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江上吟》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作者:李白 栏目:李白诗集 2020-02-13 22:32:11

江上吟

李白

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啸傲凌沧洲。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李白平生游江夏不止一次,此诗或系于开元二十二年(734)游江夏时;郭老则认为是长流夜郎,上元元年(760)遇赦返回江夏时所作。按诗中强烈蔑视求仙隐逸及否定功名富贵,而希图以诗文传世不朽的思想,应是晚年之作,故以郭说为是。

诗从江上遨游写起,按《吴书》载,郑泉其人博学有奇志,而嗜酒好吃,常说“愿得美酒五百斛船,以四时甘脆置两头,反复没饮之,惫即往而啖肴膳。酒有斗升减,随即益之,不亦快乎?”诗即本此,更以木兰桨、沙棠舟、玉箫、金管、美酒种种精美名物,描绘出一幅江上行乐图,充分表现了李白肯定物质享乐而反对苦行的人生观。史载谢安隐居东山时,常常携妓出游,李白以谢安自比,在这方面也不宜多让,故敢放言“载妓随波任去留”也。选家或因而不选,也太道貌岸然了。

江夏有黄鹤楼,据传仙人子安曾骑鹤过此,“有待”二字语出《庄子》,是委婉地说成仙无望;“海客无心随白鸥”事见《列子》,谓与其求仙虚妄,不如忘机狎物,可以纵适一时也。诗人在肯定物质世界的同时,对神仙世界作了否定。

江夏属楚地,诗人自然联想到屈原,从而对诗人作了崇高的赞美,对其对立面的楚王则予以否定。这实际上也是宣布诗人如今的人生价值取向。看他兴酣落笔、动摇五岳、诗成之后、不可一世,即杜甫所谓“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可知他赞美屈原就是赞美自我,否定楚王就是否定权贵,所以结尾指江水为譬,对功名富贵作断然彻底之否决,痛快淋漓之至。

李白一生思想复杂矛盾,情绪并不稳定,抒情有较强的主观色彩,所谓“时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他的否定功名富贵,多半是出自愤激之言;否定神仙,恐未必彻底。其骨子里最本质的东西,则是鄙弃庸俗,热爱自由。本诗赞美诗、赞美酒、赞美创造的精神,渴望永恒与不朽,和蔑视权贵的思想,则是一以贯之的。诗的篇幅奇短,而包容极大,反映的人生观总的说来是积极、进取、乐观、豪迈的。

诗满心而发,肆口而成,故明白如话,如“坐两头”、“置千斛”、“任去留”等,无须翻译人人都懂;音节浏亮,对仗精工,波澜叠起,如倒倾鲛室,一气呵成而神完气足;同时具备了自然和高妙,故最能代表李白式的锦心绣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