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辛弃疾词集

作者:辛弃疾 栏目:辛弃疾诗集 2020-07-29 10:15:31

水调歌头

落日古城角,把酒劝君留。长安路远,何事风雪敝貂裘?散尽黄金身世,不管秦楼人怨,归计狎沙鸥。明夜扁舟去,和月载离愁。

功名事,身未老,几时休?诗书万卷,致身须到古伊周。莫学班超投笔,纵得封侯万里,憔悴老边州。何处依刘客,寂寞赋《登楼》。

◎苏秦始将连衡说秦惠王,……书十上而说不行,黑貂之裘敝,黄金百斤尽。(《战国策·秦策一》)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唐李白《忆秦娥》)

◎海上之人有好鸥鸟者,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数而不止。其父曰:“吾闻鸥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列子·黄帝》)

◎伊周,伊尹与周公旦,分别为商、周之开国勋臣。

◎班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家贫,常为宫佣书。尝辍业投笔叹曰:“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其后行诣相者,……相者指曰:“生燕颔虎颈,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也。”……留焉耆半岁,慰抚之,于是西域五十馀国悉皆纳质内属焉。……封超为定远侯。……超以久在异域,年老思土。十二年,上疏曰:“……蛮夷之俗,畏壮侮老。臣超犬马齿歼,常恐年衰,奄忽僵仆,孤魂弃捐。……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书奏,帝感其言,乃征超还。……超在西域三十一年,……十四年八月至洛阳,……九月卒,年七十一。(《后汉书·班超传》)

◎时董卓作乱,仲宣避难荆州依刘表,遂登江陵城楼,因怀归而有此作,述其进退危惧之情也。(《文选》王粲《登楼赋》五臣注)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