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百花卷与史甥题曰漱老谑墨》题画诗赏析

作者:张亮 来源:原创

摘要: 徐渭世间无事无三昧①,老来戏谑涂花卉②。藤长刺阔臂几枯③,三合茅柴不成醉④。葫芦依

徐渭

世间无事无三昧,老来戏谑涂花卉

藤长刺阔臂几枯,三合茅柴不成醉

葫芦依样不胜揩,能如造化绝安排?

不求形似求生韵,根拨皆吾五指栽。

胡为乎,区区枝剪而叶裁?

君莫猜,墨色淋漓两拨开。

【注释】

①三昧:佛家语,原指佛家修行方法的一种,即排除一切杂念,令心神平静,后多指诀窍,奥秘。②戏谑(xue):玩笑游戏。③几:几乎。④合(ge):旧容器之量词,为一升的十分之一。茅柴:市沽的薄酒。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老盆初熟杜茅柴,携向田头祭礼来。” ⑤揩:国画的一种技法,介于皴、染之间,用干笔在刚皴染的部位揩擦,使笔墨显得浑厚。⑥区区:小,少。

【评说】

本诗选自徐渭《徐文长三集》卷五。

我们看徐渭传世的大量画作,其形象的描绘,凭借于淋漓的水墨,横涂大抹,皆给人以形影如幻之感。所画形象都是一挥而就,从不描头画角,亦不刻画修饰,笔有未到而意已足,形有不备而神已全。他作画“破除诸相”,当然也就不求形似,而且追求“舍形”,追求“不甚似”。他有一首题竹诗《写竹赠李长公歌》云:“山人写竹略形似,只取叶底潇潇意。譬如影里看丛梢,那得分明成个字。”

这首诗则更为全面、生动地反映了他创作时自由奔放的挥写情景,和“不求形似求生韵”的旨趣。同时也表露了他反对依样葫芦地追摹自然形象的观点。追摹自然是以外物为主,我为客,我是拘束的,被动的;“不求形似求生韵”则相反,我为主,是自由主动的。他画作中的“情”和“生韵”,正是他“不求形似”、“破除诸相”而获得的。

诗中首先以幽默的叙事笔调描绘出自己作画时的情景,为下面画论的阐发提供了形象基矗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有其奥秘、三昧,戏谑笔墨,狂涂花卉,泼墨写意是我老来作画的诀窍。为使笔力狂肆,飞逸飘洒,便借助三合薄酒,心神介于醉与不醉之间,于是乎画作便摆脱了理性的羁绊与束缚,一任主观情志的驱遣。试看画中的长藤、粗刺、枯枝,便是主观情怀的外化。而后,画家便开始进入全诗的核心,阐发自己对大写意的主张。作为画家,决不能依样画葫芦,也不能斤斤计较于笔墨技法,为使画面圆润就反复揩擦,岂不知如此做法远不如自然造化的绝意安排。一个问句引人沉思,那么画家的追求是什么呢?“不求形似求生韵”,根茎枝叶皆为五指所创,从不为法度所限,这正如他在题画梅中所说:“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因而,徐渭也就反对那种“剪枝裁叶”,过分追求细枝末节的做法。对倪云林“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密、枝之斜与直哉”的理论作了进一步的发展和深化。

此诗乃徐渭题于为外甥所作的《百花卷》上的,其中他尤为突出“漱老谑墨”。漱老,徐渭的别号,所谓“谑墨”就是游戏笔墨,与诗中“戏谑涂花卉”的精神一致,互相映衬,所以,将本诗视作徐渭大写意的宣言也未尝不可。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