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適《醉后赠张九旭》原文、赏析、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醉后赠张九旭

高 適

世上漫相识,此翁殊不然。

兴来书自圣,醉后语尤颠。

白发老闲事,青云在目前。

床头一壶酒,能更几回眠。

高適,卷一《咏史》已介绍。玄宗开元二十四年(736),诗人应征赴长安参加科制考试无成。次年在京结交张旭、颜真卿等名流,《醉后赠张九旭》当作于此时。张九旭,即张旭,字伯高,排行第九,吴县(今江苏苏州)人。曾任左率府长史,也称张长史,著名书法家,被尊为草圣。

首联评论社会上的交友风气。起句批评社会上不良的交友风气。“漫相识”,清沈德潜《唐诗别裁集》卷十解释道:“世俗交谊不亲,而泛云知己,所谓‘漫相识’也。”次句充分地肯定了张旭的交友态度。清王尧衢《唐诗合解笺注》卷八说:“只此二句,已将张旭举止性情托出。”

以下六句具体写张旭的举止性情。三句写张旭的书法成就,《新唐书·文艺传》称其“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头濡墨而书,既醒自视,以为神,不可复得也”。“兴来”道出了他写字作书乃率兴所为,没有什么计划性,也没有什么功利目的。“书自圣”,指自然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这句诗有两层意思:其一是说他的书法虽为率性之作,也达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其二是说正因为他的书法是率性所作,所以才到达超凡入圣的境界。四句写张旭醉后出语颠狂,张旭有个外号叫张颠,一个“颠”字道出了他的个性特征,而“酒后”两字,说明了他出现颠狂状态是有条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措辞十分准确。

五句写他不思进取,在闲散中老去,《新唐书·文艺传》称其“初,仕为常熟尉,有老人呈牒求判,宿昔又来,旭怒其烦,责之”。于此可见他对政绩与提升不在意,对烦琐的文牍工作也不大感兴趣。六句说他被唐玄宗任命为书学博士。据《唐六典》卷二十一记载,书学博士设在国子监,官阶从九品下。职位虽不高,但是由于唐太宗与唐玄宗特别重视书法,所以拥有这一职位很荣耀。当然张旭本人是不会在意于此的。

尾联写张旭之旷达生活。床头放着一壶酒,想喝就喝,喝醉了就睡,因为他考虑到人生苦短,畅饮酣睡没有几回。“更”即还,还能有的意思。

此诗好在写出了张旭狂放的性格,高適本人就是一个使气任性之人,生活道路非常坎坷,所以对张旭的性格能有深入的理解。而且此诗也为诗人醉后率性所为,与张旭醉后作书有共通之处,所以也显得酣畅淋漓。此诗在结构上以两句开头,六句直叙张旭举止性情,通篇不事雕琢,一气呵成,也令人称奇。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