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夜直》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作者:王安石 栏目:王安石诗集 2020-02-14 10:13:27

夜直

王安石

金炉香烬漏声残,剪剪轻风阵阵寒。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干。

“夜直”即值夜班。按宋制翰林学士每夜轮流一人在学士院里值班住宿。王安石于治平四年(1067)九月为翰林学士,未即赴。熙宁元年(1068)四月奉诏越次入对,始至京师。本诗写春夜值班,时间当在二年——其时宋神宗已决定采纳他的意见,推行新法。

前二写深夜对时间与环境的感受。“金炉香烬”所见也,“漏声残”所闻也,都表现出长夜时光的流逝。言下有杜甫“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春宿左省》)之意。次句从韩冬郎《夜深》“恻恻轻寒剪剪风”点化而来,原诗有感伤情调,此纯写从室内踱到室外时感受到的凉意和清新。

三句“春色恼人”是个关键词,意为春色撩人,从罗隐《春日叶秀才曲江》“春色恼人遮不得”化出。原句“遮不得”是说遮不得寒士窘态。此外“眠不得”则因君臣际遇、即将一展宏图,心情兴奋所至。

末句写景妙句,“月移花影”就表时间推移而言,与首句“香烬漏残”呼应,然而更带有一种东风相借、时来运转的愉悦感。——诗中“春色”一词与《元日》诗题一样,包含政治意义。盖作者久蓄改革之志,曾向仁宗皇帝上万言书倡言改革,未被采纳,神宗即位,这才有“时来天地皆同力”的愉悦感。

诗中把政治上的际遇与自然界的春色融为一体,表现不露一点半点痕迹。要不是《夜直》这个题目略点本事,简直可以乱真唐人宫词,非“知人论事”不得其措意。难怪宋代周紫芝等粗心读者把它当作一首艳诗,并怀疑是否王安石之作,殊不知是自己未能读懂之过。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