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氓》诗词原文赏析|名句解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氓①

《诗经·卫风》

名句: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导读】

本篇选自《诗经·卫风》,是春秋时期卫国(大约在今河南淇县一带)的诗歌。诗中通过女主人公对自己错误爱情和不幸婚姻的诉说,表现了她悔恨的心情。本诗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被遗弃的妇女形象,是一首有名的“弃妇诗”。

【原诗】

氓之蚩蚩②,抱布贸丝③。

匪来贸丝④,来即我谋⑤。

送子涉淇⑥,至于顿丘⑦。

匪我愆期⑧,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⑨,秋以为期⑩。

乘彼垝垣○1,以望复关○12。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13。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14。

尔卜尔筮○15,体无咎言○16。

以尔车来○17,以我贿迁○18。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19。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20。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21。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2。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23。

自我徂尔○24,三岁食贫○25。

淇水汤汤○26,渐车帷裳○27。

女也不爽○28,士贰其行○29。

士也罔极○30,二三其德○31。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32。

夙兴夜寐○3,靡有朝矣○34。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35。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36。

静言思之○37,躬自悼矣○38。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39。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40。

总角之宴○41,言笑晏晏○42。

信誓旦旦○43,不思其反○4。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45!

【注释】

①氓(ménɡ):民。古代多指男子。②蚩(chī)蚩:同“嗤嗤”,嬉笑的样子。一说,敦厚的样子。③布:货币。贸:买,交易。一说“布”指布匹,“贸”是交换。④匪:通“非”。⑤即:就,凑近。谋:商量。这句是说,来这里找我商量婚事。⑥子:你。涉:渡水。淇:淇水,卫国的一条河流。⑦顿丘:春秋时卫国邑名,在今河南浚县西,淇水东面。⑧愆期:延误日期。愆:错过。⑨将(qiānɡ):愿,请。⑩秋以为期:以秋天为婚期。○1垝(ɡuǐ)垣:坍坏的墙。○12复关:犹言重关,当时“氓”所居之地。借以指此男子。○13涟涟:泪流的样子。○14载:助词,略带“乃”、“且”、“又”的语气。○15尔:你。卜:用龟甲卜卦。筮(shì):用蓍草占卦。○16体:指卦象,即占卜的结果。无咎言:犹言卦上无凶辞。○17车:指迎亲的车。○18贿:财物,指陪嫁之物。○19沃若:润泽的样子。这里用桑叶茂盛润泽喻女子正值年轻美貌时期。一说,喻情爱正浓时期。○20于(xū)嗟:即吁嗟,叹词。鸠:鸟名。《毛传》说:鸠“食桑葚过,则醉而伤其性”。此以鸠鸟不可贪食桑葚,喻女子不可为爱情所迷。○21士:称男子。耽:着了迷,沉溺于欢乐。○2说:“说”读为脱,解脱。○23“桑之落矣”两句:桑叶一凋零,就会枯黄掉下。矣:助词,表示停顿,等待下文说明。其:(副词)将,要。陨:落下。此以桑叶黄落喻女子容颜衰老。一说,喻男子的情爱已衰。○24徂(cú):往。指嫁往男家。○25食贫:过贫苦的生活。○26汤汤(shānɡshānɡ):水盛的样子。○27渐(jiān):浸湿。帷裳:车旁的布幔。此两句言女子被抛弃后渡淇水而归。○28爽:差错。○29贰其行:行为前后不一。○30罔极:无常,没有准儿。○31二三其德:三心二意,反复无常。这里“二三”用作动词。○32靡室劳矣:意谓不以操持家务为劳苦。靡:无,不。○3夙兴夜寐:早起晚睡。○34靡有朝矣:不是一天了,意即天天如此。靡:非,不是。○35“言既遂矣”两句:你的目的达到了,就对我粗暴起来了。言:句首语助词。遂:达。一说“遂”犹“久”。言既遂矣:指日子过得久了。○36咥(xì):大笑的样子。○37言:语助词。○38躬:身,自己。悼:悲伤。○39“及尔偕老”两句:言从前曾相约和你偕老,现在“偕老”之说只有使我怨恨了。及:与。偕老:一同过到老。○40“淇则有岸”两句:以“淇有岸”和“隰有畔”反喻自己愁思无尽。隰(xí):低湿之地。泮:通“畔”,边。○41总角:男女未成年时结发成两角。宴:安乐,欢乐。意思是此女子当在未成年时已与此男子相识。○42晏晏:柔和的样子。○43旦旦:明白。○4不思其反:没想到他违反了当初的誓约。反:违反,变心。○45“反是不思”两句:既然他违反了誓约,不思念当初,也就算了吧!已:终止,完了,罢了。焉哉:两个助词连用,加重语气,这里表示感叹,相当于“吧”。

【译诗】

那个人啊笑嘻嘻,抱着布匹来换丝。

他哪真是来换丝,来了就只谈婚事。

谈完送你过淇水,直到顿丘不忍回。

不是我啊误婚事,你没请到好媒人。

请你不要生我气,就以秋天作婚期。

登上那堵坏城墙,为把复关人儿望。

没有看到复关人,心中焦急泪汪汪。

等到看见复关人,又是笑来又是讲。

你已求神问过卦,卦相没有不吉祥。

把你车子驾着来,把我嫁妆一起搬。

桑树未到凋谢时,它的叶儿多柔润。

小斑鸠啊小斑鸠,切莫贪嘴吃桑葚。

好姑娘啊好姑娘,莫把男人爱得深。

男人如果爱上你,到时他会把你抛。

女人若把男人恋,你就永远丢不开。

桑树到了凋谢时,黄叶纷纷往下落。

自从我到你家来,过了多年苦生活。

淇水流得汪洋洋,浸湿我的车布幔。

我的行为无差错,你的行为却两样。

男人心啊不可测,三心二意坏心肠。

我做媳妇已多年,每天家务做不完。

早起晚睡埋头干,没有一天不这样。

你的目的已达到,就对我啊来粗暴。

哥哥弟弟不知道,反而还把我来笑。

静下来后细细想,只有自个把心伤。

原曾相约同偕老,现在提起苦难熬。

淇水汪汪还有岸,隰地长长还有边。

我俩小时多快乐,说说笑笑多欢爱。

山盟海誓许了愿,谁知你不想从前。

过去恩爱你不想,算了算了莫再讲!

【赏析】

这是一首弃妇诗。诗中以女主人公追忆往事的口吻,自述了自己与“氓”从恋爱、结婚、婚后受虐待及至被弃的整个过程。感情悲愤、态度决绝,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社会男女不平等的婚姻制度对女子造成的伤害。

全诗共分六部分(六章)。第一章追述氓向女主人公求婚的经过,写女子经不住氓的多次纠缠,最后答应了婚期。第二章追述结婚的经过,写女子结婚时诚挚的恋情和盼望氓来迎娶的情景。第三章写女子自悔轻陷于情。甜蜜的爱情非常短暂,氓很快就冷淡下来,暴露出其薄情的一面,女子非常后悔。“于嗟女兮,无与士耽”是她的深切感言。第四章和第五章写女子婚后悲惨的生活和痛苦的心情。女子早起晚睡操劳家务,容颜衰老,氓冷漠粗暴,最后抛弃女子。女子痛斥氓“士也罔极,二三其德”,同时因无所归依而自悲不幸。第六章写女子断然与氓决绝。在看透氓是一个反复无常、用情不专的小人后,经过怨恨、悲伤和绝望,女主人公痛定思痛,决心断绝和氓的婚姻,毅然离开了氓。

这首诗运用现实主义典型化的方法再现生活,揭示矛盾,成功地塑造了“氓”这样一个“婚前是羊,婚后是狼”的负心汉形象,以及对爱情忠贞、由单纯天真到成熟刚毅的被损害的弃妇形象,具有典型意义。诗歌多处采用比兴和对比的手法,使语言生动形象,切合人物的处境际遇,富于生活气息,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如“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比喻女子初婚时年轻貌美、受人爱怜的幸福情景;“于嗟鸠兮,无食桑葚”比喻劝说女子不要贪恋男士;“桑之落矣,其黄而陨”比喻容貌很快衰退;“淇则有岸,隰则有泮”反比女主人公的痛苦无边无涯。而第三、四章开头的比喻句又兼有起兴的作用。既是事件的开头,又具有象征意义,引起联想,产生形象鲜明、诗意盎然的艺术效果。这种比和兴兼而有之的特点,使诗歌更富有艺术魅力。此外,诗歌长于描写女主人公的内心活动和感情变化,切合现实,一气呵成。其中“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几句,是女子概括她在错误爱情和婚后痛苦生活中体会出来的沉痛教训,具有较广泛的社会意义,成为千百年来被人们引用的名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