景沂:《全芳备祖》前集,农业出版社,1982,第33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前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90页。###(明)曹学佺:《石仓历代诗选》,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389册,第513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后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803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后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810页。###侯体健:《〈全宋诗〉指瑕四类》,《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06年第2期,第42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后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537页。###(清)厉鹗:《宋诗纪事》,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第1818页。###(宋)阮阅:《诗话总龟》前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第151页。###(宋)陈景沂:《全芳备祖》前集,农业出版社,1982,第37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前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86页。###(宋)陈景沂:《全芳备祖》前集,农业出版社,1982,第67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后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812页。###(清)厉鹗:《宋诗纪事》,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第1774页。###(宋)陈景沂:《全芳备祖》前集,农业出版社,1982,第219~220页。###(宋)不著撰人:《锦绣万花谷》后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4册,第813页。###汤华泉:《宋代诗人翁元广钩沉》,《古籍研究》2008年卷上,安徽大学出版社,2008,第200~203页。###张福清:《绍嵩〈江浙纪行集句诗〉对〈全唐诗〉校勘、辨重和辑佚的文献价值》,《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07年第6期,第51~52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