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適《咏史》原文、赏析、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咏  史

高 適

尚有绨袍赠,应怜范叔寒。

不知天下士,犹作布衣看。

高適(约700—765),字达夫,史称渤海蓨(今河北景县)人。《旧唐书·高適传》称其“少濩落,不事生业,家贫,客于梁(今河南开封)、宋(今河南商丘),以求丐取给。”曾从军,求援引无结果。年五十,举有道科,授封丘县(今河南封丘)尉,不得志,入哥舒翰陇右(陇山以西)节度使幕,充掌书记。后任剑南西川节度使,被召回京,任刑部侍郎,转散骑常侍。高適为盛唐边塞诗代表人物之一,《四库全书》收《高常侍集》十卷,《全唐诗》录其诗四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其诗十二首又四句。

咏史诗是诗人以史实为题材来抒情、言志或说理的诗。从高適的生活经历来看,他直到50岁才时来运转,可见他在人生的道路上也是艰辛备尝,感慨颇多的。此诗当是诗人发迹前的作品,表现了诗人怀才不遇的心情。

前两句写史实。据《史记·范雎传》介绍,范雎字叔,魏国人,想报效魏王,因为缺少活动经费,所以先为魏中大夫须贾服务。范雎跟随须贾出使齐国。齐襄王听说范雎口才很好,就赠给他不少礼品,没给须贾礼品。须贾很生气,回国后在魏相面前告范雎里通外国。魏相大怒,将其毒打了一顿,以为他被打死了,就将他用芦席一裹扔在厕所里。范雎设法逃到秦国,化名张禄,并当上了秦国的宰相。范雎听说须贾出使秦国,于是就穿着破衣服去见他,须贾发现范雎没死大吃一惊,见他显得很冷的样子,生了同情心,留他吃饭,并送给他一件“绨袍”,也就是做得很粗糙的袍子。后来须贾发现所要见的张禄就是范雎,于是登门谢罪。范雎念他还有点同情心,就将他放了。一、二两句写的就是这件历史故事。

后两句写诗人对这件事的看法。“天下士”指对国家的命运和前途有重要影响的知识分子。“布衣”指普通的平民百姓。这两句诗的意思是说,将能影响国家的命运和前途的第一流人才看成了一名普通的平民百姓。这首先是对须贾的批判,他于若干年后在秦国遇到范雎,居然还认为他真的就是一个穿着破衣烂衫的穷光蛋,他对人的认识水平没有一点提高。因为,范雎作为他的随从居然能够受到齐襄王的赏识;他被魏相打得半死不活居然能够从魏相的鼻子底下逃走;若干年后在齐国穿着破衣烂衫居然能够到使节的住所主动与他见面:凡此种种,都表明范雎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但是须贾居然毫无觉察,则须贾之平庸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这首诗最主要的还是诗人通过这件史实来抒发自己长期怀才不遇的愤懑之情。事实证明高適就是一位天下士,作为一位封疆大吏,他能够坐镇一方;而作为一位诗人,他也能在文学史上留名。但他在50岁以前,居然无人赏识,甚至找不到一个展示自己抱负与才华的机会。这样看来此诗所蕴涵的怀才不遇的情绪也是很深沉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