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杂篇·说剑》原文鉴赏

作者:高源 来源:原创

摘要:《庄子·杂篇·说剑》原文鉴赏 (解题) 本篇就

庄子·杂篇·说剑》原文鉴赏

(解题) 本篇就故事的情节而为篇名。文风及思想均与 《庄子》 不协,酷似纵横家言。可能因故事中的主人公庄子自称为周,误以为庄派之作而入《庄子》 书中。篇中提及“刑德”,此论是黄帝的主张,本篇或系黄帝派之作。篇幅较长,分两段校译。

主旨在宣扬霸王为业。

原 文



昔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日夜相击于前,死伤者岁百余人,好之不厌。如是三年,国衰,诸侯谋之。太子悝患之,募左右曰:“孰能说王之意止剑士者,赐之千金。”左右曰: “庄子当能。”太子乃使人以千金奉庄子。庄子弗受,与使者俱往见太子,曰: “太子何以教周,赐周千金?”太子曰:“闻夫子明圣,谨奉千金以币从者(一)。夫子弗受,悝尚何敢言?”庄子曰:“闻太子所欲用周者,欲绝王之喜好也。使臣上说大王而逆王意,下不当太子,则身刑而死,周尚安所事金乎?使臣上说大王,下当太子,赵国何求而不得也!”太子曰: “然。吾王所见,唯剑士也。”庄子曰:“诺。周善为剑。”太子曰:“然吾王所见剑士,皆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二),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三),王乃说之。今夫子必儒服而见王,事必大逆。”庄子曰: “请治剑服。”治剑服三曰,乃见太子。

解 说



(一)“谨奉千金以币从者”: “币”礼物。用为动词,即赠送。不言送给本人,而言送给从者,是谦词。

(二)“曼胡之缨”:“曼”通漫,散也。“胡”《说文》段注以为牛颈下的垂肉。“缨” 系帽的带子。

(三)“瞋目而语难”: “难” 音南去声 (nan),责也。“语难” 嘴里骂骂咧咧。

语 译



当年赵文王喜欢弄剑,剑客盈门,数达三千多人。不分白天黑夜在赵王的面前击剑,一年里要死伤一百多人。赵王还是乐此不疲。这样持续了三年,国力减弱了,诸侯国都在打它的主意。太子悝大为担忧,向身边的人征募说:“谁能够使老王高高兴兴地不再用剑客的,我赠送给千金。”身边的人说:“庄子应该是可以的。”太子于是派人带着千金奉送庄子,庄子不受,于是与派来的人一起来见太子,说: “太子要我来做什么事情,竟然送我千金?” 太子说:“听说你很圣明,敬送千金犒劳犒劳你的随员。老先生不肯收纳,我还怎么敢说呢。”庄子说: “据说太子所要用我的,是要断绝大王的爱好。假如我上顺说大王而违反了大王的心意,下不能称合太子的意图,本身就要受刑而死,我还要钱有什么用处?假如我上取得大王的欢心,下称合了太子的意图,这样一个赵国,要什么不行啊!” 太子说: “这话也是。我们大王所要见的,只有剑客。” 庄子说: “好。我很善于使剑。” 太子说: “可是我们大王所见到的剑客,都是披散着头发,翘着两鬓,压着额头的帽子,帽带散乱地垂在脖子下边,穿着后身短的衣服,直瞪双眼,嘴里骂着。大王就喜欢这个。假如老先生要穿着儒生的服装去见大王,事情一定会糟糕的。”庄子说:“那就换穿剑装。”他换穿剑装三天之后,就去见太子。

原 文



太子乃与见王。王脱白刃待之。庄子入殿门不趋,见王不拜。王曰: “子欲何以教寡人,使太子先(一)。” 曰:“臣闻大王喜剑,故以剑见王。” 王曰: “子之剑何能禁制(二)?”曰:“臣之剑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王大悦之,曰: “天下无敌矣。”庄子曰: “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臣愿得试之。”王曰: “夫子休,就舍待命,令设戏请夫子(三)。”王乃校剑士七日,死伤者六十余人,得五六人,使奉剑于殿下(四),乃召庄子。王曰:“今日试使士敦剑(五)。”庄子曰:“望之久矣!”王曰:“夫子所御杖,长短何如?” 曰: “臣之所奉皆可。然臣有三剑,唯王所用。请先言而后试。”王曰:“愿闻三剑。”曰:“有天子剑,有诸侯剑,有庶人剑。”王曰: “天子之剑何如?”曰:“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六),齐、岱为锷(七),晋、魏为脊(八),周、宋为镡(九),韩、魏为夹(十),包以四夷,裹以四时(十一),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 文王芒然自失,曰: “诸侯之剑何如?” 曰: “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桀士为夹。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 下法方地,以顺四时; 中和民意,以安四乡。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此诸侯之剑也。”王曰:“庶人之剑何如?”曰:“庶人之剑,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相击于前,上斩颈领,下决肝肺。此庶人之剑,无异于斗鸡,一旦命已绝矣,无所用于国事。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剑,臣窃为大王薄之(十二)。”王乃牵而上殿,宰人上食,王三环之。庄子曰:“大王安坐定气,剑事已毕奏矣。”于是文王不出宫三月,剑士皆服毙其处也(十三)

解 说



(一) “使太子先”:“先”引见也。

(二)“子之剑何能禁制”:“何能禁制”直译为能够制服什么,实言有多大威力。

(三) “令设戏请夫子”: “令”注家多以为衍,但有亦非赘,意为派人。“戏” 比试的场所。

(四)“使奉剑于殿下”: “奉” 通捧。

(五)“今日试使士敦剑”:“敦”音堆(dui),治也,演练之意。“使士敦剑”是谦词。

(六)“以燕谿、石城为锋”: “燕谿、石城”北方之地。“锋”剑的尖端。

(七) “齐、岱为锷”: “齐、岱” 在东方。“锷”剑的利刃。

(八)“晋、魏为脊”: “魏”后有“韩魏为夹”之句,“魏”不能重出,注家多以为“卫”之误。可从。韩魏地域毗连,此魏不会有误。但“晋”也有问题。晋是春秋时的强国,韩、赵、魏三家分晋以后,到战国,晋已不复存在。“脊”剑的背,高如脊,实即剑身。当与锋、锷相近。应该偏东,故推定“晋” 乃 “鲁” 形近而误。

(九) “周、宋为镡”: “镡”剑身的底处,为一圆环。

(十) “韩、魏为夹”: “夹” 剑的手持处,即把。

(十一)“裹以四时”:“四时”这里讲的是地域,不当出以“四时”,疑为“四海” 之误。

(十二)“臣窃为大王薄之”:“窃”注家以“私”为解,实有暗自之意,即偷偷地。

(十三) “剑士皆服毙其处也”: “服”通伏。

语 译



太子带了庄子去见赵王。赵王亮出利剑等在那里。庄子不紧不慢地走进殿门,见到赵王也不施礼。赵王说:“你想对我讲些什么,干什么要太子来引见?”〔庄子〕说:“臣下听说大王喜欢弄剑,所以就拿剑来见大王。”赵王说:“你的剑有多大威力?”〔庄子〕说:“臣下的剑十步之外就能杀人,千里之内通行无阻。” 赵王非常高兴,说: “天下无敌了。”庄子说: “要讲用剑,出手给人以无力的感觉,摆出使对手有机可乘的架势。在对手进式之后发动进攻,在他的剑还没有到的时候就把他击中。臣下希望试它一试。”赵王说:“老先生还要等一等,请回馆舍听信。我派人安排好比试的场地再来邀请老先生。”赵王用了七天的时间对剑客进行了选拔,其间死伤六十多人,选中五六个,然后让他们捧了剑立在殿下,请来庄子。赵王说: “现在让剑客们演习一下剑术。”庄子说: “盼望这一天很久了!” 赵王说: “老先生使用的家伙,要有多少长短?” 〔庄子〕说:“我所用的长短都可以。可是臣下有三具剑要供给大王选用。请让我先来说说然后再来比试。”赵王说:“想听听这三具剑。”〔庄子〕说: “一具是天子剑,一具是诸侯剑,一具是庶人剑。”赵王说:“天子剑是怎样的?”〔庄子〕说:“天子剑是以北方的燕谿、石城作剑尖,齐国、泰山作剑刃,鲁国、卫国作剑身,周和宋国作剑托,韩国、魏国作剑把。用四夷来包围,用四海来束裹,用渤海缠绕,用恒山做带,用五行制约,用刑德论评,用阴阳启动,把握在春夏,行动在秋冬。这具剑,直取无可阻挡,高举无过其上,下按不能再低,挥动起来自如任意。向上切断浮云,向下斩断地的经络。这具剑一经使用,匡正诸侯,天下都听命了。这是天子剑。” 赵王愣愣地不知所措,说:“诸侯剑是怎样的?”〔庄子〕说:“诸侯剑,用有智有勇的人作剑尖,用清正廉洁的人作剑刃,用有能力心地善良的人作剑身,用忠实圣明的人作剑托,用出类拔萃的人作剑把。这具剑一样是直取无可阻挡,高举无过其上,下按不能再低,挥动起来也自如任意。上取法于圆天,以顺应日、月、星辰; 下取法于方地,以顺应春夏秋冬; 中间理顺民情,以安定四境。这具剑一经使用,像巨雷的轰震。全国之中,就没有不心悦诚服而听从君命的了。这是诸侯剑。” 赵王说: “庶人剑是怎样的?”〔庄子〕说: “庶人剑,披散着头发,翘着两鬓,戴压着额头的帽子,帽带散乱地垂在脖子下边,穿着后身短的衣服,直瞪双眼,嘴里骂着,在人前互相厮杀,上砍杀头颈,下挖抽肝肺。这是庶人剑,和斗鸡没有两样。一下子其命已绝,对于国家的征战毫无所用。可大王你有天子的品位却喜好庶人之剑,臣下暗自替大王感觉太不值得。”赵王拉住庄子的手走上殿来,管理烹饪的职司送上酒饭,赵王围着桌案走了几匝。庄子说:“大王坐下来休息休息,关于弄剑的事已经启奏完毕了。”就这样,赵王几个月都没有出宫,剑客们都在住所里自杀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