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姜维传》译文与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姜维传

姜维传

【题解】

姜维(202-264)本为魏将,降蜀后深为蜀汉丞相诸葛亮赏识,成为其军事方面的传人。姜维好学不倦、朴素清廉,官至大将军,成为蜀汉最后支柱,无人能出其右。他倾心尽力北伐二十年,却因成效不彰、耗费国力而招致后世责难。蜀汉灭亡时,与魏将钟会密谋复国,失败被杀。

【原文】

姜维字伯约,天水冀人也。少孤,与母居。好郑氏学[1]。仕郡上计掾,州辟为从事。以父冏昔为郡功曹,值羌戎叛乱,身卫郡将,没于战场,赐维官中郎,参本郡军事。建兴六年,丞相诸葛亮军向祁山,时天水太守适出案行[2],维及功曹梁绪、主簿尹赏、主记梁虔等从行。太守闻蜀军垂至[3],而诸县响应,疑维等皆有异心,于是夜亡保上邽。维等觉太守去,追迟,至城门,城门已闭,不纳。维等相率还冀,冀亦不入维。维等乃俱诣诸葛亮。

会马谡败于街亭,亮拔将西县千余家及维等还,故维遂与母相失。亮辟维为仓曹掾,加奉义将军,封当阳亭侯,时年二十七。亮与留府长史张裔、参军蒋琬书曰:“姜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诸人不如也。其人,凉州上士也。”又曰:“须先教中虎步兵五六千人。姜伯约甚敏于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此人心存汉室,而才兼[4]于人,毕教军事,当遣诣宫,觐见主上。”后迁中监军征西将军。十二年,亮卒,维还成都,为右监军辅汉将军,统诸军,进封平襄侯。

【注释】

[1]郑氏学:东汉末郑玄的学说。

[2]案行:例行巡查。

[3]垂至:突然抵达。

[4]兼:倍。

【译文】

姜维,字伯约,天水郡冀县人,他幼年的时丧父,后与寡母一起生活,喜好郑玄的经学。他出仕任本郡上计掾,州里征召他为州从事。姜维的父亲姜冏曾是天水郡功曹,时逢羌、戎少数民族叛乱,他挺身护卫郡守,死在战场,故此姜维受赐官为中郎,天水郡参军。建兴六年(228),丞相诸葛亮出师祁山,当时天水郡太守外出巡视,姜维和功曹梁绪、主簿尹赏、主记梁虔等一同随行。太守听到蜀军将到而各县都纷起响应,怀疑姜维等随行诸人怀有二心,因此当夜逃亡去把守上邽。姜维等发觉太守已去,追赶不及,赶到上邽城门下,城门已闭,太守不让他们进城。姜维等又一同返回冀县,冀县同样不收留他们。于是姜维等只好到诸葛亮那里投降。

等到马谡在街亭战败,诸葛亮带领西县一千多户及姜维等收兵返回,因而姜维与母亲失散。诸葛亮征用姜维为仓曹掾,官加奉义将军,封当阳亭侯,当时年仅27岁。诸葛亮在给留府长史张裔、参军蒋琬的信中说:“姜伯约对自己的职任忠心勤奋,思考问题详细周密,考察他的德行,即使李绍和马良等也不及他。此人的确为凉州的上等士人。”又说:“应先交给他五六千禁中兵卒。姜伯约非常敏于军事,既有胆略勇义,又精通用兵之道。此人忠心于大汉,而且才力过人,将军事大权交给他,宜派他进宫朝见主上。”后来姜维被升任为中监军、征西将军。建兴十二年(234),诸葛亮病逝,姜维回到成都,任右监军、辅汉将军,统率各军,又被晋封为平襄侯。

【原文】

延熙元年,随大将军蒋琬住汉中。琬既迁大司马,以维为司马,数率偏军西入。六年,迁镇西大将军,领凉州刺史。十年,迁卫将军,与大将军费祎共录尚书事。是岁,汶山平康夷反,维率众讨定之。又出陇西、南安、金城界,与魏大将军郭淮、夏侯霸等战于洮西。胡王治无戴等举部落降,维将还安处之。十二年,假维节,复出西平,不克而还。维自以练西方风俗,兼负其才武,欲诱诸羌、胡以为羽翼,谓自陇以西可断而有也。每欲兴军大举,费祎常裁制不从,与其兵不过万人。

十六年春,祎卒。夏,维率数万人出石营,经董亭,围南安,魏雍州刺史陈泰解围至洛门,维粮尽退还。明年,加督中外军事。复出陇西,守狄道长李简举城降。进围襄武,与魏将徐质交锋,斩首破敌,魏军败退。维乘胜多所降下,拔河关、狄道、临洮三县民还,后十八年,复与车骑将军夏侯霸等俱出狄道,大破魏雍州刺史王经于洮西,经众死者数万人。经退保狄道城,维围之。魏征西将军陈泰进兵解围,维却住钟题。

【译文】

延熙元年(238),姜维随大将军蒋琬驻守汉中,蒋琬升为大司马后,姜维任司马,多次独领一部分军队西进。延熙六年(243),姜维被升为镇西大将军,兼凉州刺史。延熙十年(247),他又被升为卫将军,同大将军费祎一起任录尚书事。同年,汶山平康县少数民族叛乱,姜维率军讨伐平息了反叛。又出兵陇西、南安、金城的边界,在洮西与魏国大将军郭淮、夏侯霸等交战。胡王治无戴等带领自己的部族归降,姜维送他们归返并对他们作好安排。延熙十二年(249),后主刘禅赐授姜维假节,使之再从西平出兵,不胜而还。姜维自以为自己熟悉西地风俗,且自负自己的才能武艺,计划联合各羌人、胡人的部落为羽翼,认为这样可以截占陇地以西的地方。姜维每每想要大举兴兵,费祎常常不听其谋而加以限制,拨给他的兵马不超过一万人。

延熙十六年(253)春,费祎去世。同一年的夏天,姜维率领数万人马从石营出兵,经由董亭,包围南安,魏国雍州刺史陈泰前往洛门解围。姜维因粮尽而退兵。次年,朝廷加姜维官为督中外军事。又出兵陇西,代理狄道县县长李简献城投降。姜维进兵包围襄武县,与魏国将军徐质交锋,斩首破敌,魏军败退。姜维乘胜进军,俘降不少敌兵,将河间、狄道、临洮三县的的百姓迁徙后引兵返还。后在延熙十八年(255),又与车骑将军夏侯霸等一道从狄道出兵,在洮西大败魏国雍州刺史王经,王经的部队死亡几万人。王经退守狄道城,姜维率军包围狄道城。魏国征西将军陈泰率领军队前来解围,姜维退兵驻扎钟题。

【原文】

十九年春,就迁维为大将军。更整勒[5]戎马,与镇西大将军胡济期会上邽,济失誓不至,故维为魏大将邓艾所破于段谷,星散流离,死者甚众。众庶由是怨讟[6],而陇已西亦骚动不宁,维谢过引负,求自贬削。为后将军,行大将军事。

二十年,魏征东大将军诸葛诞反于淮南,分关中兵东下。维欲乘虚向秦川,复率数万人出骆谷,径至沈岭。时长城积谷甚多而守兵乃少,闻维方到,众皆惶惧。魏大将军司马望拒之,邓艾亦自陇右,皆军于长城。维前住芒水,皆倚山为营。望、艾傍渭坚围,维数下挑战,望、艾不应。景耀元年,维闻诞破败,乃还成都。复拜大将军。

初,先主留魏延镇汉中,皆实兵诸围以御外敌,敌若来攻,使不得入。及兴势之役,王平捍拒[7]曹爽,皆承此制。维建议,以为“错守诸围,虽合周易‘重门’之义,然适可御敌,不获大利。不若使闻敌至,诸围皆敛兵聚谷,退就汉、乐二城,使敌不得入平,且重关镇守以捍之。有事之日,令游军并进以伺其虚。敌攻关不克,野无散谷,千里县粮,自然疲乏。引退之日,然后诸城并出,与游军并力搏之,此殄敌之术也”。于是令督汉中胡济却住汉寿,监军王含守乐城,护军蒋斌守汉城,又于西安、建威、武卫、石门、武城、建昌、临远皆立围守。

【注释】

[5]整勒:整顿。

[6]怨讟(dú):怨恨。

[7]捍拒:抵御。

【译文】

延熙十九年(256)春,姜维于驻地被任命为大将军。于是又整顿军马,与镇西大将军胡济约定在上邽会师,胡济失约未按期而至,故此姜维在段谷被魏国大将邓艾击败,士卒四散,死者很多。大家由此怨忿指责,而陇地以西地区也骚动不宁,姜维引咎自责,自请削职贬官,被降为后将军,行大将军事。

延熙二十年(257),魏国征东大将军诸葛诞在淮南反叛,拉出一部分关中军队东下。姜维想要乘敌方空虚进袭秦川,再次率领数万人马出骆谷,径直扑向沈岭。这时魏国在长城积囤的粮食很多而守兵甚少,探听姜维军队将到,都十分恐慌。魏国大将军司马望带兵抵御,邓艾也从陇右出兵前往相救,都驻军长城。姜维前进驻守芒水,倚山结寨扎营。司马望、邓艾傍依渭水坚守营寨,姜维几次率兵下山挑战,司马望、邓艾置之不应。

景耀元年(258),姜维听到诸葛诞城破兵败的消息后,率军返回成都,重新被任命为大将军。当初,先主刘备留魏延镇守汉中,都是重兵坚守各营寨以抵御外敌,敌人如果来攻,使他们越不过防御设置。至兴势战役,王平抵拒曹爽,都袭用此种办法。姜维提出,以为“交错防守各营寨,虽合于《周易》‘重门’的道理,但只可防御敌人,却不能获得更大的好处。不如探听敌军来到,各营寨即都收兵积粮,退守在汉、乐二城,让敌军进不了平川,并且以镇守层层关隘来抵御敌人。当有敌人来犯的时候就让游击部队并进,伺机攻击敌人。敌军攻关不得破,四野又无粮,从千里之外搬运粮草,自然疲乏不堪。待其退却之时,各城一齐出兵,与游击部队并力进击,这是歼灭敌人的好办法”。于是便命令督守汉中的胡济退守汉寿,将军王含守乐城,护军蒋斌守汉城,又在西安、建威、武卫、石门、武城、建昌、临远等处都建置防御工事。

【原文】

五年,维率众出汉、侯和,为邓艾所破,还住沓中。维本羁旅讬(托)国[8],累年攻战,功绩不立,而宦官黄皓等弄权于内,右大将军阎宇与皓协比[9],而皓阴欲废维树宇,维亦疑之,故自危惧,不复还成都。

六年,维表后主:“闻钟会治兵关中,欲规进取,宜并遣张翼、廖化督诸军分护阳安关口、阴平桥头以防未然。”皓征信鬼巫,谓敌终不自致,启后主寝其事,而群臣不知。及钟会将向骆谷,邓艾将入沓中,然后乃遣右车骑廖化诣沓中为维援,左车骑张翼、辅国大将军董厥等诣阳安关口以为诸围外助。

比至阴平,闻魏将诸葛绪向建威,故住待之。月余,维为邓艾所摧,还住阴平。钟会攻围汉、乐二城,遣别将进攻关口,蒋舒开城出降,傅佥格斗而死。会攻乐城,不能克,闻关口已下,长驱而前。翼、厥甫至汉寿,维、化亦舍阴平而退,适与翼、厥合,皆退保剑阁以拒会。

【注释】

[8]羁旅:漂泊他乡。讬国:寄寓他国。意为姜维原为魏国人,投降蜀国暂时安生,所以容易使人怀疑他用心不忠。

[9]协比:狼狈为奸。

【译文】

景耀五年(262),姜维率众出兵汉城、侯和,被邓艾击败,退还驻守沓中。姜维本是魏国人,托身异国羁旅他乡,连年攻战未立功绩,而宦官黄皓在朝廷玩弄权术,右大将军阎宇与黄皓狼狈一气,黄皓阴谋废除姜维代之以阎宇。姜维也怀疑黄皓,所以自己颇感危惧,不再返还成都。

景耀六年(263),姜维上表给后主刘禅说:“听说钟会在关中整军练兵,企图进攻我国,应该同时派遣张翼和廖化督率各军,分守阳安关口、阴平桥头,以防患于未然。”黄皓崇信鬼神巫术,说敌人最终不能自致,启奏后主中止这次军事计划,而朝中其他大臣全不知道此事。及至钟会即将进攻骆谷,邓艾即将进入沓中,然后才派遣右车骑将军廖化前往沓中援助姜维,派左车骑将军张翼、辅国大将军董厥等,前往阳安关口作为各边防营寨的外援。

等蜀军出发到阴平时,听说魏国将领诸葛绪向建威进军,故蜀军驻扎下来等待敌人。一个多月后,姜维被邓艾击败,退守阴平。钟会攻打包围汉、乐二城,另派将领进攻关口,蒋舒开城投降,傅佥奋战阵亡。钟会攻打乐城,未攻下,听说关口已经攻下,便率军长驱直往。张翼、董厥刚到汉寿,姜维、廖化也舍弃阴平退到那里,正与张、董会合,都退保剑阁抵抗钟会。

【原文】

会与维书曰:“公侯以文武之德,怀迈世之略,功济巴、汉,声畅华夏,远近莫不归名。每惟畴昔,尝同大化,吴札、郑乔,能喻斯好。”维不答书,列营守险。会不能克,粮运县远,将议还归。而邓艾自阴平由景谷道傍入,遂破诸葛瞻于绵竹。后主请降于艾,艾前据成都。维等初闻瞻破,或闻后主欲固守成都,或闻欲东入吴,或闻欲南入建宁[10],于是引军由广汉、郪道以审虚实。寻被后主敕令,乃投戈放甲,诣会于涪军前,将士咸怒,拔刀砍石。

会厚待维等,皆权还其印号节盖。会与维出则同轝(舆),坐则同席,谓长史杜预曰:“以伯约比中土名士,公休、太初不能胜也。”会既构邓艾,艾槛车征,因将维等诣成都,自称益州牧以叛。欲授维兵五万人,使为前驱。魏将士愤怒,杀会及维,维妻子皆伏诛。

郤正[11]着论论维曰:“姜伯约据上将之重,处群臣之右,宅舍弊薄,资财无余,侧室无妾媵之亵,后庭无声乐之娱,衣服取供,舆马取备,饮食节制,不奢不约,官给费用,随手消尽。察其所以然者,非以激贪厉浊,抑情自割也,直谓如是为足,不在多求。凡人之谈,常誉成毁败,扶高抑下,咸以姜维投厝无所,身死宗灭,以是贬削,不复料擿(摘)[12],异乎春秋褒贬之义矣。如姜维之乐学不倦,清素节约,自一时之仪表也。”

【注释】

[10]建宁:今四川西昌,与云南接壤。

[11]郤正:与姜维同时,同在蜀汉为官。景耀六年冬,邓艾兵临成都城下,刘禅举国投降,郤正撰写投降书。蜀亡随刘禅被迁往洛阳,后在西晋任官。

[12]料擿:指摘,责难。

【译文】

钟会致姜维书信说:“公侯您文武全才,超世谋略,功扬巴、蜀,声播华夏,远近无不推崇。每每思念以往,我们同朝共沐大魏教化,吴季札、郑子产的友谊,可用来譬喻我们之间的关系。”姜维并不复信,而是布置各军扎营守险。钟会进攻不下,加之粮草运输路程遥远,便计划撤军。而此时邓艾从阴平由景谷道小路进入蜀境,在绵竹战败诸葛瞻。后主刘禅向邓艾请降,邓艾进驻成都。姜维等一开始听说诸葛瞻战败,又有传说说后主准备死守成都,也有传说说后主打算东往吴国,还有传说说后主要南往建宁,于是姜维退兵到广汉、郪县一带,在途中查明情况虚实。不久后主下令投降,姜维方放下武器,解除铠甲,到涪县钟会军前投降。将士们都十分愤怒,拔刀砍石。

钟会厚待姜维等,把印号节盖暂时都还给姜维。钟会同姜维出则同车,坐则同席,钟会对长史杜预说:“用姜伯约来比中原的名士,即使诸葛诞、夏侯玄也赶不上他。”钟会在构陷邓艾后,邓艾被监押囚车送往魏都。钟会带着姜维等进入成都,自称益州牧,反叛魏国。钟会要给姜维五万人马,作为先锋部队。魏国将士十分愤怒,杀死钟会及姜维,姜维的妻子儿女都被杀害。

郤正撰文论述姜维说:“姜伯约居上将之显位,处群臣之首列,住室简陋,家无余财,侧室无侍妾之欢,后庭无音乐之娱,衣服仅求够用,车马仅求乘用,节俭饮食,不华不奢,公家所给费用,随时用尽不留。分析他这样做的原因,并非为了激励贪浊者抑制情欲,限制自己,只是满足于现有条件,而无过多要求。人们谈论古今人物,常常赞扬成功者而贬低失败者,赞誉高位者而贬抑在下者,都认为姜维错投蜀国最后身死家灭,因此贬损他,而不进行具体分析,这与《春秋》褒贬人物的义旨极不相同。像姜维这样好学不倦、清廉朴素之人,应为一代之楷模。”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