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稹《行宫》原文|注释|赏析

作者:元稹 栏目:元稹诗集 2020-05-04 21:57:36

元稹《行宫》原文|注释|赏析

寥落古行宫②,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注释

①行宫,帝王出行时居住的宫殿。

②寥落:寂寞冷落。

赏析

白居易有《上阳白发人》,写宫女的一生被弃置和消磨在洛阳上阳宫这样的行宫的事,所以有人认为元稹这首《行宫》就是一个极简版的《上阳白发人》,但越是简洁、越是含蓄,可能包含的意蕴就越丰富,这首《行宫》可能是写宫女被弃置的哀怨伤感,但也可能包含着更多的意蕴,这种意蕴在诗中好几个语辞和意象当中富于暗示性地表现了出来。

一个是“寂寞”。衬托着古行宫的“寥落”,开篇就营造了荒芜寂寥的环境特征,同时也是情感特征。这很像是直接描写“白头宫女”的“寂寞”,因为她的一生就像那宫花一样,虽然灿烂地开放,却注定无人欣赏,只能寂寞地凋谢。“宫花寂寞红”这五个字当中,“宫花红”与“寂寞”形成强烈反差,有“以丽景写哀辞”的味道。但是这个情境又似乎并不仅仅是象征着这个白头宫女,同时也是象征着盛世繁华的远去,象征着安史之乱后的人们的普遍心境。这种象征意蕴在后两句的语辞意象中进一步地体现出来了。

一是“白头宫女”。这就更像是白居易《上阳白发人》中所描写的白头宫女,但白居易的诗通过主旨“愍怨旷也”和内容的表现,有着明确的所指,而元稹《行宫》所写的白头宫女,对于“白头”的理解,可以是说她在寥落的行宫中消磨了青春和人生,也可以是说她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看尽了人世的繁华与变乱。正如后来杨慎的《临江仙》:“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所以下句“闲坐说玄宗”,相应地也有双重意蕴:既暗示这白发宫女从玄宗朝就已入宫,是被杨妃“侧目”和被玄宗所弃置的一个寂寞多年的宫女;也暗示着这白发宫女怀念着玄宗时的繁华盛世。所以,“玄宗”在这里是寄托着对于个人的青春和国家的盛世的怀想的、二而一的一个符号。“闲坐”这个词,也语平淡而意深长,有一种将一切繁华与变乱、大喜与大悲归于平淡,然而终归不免苍凉的震撼感。

前人都称赞这首诗言简意长,二十字能抵《长恨歌》和《连昌宫词》和这《上阳白发人》。当然,短有短的好处,长有长的优点,相互都不能替代,这正是长诗短诗、古体律体、律诗绝句各种体裁并存的原因所在;且短诗有短诗的难写,长诗有长诗的难写,关键还得看诗人的才情和具体的艺术表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