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赏析

作者:辛弃疾 栏目:辛弃疾诗集 2021-03-16 17:05:14

摸鱼儿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

【题解】

本篇选自《稼轩词编年笺注》卷一。

辛弃疾(1140—1207),字幼安,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南宋词人。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但均未被采纳。长期落职闲居于江西上饶、铅山一带。其词以豪放为主,与苏轼并称“苏辛”。有《稼轩长短句》。今人邓广铭有《稼轩词编年笺注》。

摸鱼儿,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本名“摸鱼子”,又名“山鬼谣”、“陂塘柳”等。宋孝宗淳熙六年(岁次己亥),辛弃疾由湖北转运使调任湖南,作此词赋别。漕,漕司,宋称转运使为漕司,管钱粮之官。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1)、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2),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长门事(3),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4)!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注释】

(1)见说道:听说。(2)算:料想。此句意谓看来只有檐下蛛网还在整天沾惹飞絮,想把春色留住。(3)长门:汉代宫殿名。武帝陈皇后失宠后被幽闭于此。司马相如《长门赋序》:“孝武皇帝陈皇后,时得幸,颇妒。别在长门宫,愁闷悲思。闻蜀郡成都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奉黄金百斤,为相如、文君取酒,因于解悲愁之辞。而相如为文以悟主上,陈皇后复得亲幸。”(4)玉环飞燕:指唐玄宗宠幸的妃子杨玉环和汉成帝宠幸的皇后赵飞燕,皆貌美善妒,无善终。

【导读】

这是一首忧时感世之作。词中表层写的是美女伤春、蛾眉遭妒,实际上是作者借此抒发自己壮志难酬的愤慨和对国家命运的关切之情。全词情调婉转凄恻,柔中寓刚。上片抒写惜春、留春、怨春之情,运用比兴手法表现了年华虚度、壮志不伸的感慨。下片借用陈皇后的故事,暗喻自己遭受排挤,报国深情无处申述;并用杨玉环、赵飞燕的悲惨结局来警告投降派。然最终还是看不到自己的前途,也不见国家恢复的希望,所以不免发出“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的哀怨来。以景语作结,含无尽余味。

据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一载,孝宗看了这首词以后,虽未加罪辛弃疾,但很不高兴。可见词的内容刺痛了当时的朝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