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宋金时期鹤壁窑白釉盖盒

作者:高源 来源:原创

《浅析宋金时期鹤壁窑白釉盖盒》


宋至金代鹤壁窑经过几代窑工的不懈努力,白瓷的烧造技艺已达到了非常高的程度。从笔者收集的白瓷标本来看,可与定窑瓷器相比肩。其器所用瓷土精细,制作精良,装饰精美,釉色洁白,薄如蛋壳,几乎达到了脱胎的程度,是非常难得一见的珍品。出土其完整器极少,今日在藏家手上见到了一个完美的白釉盖盒(图1),让笔者激动不已,现赏析如下,敬请方家指正。


108ba5733b2643cfd84bdcc87e44c009.jpg


013fac2489e47dca869b4fc9567926cf.jpg

一、鹤壁窑白釉盖盒素雅精致之韵

每一次朝代的更替与社会的变迁 ,社会大众的审美情趣也会随之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从唐代豪华之美至宋代素雅之美,由大美至极简,这是一个飞跃式的升华,是哲学意义上的转身,为中国陶瓷史上五大名窑的产生奠定了社会基础和人文环境。鹤壁窑就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不断跟上时代的变迁和审美需求的,创烧出鹤壁窑自己的名品——细白瓷。细白瓷质地细腻,胎壁极薄,釉面莹润,最薄仅1毫米,工艺精湛,代表了这一时期鹤壁窑制瓷业的最高水平。此白釉盖盒内外施釉,盒盖圆形弧顶,顶面上留有细细的五周环线纹。盖盒为子母口,盒折腰斜收,盒下斜折边沿装饰六枚贴塑梅花乳钉(图2),盒边上对称两个稍微大一点的乳钉花,左右饰两对稍微小一点的乳钉花,制作小巧而雅致,为素面盖盒增色十分。盒底足面微微弧平,底部中心留有圆心点。子母口无釉,子口沿斜折内收,上下盖扣合体,可见其工艺十分考究。其盖盒胎质精细,盖釉色灰白,明亮如新;盒釉色乳白,盖盒上下釉色有色差。盖口径10厘米,盖沿高0.8厘米;盒口径8.3厘米,高3厘米,底径7.8厘米;通高约4厘米(图3)。其装饰简约大方,点缀精致,非一般人家所用,应为达官显贵之家的奢侈用品。其盖盒应为粉盒,是贵妇以及小姐闺阁妆饰的必备之具。此宋金时期的盖盒,以其釉质洁白纯正而取胜,其精致程度可与如今的国际奢侈品化妆品盒相提并论。

c48c23992143f1454262973740e188d4.jpg

二、鹤壁窑白釉瓷器的烧造与装饰技艺

宋金时期鹤壁窑在承袭唐代烧造工艺的基础上,不断改进白釉瓷的制瓷工艺,在选料和陈腐上,对瓷土精选细磨,去掉沉渣,经过特别的漂洗加工、陈腐和练泥,制作出坯体洁白,质地细腻,再经过修坯达到极薄的程度,器件已不再施白色化妆土,而是直接上釉,烧造出的白釉光泽莹润,洁白如玉(图4)。在釉色上,淋釉极薄,与胎融为一体。在装烧上,采用覆烧法与加扣垫圈的方法,层层套装加扣,置于匣钵之中。在装饰上,采用剔刻、模印、跳刀、贴塑等工艺 ,其器形有碗、盘、钵、洗、杯、盏、盒、罐、器盖等。饰纹有莲花、莲瓣、牡丹、叶草纹、藤蔓纹、鱼藻纹、禽鸟纹、马纹、鹿纹、龙凤纹、婴戏纹以及云纹、回纹、太湖石纹、文字纹等等,碗、盘、洗均为芒口,胎质纯净,釉色明亮,工艺精湛,刀法娴熟(图5),模印清晰(图6),造型端庄典雅,装饰简约时尚,也呈现出鹤壁窑工匠们向周边兄弟窑口不断借鉴、改进、提高的全过程,在使用当地优质瓷土与改进装烧技术上有了创新和突破,将白釉盖盒等瓷器标本与定窑器相比,其工艺技术与制作水平是不分伯仲的,可见当时鹤壁窑瓷器已名噪一时,远近闻名了,已成为北方大宗瓷器的集散地和著名的民间烧造场。

5986f70f8e51b622133cc5c01bcc20c1.jpg

三、从白釉盖盒观宋金时期的妆饰之美

鹤壁窑白釉盖盒,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那个时代的妆饰用具以及时代风尚。宋代女性面饰虽继唐风,但与唐代的浓妆艳抹相比较,总体风格趋于淡雅。其面饰工具就有粉盒,还有粉碟(图7)。粉盒主要用于存放胭脂、黛粉化妆颜料,也可放置香料等,而粉碟用于调试粉脂。她们以妆粉扑面、胭脂涂颊、黛黑画眉、妆靥点唇等几个面饰步骤。北宋著名词人晏殊在《浣溪沙》中写道:“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鬓亸欲迎眉际月,酒红初上脸边霞。一场春梦日西斜。”描写出这位少女装束之美与赴约的心情。宋时女子更偏爱“人人尽道黄葵淡,侬家解说黄葵艳。可喜万般宜,不劳朱粉施”(晏殊《菩萨蛮》)淡淡的素雅之妆。这是因为宋代推行崇文抑武的政策和以儒立国的治国方略,致使社会文治日兴,“教以礼乐,风以诗书,班爵以贵之,制禄以富之”(南宋·李纲《建炎时政记》)时风逐步形成。宋金时期是封建社会一个重要的转型时期,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呈现出与唐代社会不同的特质变化,宋时文人士大夫作为审美的时代主体,其审美心态和兴趣爱好以及行为方式,直接影响着社会时风,已成为主导大众审美情趣的风向标。宋金时期女子的妆饰流行趋势,也是随社会的崇尚之风,日益渗透到肌肤之上,在北宋婉约派一代词宗秦观的《南歌子》词中可见一斑:“香墨弯弯画,燕脂淡淡匀。揉蓝衫子杏黄裙。独倚玉阑无语点檀唇。”这一真实写照,反映出宋代女子妆饰时尚追求,不以朱粉施,“偏与淡妆宜”(晏殊《诉衷情》)的妆容之美。宋人认为“待士大夫有礼,莫如本朝,唐时风俗尚不美矣”(《孔氏杂说》卷一)而自感荣耀,可见宋时上有所好,下必趋之。金代推行汉化政策,直继北宋诸贤,女真上层贵族的审美情趣已延续宋时之风,并承接了社会文化的继承和发展,瓷器的烧造技术也得以恢复和提高。鹤壁窑白釉盖盒的装饰风格,尽述宋金时期的时代风貌,为研究这一时期社会审美情趣与女性妆饰之具,提供了罕珍的实物佐证。

6b21c7d8e9ddf26d4a39a4849ced5ec3.jpg

2ab8548407ca84eaf27584d51c62098a.jpg

9fb784240792fb1a85e0d8cd4458879c.jpg

综上所述,宋金时期鹤壁窑以其独特的烧造技术享誉海内外,独占中国陶瓷史上一席之地。鹤壁窑白釉盖盒既浓缩了鹤壁窑工的聪明和智慧,又展现出鹤壁窑白釉瓷鲜明的艺术风格。由于鹤壁窑考古发现得比较晚,没有大规模的深入地发掘,在人们的印象之中以生产“粗瓷”为主,这座鲜为人知的中原古瓷窑遗址,渐渐被人们所淡忘。笔者近年来致力于挖掘鹤壁窑文化,推介鹤壁窑精湛的技艺,愿大家一道在“再访中原古代名窑”的文化之旅中,重新给予鹤壁窑应有的肯定,激活古瓷,以展现中原古瓷窑泥与火的神奇,阐释中原厚重文化具有的现实意义。

(作者简介:李建东,河南省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张秦森,著名收藏家)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