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孙坚传》译文与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摘要:孙坚传孙坚传 【题解】 孙坚(155—191),字文台,吴郡富春县(今浙江杭州富阳)人,东汉末期军阀将领,据三国志记载,孙氏是春秋孙

孙坚传

孙坚传

【题解】

孙坚(155—191),字文台,吴郡富春县(今浙江杭州富阳)人,东汉末期军阀将领,据三国志记载,孙氏是春秋孙武的后裔。史书说他“容貌不凡,性阔达,好奇节”,小说《三国演义》中称他为“江东猛虎”。曾参与讨伐黄巾军以及讨伐董卓的战役,后与刘表作战时阵亡。因官至破虏将军,又称“孙破虏”。孙权建国后,追谥为武烈皇帝。

【原文】

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人,盖孙武之后也。少为县吏。年十七,与父共载船至钱唐(塘),会海贼胡玉等从匏里上掠取贾人财物,方于岸上分之,行旅皆住,船不敢进。坚谓父曰:“此贼可击,请讨之。”父曰:“非尔所图也。”坚行操刀上岸,以手东西指麾,若分部人兵以罗遮[1]贼状。贼望见,以为官兵捕之,即委财物散走。坚追,斩得一级以还。父大惊,由是显闻,府召署假尉[2]。

会稽妖贼许昌起于句章,自称阳明皇帝,与其子韶扇(煽)动诸县,众以万数。坚以郡司马募召精勇,得千余人,与州郡合讨破之。是岁,熹平元年也。刺史臧旻列上功状,诏书除坚盐渎丞,数岁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

中平元年,黄巾贼帅张角起于魏郡,讬(托)有神灵,遣八使以善道教化天下,而潜相连结,自称黄天泰平。三月甲子,三十六方一旦俱发,天下响应,燔烧郡县,杀害长吏。汉遣车骑将军皇甫嵩、中郎将朱俊将兵讨击之。俊表请坚为佐军司马,乡里少年随在下邳者皆愿从。坚又募诸商旅及淮、泗精兵,合千许人,与俊并力奋击,所向无前。汝、颍贼困迫,走保宛城。坚身当一面,登城先入,众乃蚁附,遂大破之。俊具以状闻上,拜坚别部司马。边章、韩遂作乱凉州。中郎将董卓拒讨无功。

【注释】

[1]罗遮:包围截击。

[2]假尉:代理县尉。尉,为古代负责地方治安的人员。

【译文】

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人,孙武的后代。他年轻时做过县吏。17岁那年,他与父亲一同坐船到钱塘,正碰上海盗胡玉等,从匏里这个地方上岸抢掠商人钱财后,在岸上分赃,来往行人都不敢靠近,过路船只也不敢前行。孙坚对其父说:“这些强盗可以捉拿住,请让我去干。”他的父亲说:“这种事不是你能干得了的。”孙坚当即拿起刀上了岸,用手东指西指的,就像在分派几股队伍去包围强盗的样子。那些贼人见他如此情形,以为是官兵来捕捉他们,吓得赶紧扔掉抢来的钱财四散而逃。孙坚紧追上去,砍下一个强盗的脑袋带转来,他的父亲对此大为惊讶。自此孙坚声名大振,州府召他为假尉。

熹平元年(172),会稽郡贼人许昌在句章县谋反,自称为阳明皇帝,与他的儿子许韶煽动起周围各县,共招集几万人。孙坚以郡司马的身份招募精兵,共得千余人。与州郡共同合作讨伐并消灭了许昌。刺史臧旻上奏罗列孙坚的功绩,皇帝下诏任命孙坚为盐渎丞,几年后改为盱眙县丞,后又改任下邳县丞。

中平元年(184),黄巾军首领张角在魏郡发动起义,假托自己受神灵保佑,派遣八人前往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宣扬太平道来教化民众。而各州贼人暗中互相串连,自称黄天泰平。三月初五,三十六方一同举起义旗,天下百姓纷纷响应,焚郡烧县,斩官杀吏。汉朝廷派遣车骑将军皇甫嵩、中郎将朱俊,领兵征讨。朱俊上表请派任孙坚为佐军司马,自在家乡起一直跟随孙坚多年的、当时在下邳的青年们都自愿随他去从军战斗。孙坚又招募各路商人及淮河、泗水一带的精兵一千多名,与朱俊协力奋战,所向无敌。汝、颍一带的起义军战斗失利,逃至宛城坚守。孙坚独当一面,身先士卒,登上城墙,众兵卒蜂拥而上,大破起义军。朱俊将孙坚作战行为奏明朝廷,诏命孙坚为别部司马。边章、韩遂在凉州作乱,中郎将董卓征御无功。

【原文】

中平三年,遣司空张温行车骑将军,西讨章等。温表请坚与参军事,屯长安。温以诏书召卓,卓良久乃诣温。温责让卓,卓应对不顺。坚时在坐,前耳语谓温曰:“卓不怖罪而鸱张大语,宜以召不时至,陈军法斩之。”温曰:“卓素着威名于陇蜀之间,今日杀之,西行无依。”坚曰:“明公亲率王兵,威震天下,何赖于卓?观卓所言,不假明公,轻上无礼,一罪也。章、遂跋扈经年,当以时进讨,而卓云未可,沮军[3]疑众,二罪也。卓受任无功,应召稽留,而轩昂自高,三罪也。古之名将,仗钺[4]临众,未有不断斩以示威者也,是以穰苴斩庄贾,魏绛戮杨干。今明公垂意于卓,不即加诛,亏损威刑,于是在矣。”

温不忍发举,乃曰:“君且还,卓将疑人。”坚因起出。章、遂闻大兵向至,党众离散,皆乞降。军还,议者以军未临敌,不断功赏,然闻坚数卓三罪,劝温斩之,无不叹息。拜坚议郎。时长沙贼区星自称将军,众万余人,攻围城邑,乃以坚为长沙太守。到郡亲率将士,施设方略,旬月之间,克破星等。周朝、郭石亦帅徒众起于零、桂,与星相应。遂越境寻讨,三郡肃然。汉朝录前后功,封坚乌程侯。

【注释】

[3]沮军:打击士气。

[4]钺(yuè):古代兵器,青铜制,像斧,比斧大,圆刃可砍劈,商及西周盛行。

【译文】

中平三年(186),朝廷派司空张温代行车骑将军职权,西往讨伐边章等。张温上表请派孙坚参与军事,屯守长安。张温以诏书召见董卓,董卓过了好久才来见张温。张温责备董卓,董卓回话很不客气。孙坚当时也在座,向前与张温耳语说:“董卓不害怕自己有罪反而出言狂妄,应当以不按时应召前来之罪,按军法杀掉他。”张温说:“董卓一向在陇、蜀一带享有威名,现在杀掉他,西进讨伐没有依靠了。”孙坚说:“您亲领皇家军队,威震天下,还依赖什么董卓?看董卓今天的谈话,并不想听您的,轻上无礼,是第一条罪状。边章、韩遂胡作非为已一年多,应当及时进讨,而董卓反说不可,沮丧军心,疑惑将士,是第二条罪状。董卓接受重任而毫无战功,召其前来又滞缓不前,反倒狂妄自傲,是第三条罪状。古代名将,带兵临阵,无不果断地斩处违犯军纪者,来显扬威严,故此有了司马穰苴斩庄贾、魏绛杀杨干的事。现在您对董卓留情,不立即斩杀,如此必然使军威受到损害。”

张温不忍心执行军法,于是就说:“你暂时先回营,免得董卓会怀疑你。”孙坚于是起身离去。边章、韩遂听说大兵压境,其党徒纷纷离散,都请求投降。军队班师后,朝廷议事大臣们认为军队并未与敌交战,不能判功论赏,然而他们听说孙坚指陈董卓三大罪状,劝张温斩杀董卓,无不叹息。孙坚被任为议郎。其时长沙贼寇区星自称将军,聚众万余人,围攻长沙城邑,于是朝廷任命孙坚为长沙太守。孙坚到长沙后亲率将士,拟定进攻计划,不及一月,就击破区星等人。周朝、郭石也率领徒众在零陵、桂阳等地起事,与区星相呼应。于是孙坚越境追寻讨伐,三郡全都得以安定。汉朝廷根据孙坚前后建立的功绩,封他为乌程侯。

【原文】

灵帝崩,卓擅朝政,横恣京城。诸州郡并兴义兵,欲以讨卓。坚亦举兵。荆州刺史王叡素遇坚无礼,坚过杀之。比至南阳,众数万人。南阳太守张咨闻军至,晏然自若。坚以牛酒礼咨,咨明日亦答诣坚。酒酣,长沙主簿入白坚:“前移南阳,而道路不治,军资不具,请收主簿推问意故。”咨大惧欲去,兵陈四周不得出。有顷,主簿复入白坚:“南阳太守稽停义兵,使贼不时讨,请收出案军法从事。”便牵咨于军门斩之。郡中震栗,无求不获。

前到鲁阳,与袁术相见。术表坚行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吏。遂治兵于鲁阳城。当进军讨卓,遣长史公仇称将兵从事还州督促军粮。施帐幔于城东门外,祖道送称,官属并会。卓遣步骑数万人逆坚,轻骑数十先到。坚方行酒谈笑,敕部曲整顿行陈,无得妄动。后骑渐益,坚徐罢坐,导引入城,乃谓左右曰:“向坚所以不即起者,恐兵相蹈籍,诸君不得入耳。”卓兵见坚士众甚整,不敢攻城,乃引还。

【译文】

汉灵帝死后,董卓独专朝政,横行霸道于京城。各州郡都兴起义兵,要讨伐董卓。孙坚也举兵响应。荆州刺史王叡素日待孙坚无礼,孙坚过荆州时顺道杀了他。军至南阳,队伍发展到几万人。南阳太守张咨听说孙坚军已到,泰然自若。孙坚以牛、酒向张咨献礼,张咨次日也回访酬答孙坚。饮酒正酣畅时,长沙主簿进来对孙坚说:“前有文书传给南阳太守,但至今道路尚未修整,军用钱粮尚未备足,请将他逮捕交付主簿问个明白。”张咨恐惧,打算离开,但兵士围立四周不能走出。过了一会儿,长沙主簿又进来告知孙坚:“南阳太守故意拖延义兵,使之不能及时讨伐贼寇,请将他逮捕按军法处置。”于是把张咨拖往军门外斩首。南阳郡城震惊万分,义兵的要求都得到了满足。

孙坚兵进鲁阳,与袁术相见。袁术上表推荐孙坚为破虏将军,兼豫州刺史。于是孙坚驻守鲁阳城整顿军队。当要进军讨伐董卓时,孙坚派长史公仇称为从事,领兵回州督办军粮。孙坚在城东门外装饰帐幔,设宴给公仇称饯行,诸将及其下属都会聚席间。董卓这时派遣步兵、骑兵数万人来迎击孙坚,有数十名轻骑兵先到。孙坚正饮酒谈笑,命令部队整顿军阵,不得妄动。随后骑兵渐渐地多起来,孙坚才慢慢离座带领大家入城,于是对身边人说:“刚才我之所以不立即起身,是怕兵士混乱拥挤,诸位不能进城来。”董卓的军队见孙坚的兵士颇为严整,于是不敢攻城,就退了兵。

【原文】

坚移屯梁东,大为卓军所攻,坚与数十骑溃围而出。坚常着赤罽帻[5],乃脱帻令亲近将祖茂着之。卓骑争逐茂,故坚从间道得免。茂困迫,下马,以帻冠冢间烧柱,因伏草中。卓骑望见,围绕数重,定近觉是柱,乃去。坚复相收兵,合战于阳人,大破卓军,枭其都督华雄等。是时,或间坚于术,术怀疑,不运军粮。阳人去鲁阳百余里,坚夜驰见术,画地计校,曰:“所以出身不顾,上为国家讨贼,下慰将军家门之私雠。坚与卓非有骨肉之怨也,而将军受谮润[6]之言,还相嫌疑!”术踧唶[7],即调发军粮。坚还屯。

卓惮坚猛壮,乃遣将军李傕等来求和亲,今坚列疏子弟任刺史、郡守者,许表用之。坚曰:“卓逆天无道,荡覆王室,今不夷汝三族,县示四海,则吾死不瞑目,岂将与乃和亲邪?”复进军大谷,拒雒九十里。卓寻徙都西入关,焚烧雒邑。坚乃前入至雒,修诸陵,平塞卓所发掘。讫,引军还,住鲁阳。

初平三年,术使坚征荆州,击刘表。表遣黄祖逆于樊、邓之间。坚击破之,追渡汉水,遂围襄阳,单马行岘山,为祖军士所射杀。兄子贲,帅将士众就术,术复表贲为豫州刺史。坚四子:策、权、翊、匡。权既称尊号,谥坚曰武烈皇帝。

【注释】

[5]罽(jì)帻:毛织物制的头巾。

[6]谮(zèn)润:日积月累的谗言。

[7]踧唶(cù jiè):恭敬小心的样子。

【译文】

孙坚移军驻扎梁郡东,受到了董卓军队的猛烈攻击,孙坚与几十个骑兵突围而去,孙坚经常戴着红色包头巾,这时便脱下头巾令亲近将领祖茂戴上。董卓的骑兵争着追赶祖茂,所以孙坚拣小路逃脱。祖茂被追得走投无路,于是下马把头巾放在坟墓间的烧柱上,自己潜伏在草丛中。董卓骑兵望见,便将烧柱包围了好几层,等到走近看时,才发现是根柱子,于是离去。孙坚再收集自己的军队,在阳人这个地方与董卓军队交战,将董卓军队打得大败,并将其都督华雄等斩首。这时,有人在袁术面前拨弄孙坚的是非,袁术对孙坚起了疑心,便不给他送运军粮。阳人距鲁阳一百多里地,孙坚连夜驰见袁术,他用刀划着地对袁术说:“我所以如此献身不顾,上为国家讨伐逆贼,下为将军报家门私仇。我孙坚与董卓并无刻骨仇恨,而将军您却听信小人拨弄之言,居然对我起怀疑!”袁术对孙坚顿时恭敬起来,并很不自在,当即调发军粮。孙坚返回驻地。

董卓害怕孙坚勇猛激壮,于是派将军李傕等前来请求与孙坚和亲,让孙坚列出要任刺史、郡守的子弟的名单,答允上表任用他们。孙坚说:“董卓大逆不道,荡覆王室,如今不诛其三族,示众全国,我死也不瞑目,难道还要与他和亲吗?”再次进兵大谷关,直抵洛阳九十里外之地。董卓立即迁都往西入函谷关,焚烧了雒邑。孙坚于是前进到雒地,修复各座皇陵,将董卓所挖掘的坟墓填充好。完事之后,引军返回,再次驻扎鲁阳。

初平三年(192),袁术派孙坚出征荆州攻打刘表。刘表派黄祖在樊、邓一带迎击。孙坚击败黄祖,追过汉水,于是包围了襄阳,孙坚单身匹马登上岘山,观察敌情,被黄祖的军士用箭射死。孙坚的侄儿孙贲率领将士投奔袁术,袁术又上表,推荐孙贲为豫州刺史。孙坚有四个儿子:孙策、孙权、孙翊、孙匡。孙权称帝登基后,追谥孙坚为“武烈皇帝”。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