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登建康赏心亭,呈史留守致道》赏析、作者表达思想情感鉴赏

作者:辛弃疾 栏目:辛弃疾诗集 2020-05-12 21:04:48

辛弃疾《念奴娇·登建康赏心亭,呈史留守致道》

我来吊古,上危楼、赢得闲愁千斛①。虎踞龙蟠何处是②?只有兴亡满目。柳外斜阳,水边归鸟,陇上吹乔木③。片帆西去④,一声谁喷霜竹⑤?

却忆安石风流⑥,东山岁晚⑦,泪落哀筝曲⑧。儿辈功名都付与,长日惟消棋局⑨。宝镜难寻⑩,碧云将暮,谁劝杯中绿?江头风怒,朝来波浪翻屋。

注释

①斛:古代的一种容器,能装十斗。

②“虎踞”二句:形容南京地势险要。

③“柳外”三句:陇,田埂。乔木,高大的树木。

④片帆:孤帆。

⑤喷霜竹:吹笛子。喷,吹气。

⑥安石:东晋谢安,字安石。

⑦东山岁晚:谢安曾寓居于会稽东山。

⑧泪落哀筝曲:谢安在晋孝武帝时任宰相,后来受馋被疏远。一次,孝武帝召宴,谢安在座。擅长音乐的桓伊弹筝唱歌,替谢安表白忠心,声调慷慨。谢安听完,泪下沾襟。孝武帝亦颇有愧色。

⑨“儿辈”二句:写谢安出任宰相未被疏前,派弟弟谢石和侄儿谢玄领兵八万,在淝水大败前秦苻坚九十万大军的事。当捷报传到建康,谢安正在和别人下棋。他了无喜色,仍下棋如故。别人问他战况时,他才漫不经心地答道:“小儿辈遂已破贼。”这段历史,本来说明谢安主持国事沉着与矜持,可是辛弃疾改变了它的原意,把词意变成:建立功名的事,让给小儿辈干吧,我只需整天下棋消磨岁月!

⑩宝镜:唐李?《松窗杂录》载,秦淮河有渔人网得宝镜,能照见五脏六腑,渔人大惊,失手宝镜落水,后遂不能再得。这里借用此典,意在说明自己的报国忠心、保国之才无人鉴察。

11、碧云将暮:南朝梁江淹《休上人怨别》:“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这里指天黑了,没有朋友到来,表达自己的孤寂。

12、杯中绿:代指酒。

13、“江头”二句:不仅写出江上波涛的险恶,也暗示对时局险恶的忧虑。

赏析

此词作于乾道四年或五年。辛弃疾南归已七年,仍未建功立业。登赏心亭,览六朝古迹,不禁感慨万千。

“我来吊古,上危楼、赢得闲愁千斛。”“危楼”和“千斛”,都渲染了一种不平静的心境。所谓“闲愁”,不过是作者故作轻松之笔,其实充满有志之士无处报国、不能排遣的深深忧愁。它与“千斛”正好形成有意的对照,如果真是闲愁,又岂能一饮千斛酒。“虎踞龙蟠何处是?只有兴亡满目。”形容南京地势险要。据《金陵图经》载,诸葛亮评论金陵地理形势时说:“钟阜龙蟠,石城虎踞,真帝王之宅。”在词人看来,如今却充满败亡的气息。“柳外斜阳,水边归鸟,陇上吹乔木。”这几句写日暮风急的景象。“片帆西去,一声谁喷霜竹?”北宋黄庭坚《念奴娇》词有“孙郎微笑,坐来声喷霜竹”之句,“霜竹”代指竹笛。在黄庭坚的词里,是以“声喷霜竹”赞扬善于吹笛的“孙郎”孙彦立,同时写出自己身处贬谪中而不衰飒的豪迈之气和潇洒襟怀,辛弃疾词则是以日暮笛声表达悲凉之情。

下阕“却忆”五句,用谢安建功立业却受馋被疏事,不难看出其中包含着词人壮志未酬、虚度年华的苦闷和愤慨。“宝镜难寻,碧云将暮,谁劝杯中绿?”这三句又从历史转到现实,词人用寻觅不到“宝镜”、夜幕降临、无人劝酒,暗喻壮志忠心不为人知、知音难觅的苦闷。“江头风怒,朝来波浪翻屋。”这两句不仅写出江上波涛的险恶,也暗示对时局险恶的忧虑。

此词上片写登楼所见,兴起兴亡之感,引起愁绪。下片写金陵人物,并以谢安自比,由上阕愁闷而生悲愤,对自己报国之志受到冷落表示不满。“长日惟消棋局”也就是《西江月》词里所写“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之意。“儿辈功名都付与”也是愤激之语,“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之意。结拍“江头风怒,朝来波浪翻屋”词境陡转,云涛突起,境界幽远,暗寓着作者心绪的澎湃不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