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谓《同王征君洞庭有怀》原文、赏析、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同王征君洞庭有怀

张 谓

八月洞庭秋,潇湘水北流。

还家万里梦,为客五更愁。

不用开书帙,偏宜上酒楼。

故人京洛满,何日复同游?

张谓,生卒年不详,字正言,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人。玄宗天宝二年(743)举进士,天宝十三、十四载间,曾在安西北庭都护府封常清幕为属官,参与军中谋划,立过功勋。肃宗乾元元年(758)为尚书郎。代宗大历二、三年间(767—768)任潭州(今湖南长沙)刺史,后入朝担任太子左庶子、礼部侍郎等官职。《全唐诗》录其诗一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其诗一首又二句。

《同王征君洞庭有怀》一作《同王征君湘中有怀》,此诗当作于张谓大历二、三年间潭州刺史任上。“同”即和,“征君”是对曾受朝廷征召而未任职的人的称呼。“王征君”生平不详。

首联扣题。起句写洞庭湖,一是强调了“八月”,八月是洞庭湖水最满,也是最壮观的时候,二是强调了“秋”,因为秋天是最能引起人们思乡,最能引起人们伤感的季节。我们自然会想起《九歌·湘君》中所描写的意境:“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次句写潇、湘二水,强调了“北流”,因为作者是北方人,长安与洛阳也在北方,很容易使人联想起二水北流,自己却不能北归。

颔联承上写梦中实现自己回家的愿望。三句写既然现实不允许自己回家,那么就在梦中实现自己回家的愿望。在梦中实现了与相距万里之遥的亲人团聚,则其回家愿望之强烈也就可想而知了。四句写梦醒之后分外忧愁,因为现实的苦恼与梦境的欢乐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颈联承上写愁。五句写本来想用读书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实践证明,毫无效果,所以连书都懒得打开了。“书帙”,装书用的袋子,因为唐代图书采用卷轴的装帧形式,按照内容,将若干卷图书放在一个袋子里,以便保管和使用。六句写最好的办法就是借酒浇愁。

尾联直截了当地道出怀乡的情绪。作者在诗中特别强调了对“故人”,也即老朋友的思念。其所思念的地点是西京长安与东都洛阳也说明了这一点。可见他怀念的内容有亲情、友情,也考虑到自己的命运与前途。末句采用设问的方法,表达了与亲人、友人见面的强烈愿望。

这首诗的特点是诗意连贯而下若串珠,显得非常自然而流畅。明唐汝询《唐诗解》卷三十六分析了这一点:“此北人南客,因感秋而思念其家乡也。观水之北流,便有思洛意。然身不可往,而梦还其家,梦醒则愁极。五更矣,此岂开帙之时乎?惟登酒楼以消忧也。于是,既念其家,复念其友,且叹归期之未可卜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