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晚泊浔阳望庐山》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作者:孟浩然 栏目:孟浩然诗集 2020-02-14 10:11:10

晚泊浔阳望庐山

孟浩然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东林精舍近,日暮但闻钟。

浔阳亦即江州(今江西九江),在湓水与长江交会处,庐山在城南。这首诗是诗人将行路过时写的。他登山没有呢?今已无从查考。诗一起即说“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想必是要登的。而这首诗表现的,是初到名山的喜悦,及由此引起的怀古幽情。

初到名山的这份喜悦,诗人没有直接说出,然而通过前两句挂席千里,名山未逢的铺垫,一种不期然而然的欣喜之情,通过“始见”二字,溢于言表。“哇,那就是香炉峰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香炉峰是闻名已久,香炉峰的瀑布是不可不看,路过而不看,是要遗憾终生的。然而庐山的有名又不止在山水,还因为它的人文历史。所谓“远公传”指的是《高僧传》,远公即东晋高僧慧远,曾和隐士刘遗民等结白莲社,后世奉为莲宗初祖,他爱庐山,刺史桓伊就为他在这里造了一座禅舍,既东林寺或称“东林精舍”,大诗人陶渊明也曾和慧远有过交往。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山本来高,有“仙”就更有名了。过去是从书上读到远公的事迹,曾长久地为之神望,而今东林精舍就在眼前,使人回忆传中所写,更有一种温故知新的感受——听那钟声,一定是从东林寺传来的吧。

诗并没有实写登山访古,却将见名山的愉悦和对古人的思慕一并传出,令人神往。故清人王士祯以为此诗达到“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的妙境,还说:“诗至此,色相俱空,真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据说羚羊过夜是将角挂高枝之上,四足离地,故无迹可求),画家所谓逸品是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