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斌:日环蚀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柳苞

我在阳光下生长,

我体型健美时想观看太阳。

我收割麦子时想观看太阳。

照最古老的方法,

我的象宽厚叶子的手放在额上,

我仍然想法看清太阳,

我的祖祖辈辈也眯缝着眼睛,

却常使他们热泪盈眶。

于是,沿着轨迹,

一轮月亮向太阳靠近。

慢慢地挡住它的光芒,

象一个光环,太阳呈现出它温柔的形象。

慢慢地我能抬头睁开眼睛,

象观看一颗麦粒那样,

形体饱满的太阳正在灌浆。

从祖先那里,我继承着对太阳的热爱,

面容情不自禁朝向温暖的地方,

大脑象地球充满岩浆般的思想。

梁小斌

有的诗歌用火热的激情去感染读者,有的诗歌用雄辩的论证去征服读者,也有的诗歌用动人的故事去吸引读者,还有的诗歌用幽雅的意境去薰陶读者,本诗则是用深刻的哲理去启迪读者,引发读者的思考和想象。

诗中的“我”与“祖先”,是两个既对立,又统一的形象。他们都热爱太阳,都曾将“象宽厚叶子的手放在额上”去观察太阳而终于没有看清。不同之处在于,“祖先”虽然“眯缝着眼睛”,但只是“热泪盈眶”而已,最终并没有见到太阳的真正形象。“我”则在日环蚀时见到了太阳的温柔形象。并且,“我”并不一味地盲目尊崇太阳,“大脑象地球充满岩浆般的思想”。这种思想,就是坚持客观标准,坚持独立思考,是“我”与“祖先”的根本不同之处。

就太阳本身而言,也是一个对立的统一。全日照时的光芒四射和日环食时的本来面目大相径庭,显现出太阳形象的两个不同侧面。也许,太阳自己并不想掩盖自己原来的样子,但是其耀眼的光芒迫使人们手搭凉棚,眯起眼睛向上看,结果什么也看不清。其实,人们呵,为什么不在日环蚀的时候观察呢?

诗人采用对比的方法,巧妙地利用人们认识上的矛盾和太阳本身形象上的对立,将“我”与“祖先”,将太阳在全日照和日环蚀时的情况相互比较,相互映照,引导人们去思考我们这个民族产生盲目信仰、盲目崇拜的思想根源和文化根源,从而在重新认识太阳的同时,对祖先,对自己,都有了一次新的再认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