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北山》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作者:王安石 栏目:王安石诗集 2020-02-14 10:13:25

北山

王安石

北山输绿涨横陂,直堑回塘滟滟时。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

北山即钟山,诗亦退居金陵之作。前二写北山春色,着意写春水——水是山的眼波,没水的山就少了灵性,故写水即写山。“输绿”即送绿,“横陂”指池塘的坡岸,“直堑回塘”犹言直沟曲塘。两句说北山坡上草儿绿油油的,笔直的沟堑和池塘的曲岸边春水清盈盈的。这样的景色叫人看了不用说心情有多舒畅了。

后二记游,表现的是诗人闲适悠游近乎贪玩的心情。贪玩到看见落花一片片到地,居然一二三四计起数来,看它到底能落多少,——不觉消磨了许多时间;一路上觉得草地爱人,走走停停,又消磨了许多时间。这一天玩得真是有点莫名其妙,但又觉自有妙处,难与君说。就造句而言,每句中自为因果(“因”是因而、“得”是所以)。用“细数落花”来摹写“坐久”,以“缓寻芳草”来解释“归迟”,不仅形象很美、构思精细,而且写尽闲适之情。

后两句各自都能从唐诗中找到措语类似的诗句,如王维的“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刘长卿“芳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杜甫“见轻吹柳毳,随意数花须。细草偏称坐,芳醪懒再沽”,仔细对读,又不完全一样。本来一个人的读书受用,有时就在无意的浸淫中,即使是即景即兴写个人生活经验,也可能在潜意识中受到古人启发。关键是这两句措语之工稳,意境之精妙都超过了前人, 自有独到之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