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赋《月赋》原文与翻译、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散文赋《月赋》原文与翻译、赏析

[南朝宋] 谢 庄



陈王初丧应、刘,端忧多暇。绿苔生阁,芳尘凝榭。悄焉疚怀,不怡中夜。乃清兰路,肃桂苑,腾吹寒山,弭盖秋阪。临濬壑而怨遥,登崇岫而伤远。于时斜汉左界,北陆南躔(11)。白露暧空(12),素月流天。沉吟齐章(13),殷勤陈篇(14)。抽毫进牍(15),以命仲宣(16)

仲宣跪而称曰:臣东鄙幽介(17),长自丘樊(18)。昧道懵学(19),孤奉明恩(20)

臣闻,沉潜既义(21),高明既经(22),日以阳德,月以阴灵(23)。擅扶光于东沼(24),嗣若英于西冥(25)。引玄兔于帝台(26),集素娥于后庭(27)。朒朓警阙(28),朏魄示冲(29)。顺辰通烛(30),从星泽风(31)。增华台室,扬采轩宫(32)。委照而吴业昌,沦精而汉道融(33)

若夫气霁地表(34),云敛天末(35)洞庭始波,木叶微脱。菊散芳于山椒(36),雁流哀于江濑(37)。升清质之悠悠(38),降澄辉之蔼蔼(39)。列宿掩缛(40),长河韬映(41)。柔祇雪凝(42),圆灵水镜(43)。连观霜缟(44),周除冰净(45)。君王乃厌晨欢(46),乐宵宴(47),收妙舞(48),弛清悬(49),去烛房(50),即月殿(51),芳酒登(52),鸣琴荐(53)

若乃凉夜自凄,风篁成韵(54)。亲懿莫从(55),羁孤递进(56)。聆皋禽之夕闻(57),听朔管之秋引(58)。于是丝桐练响(59),音容选和(60)。徘徊《房露》,惆怅《阳阿》(61)。声林虚籁(62),沦池灭波(63)。情纡轸其何托(64)?诉皓月而长歌(65)

歌曰:“美人迈兮音尘阙(66),隔千里兮共明月。临风叹兮将焉歇(67)?川路长兮不可越。”歌响未终,余景就毕(68);满堂变容,回遑如失(69)。又称歌曰:“月既没兮露欲晞(70),岁方晏兮无与归(71)。佳期可以还,微霜沾人衣。”

陈王曰:“善!”乃命执事(72),献寿羞璧(73)。“敬佩玉音(74),复之无斁”(75)



〔注释〕

①本篇选自《文选》。②陈王,指曹植,陈王是他的封号。“应、刘”,指应场和刘桢,二人是曹植的朋友,因死得比曹植早,故称“初丧”。③端,忧愁的样子。多暇,因忧愁而无事闲闷。④悄焉,默默地。疚怀,伤心。⑤清兰路,清扫长满兰草的路。⑥肃,整理。⑦腾吹,吹响。寒山、秋阪,都是花园中山地。⑧濬壑,深山沟。⑨崇岫(xiu袖),高山。⑩斜汉,斜横在天上的银河。左界,东方。(11)北陆,太阳在北方的行道。南躔(chan蝉),南行,即夏天过去,秋天将到。躔,行迹。(12)暧,昏暗、朦胧、笼罩。(13)齐章,指《诗经·齐风·东方之日》篇中“东方之月兮”句。(14)殷勤,吟咏沉思。陈篇,指《诗经·陈风·月出》中“月出皎兮,佼人憭兮”句。(15)毫,笔。牍,古代写字用的木板。(16)仲宣,王粲的字。(17)东鄙,东方偏僻地方,王粲是今山东邹城人。幽,暗。介,轻贱。(18)丘樊,山林。(19)昧,无知。懵(meng猛),糊涂。(20)孤,同“辜”。奉,奉受。(21)沉潜,指地。义,天然规则。(22)高明,指天。经,与上句“义”同。(23)“日以阳德”二句,是说日具有阳的德性,月具有阴的精华。灵,精华。(24)擅,据。扶光,扶桑之光。东沼,指汤(yang阳)谷,古代指日出处。扶桑和东沼,古代均指日出处。(25)嗣,相继。若英,若木之花。西冥,指昧谷。若英和西冥,古代均指日落处。(26)玄兔,黑兔,神话谓月中有黑兔,此指月光。帝台,皇帝的台榭。(27)素娥,指嫦娥。神话说后羿妻嫦娥窃不死药奔入月宫,月色白,故称素娥。后庭,皇帝的后宫。(28)朒(nu女去声),指阴历月初东方的弦月。朓(tiao挑),阴历月底西方的弦月。警阙,古人认为,国君看到月缺,就应警惕自己的过错。(29)朏(fei诽),月亮开始发光。魄,月光尚未盛明。冲,谦虚。示冲,古人认为,月的盈亏,是启示人们应该谦虚。(30)辰,指子、丑、寅、卯等十二地支时辰。顺辰,顺着十二时辰运行。烛,光照。(31)泽,雨。“从星”句,古人认为,月行遇到某一星宿就会发生气象变化,如遇到毕宿星就会下雨,遇到箕宿星就要起风。(32)台室、轩宫,均星座名。增华,增加光华。扬彩,发扬光彩。(33)委、沦,均指月光照射,照、精,均指月光。吴业昌,相传三国时东吴开创帝业的孙策出生时,其母曾梦见月亮入怀。汉道融,西汉元帝皇后出生时,其母李夫人亦梦月入怀。(34)气霁,雾气散去。地表,地面。(35)敛,收起。天末,天边。(36)山椒,山顶。(37)流哀,放声哀鸣。江濑,江边的沙滩。(38)清质,质地清洁,指月亮。(39)澄辉,清澈的月光。蔼蔼,温和的样子。(40)列宿(xiu秀),各个星宿。掩缛,掩没了光彩。(41)河,银河。映,光辉。韬映,隐没了光辉。(42)柔祇(qi其),大地。(43)圆灵,指天。(44)观,可以远望的高楼。连观(guan贯),一个接着一个的高楼。缟,白色丝绢,这里形容霜。(45)周除,周围台阶。除,台阶。(46)厌晨欢,不满足白天的欢乐。(47)乐宵宴,喜欢举行晚宴。(48)收,停止。(49)弛清悬,清脆悦耳的音乐也废弛了。悬,指挂在墙上的乐器。(50)去烛房,离开点着蜡烛的宫室。(51)即,到达。(52)登,端上。(53)鸣琴,声音悦耳的琴。荐,奉献上。(54)风篁成韵,风过竹林发出有韵律的响声。篁,竹。(55)亲懿,即懿亲,要好的亲戚。(56)羁孤,孤身羁旅在外者。递进,一个接着一个地来了。(57)聆,听。皋禽,鹤。(58)朔管,北方少数民族的音乐。秋引,秋天凄凉的曲调。(59)丝桐,琴。琴弦为蚕丝所制,琴身为梧桐木所制,故称。练,选择。(60)音容选和,音调选取与当时情景相和谐的乐曲。(61)徘徊、惆怅,都是哀怨的样子。《房露》、《阳阿》,都是古乐曲名。《房露》即《防露》。(62)虚,消失。籁(lai赖),天然响声。声林虚籁,风吹树林发出的天然声响此时消失了。(63)沦,波纹。沦池,满是波纹的池水,此时波纹也停息了。(64)纡,曲折。轸,痛苦。纡轸,内心痛苦,郁结不解。(65)诉皓月,对着月亮诉说。(66)迈,遥远。音尘,信息。阙,空,没有。(67)将焉歇,(这愁绪)怎么得了。(68)景,月光。就,即将。毕,完毕,落山。(69)回遑,徘徊,彷徨。(70)晞,干。(71)晏,晚,暮。(72)执事,办事人员。(73)寿,古称向人敬酒,这里取进献之意。羞璧,美食和玉璧。(74)佩,此处意为铭记。玉音,对别人言词的美称,此指王粲的话。(75)复之,把它反复诵读。斁(yi亦),厌烦。



〔分析〕

月赋》是一篇带叙事成分的抒情骈赋。作者虚拟曹魏时期,曹植、王粲两位文学家月夜游赏对话的故事,抒写了明月之夜,君王的宴饮,羁客的愁思和情人念远的情景。

赋文分五段。第一段从“陈王初丧应、刘”,到“以命仲宣”,写陈王曹植月夜“怨遥”“伤远”,命王粲作赋。“仲宣”,指王粲,“应、刘”指应场、刘桢。这三人都属建安七子,都是曹植的诗友。应、刘同死于建安二十二年大瘟疫。赋文一开始,便把读者带到一个静谧、清虚的明月之夜。陈王曹植因“应、刘”初丧而终日忧伤,无心视事,闷闷不乐直至深夜。为排遣忧伤,他使人清扫花径,整理林苑,带着琴笛,坐着宫车来到“白露暧空,素月流天”的“桂苑”,吹奏乐曲,吟咏诗歌,登高念远,以寄托情思。因其“端忧”“疚怀”,疏于问事,故“绿苔生阁,芳尘凝榭。”“清兰路,肃桂苑,腾吹寒山,弭盖秋阪”,写曹植夜游林苑,景境清幽,情思哀惋,又特具贵公子气度。

接着第二段由人及月,从“仲宣跪而称曰”到“沦精而汉道融”,以古代有关月亮的传说,阐明“月以阴灵”之道。“沉潜”,指地,“高明”,谓天。文章从天经地义,日德月灵等高远处落笔,写月亮与天时、人事的关系。当太阳东起西落之后,月亮便继之而出现。它诱导着人们改过从善,现身说法,循循善诱。以自己的盈亏圆缺作示范,启示人们要正视自身的缺点,遇事要谦逊而不要自满。这里,月亮是一个可敬可爱的导师。月亮关注着人间要人的降生和帝业的昌盛。西汉的王政君和东汉末年的孙策,这两人的出生,其母都曾梦月入怀。王政君后来嫁给汉元帝为皇后,生汉成帝,故云“汉道融”。孙策是三国时东吴国的开创者,故谓“吴业昌”。这样,月亮又成了人间某一时期的政道帝业的间接缔造者。此外,月亮还关系着天时风云的变化,它顺着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辰运行,以其光辉普照大地。遇到某一星座,便会起风或下雨。因此,它又决定着万物生长所依赖的风调雨顺。是农业丰收的保护者。

总之,在谢庄笔下,月亮已是一尊伟大、崇高、慈祥而神奇的形象。它处处示人以福,惠人以德,规人以善,而从不降人以祸。因此,它赢得了在下的人们对它的崇敬和仰慕。

第三段进入赋文题要,从“若夫气霁地表”,到“鸣琴荐”,写月光的美妙明洁和君王的赏月。文人与月色,几乎结下了不解之缘。历来文人对月亮多所涉笔,但如何成趣,则各有其妙。谢庄此处写月,别是一种手法。他不是直接写其貌,描摹月亮如何像一块铜镜,像一块冰,冷冷地挂在天空。而是舍其貌而求其神,避实即虚,写明月之下的环境、景象和气氛,来烘托月亮的形象和月下的人。“若夫气霁地表”以下十四句,写月亮升起时的景象。粗读此节,无一字写月,细味则无一字不是写月。读后,我们仿佛进入了这样一个境界:一个雨后的秋夜,天上万里无云,轻风拂面,水上微波涟漪,岸边秋雁哀鸣,山间菊花盛放,木叶飘零。东方一轮明月冉冉升起。“清质”,指月亮,“澄辉”,指月光。片刻,整个宇宙焕然异彩,群星、银河为之逊色。天空晶莹明净,光色如洗。广袤的大地犹如“雪凝”,宫殿屋宇一派霜白,庭院台阶玉洁冰清。“柔祇”,指大地。“圆灵”,谓高天。月夜,是这样的优美宁静而生机盎然。月亮是这样的鲜明、清朗而圣洁。人处其境,恍如置身广寒仙界,景色确实恋人。故下文顺势写人的赏月,便显得自然而情真:

在这广阔无际的月夜,人事繁盛,选写什么样的人好呢?作者选择了两种人:一是君王,一是游子。君王与游子,二者的地位境遇,生活情趣都是截然不同的,因而,同是一样明月,在他们两者眼里,美的体验与效果是迥然大异的。月光照进君王的宫殿,君王立刻为月所动而罢去欢乐的宴会,收起美妙的歌舞,废弛悦耳的音乐,走出烛光辉煌的宫室,来到这洒满月光的殿宇,重新排开酒宴,奏起音乐,边赏月,边饮酒、边抚琴,陶醉在明丽溶溶,清辉可掬的月色之中。君王享用的宴会应是“玉盘珍羞值万钱”。君王享用的歌舞、音乐、烛光,自是人间极品。然而,当月光出现时,这一切极品便都相形见绌,被君王废弃。或者说:只有在这月光之下,某些人间极品才稍见自身价值。因更见出,照临大地,照临宫室的月色,是人间一切所无与伦比的。

君王见到月色是如此为之迷恋陶醉,而月色对君王自是剪彩作锦。然而,游子面对月色又怎样呢?下文第四段从“若乃凉夜自凄”到“诉皓月而长歌”,是写游子对月。月光照进羁旅异乡游子的窗户,游子面对月色则是“无限凄凉怀故土,万里归心对月明”,其心境与君王形成鲜明的对照。“凉夜自凄”四字,写尽寒秋深夜,遥羁异乡游子的无限凄凉孤寂之意。高秋的月色,给大自然造就了如此品类繁盛的美好景色,在游子心目中,却简直是惨不忍睹,凄不堪闻。窗外风吹修竹,野外沼泽处的鹤鸣,远方羌笛悠悠,传来边塞的秋声,这异乡情调已足催人肠断,更想到:当日故乡觥筹交错的亲友,红巾翠袖的倩侣,于今遥隔千里,音尘断绝。眼前虽见人来客往,而他们与自己也都是同境相怜的羁客,彼此动问,则倍增凄楚。此情此境,任凭月光再好,景色再佳,也只会“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景色愈佳而心境愈悲罢了。为排遣身在异乡,见月伤心的凄情,借助琴弦弹奏些《房露》、《阳阿》古曲,一诉抑郁衷肠,无奈古曲情调徘徊惆怅,曲终令人倍增凄楚。

赋末以游子“长歌”作结。歌二首,前首月犹在天,歌辞写情人对月怀远。佳人远隔千里,音尘断绝,只能共看明月以寄同心,格调慷慨。后一首月已西坠,“满堂变容,回遑如失。”歌辞写月没岁暮,佳人不遇,唯愿早回故乡。“无与归”,实指佳人未遇。“佳期”,即归期。歌辞格调慷慨而悲凉。

赋体文学为汉代文学正宗。汉人写赋多以模仿为能,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张衡四大赋家,扬、班、张等都以后人模仿前人而闻名。此风下延,南朝谢惠连写《雪赋》。谢庄则模仿《雪赋》写了这篇《月赋》,却是后来居上。《雪赋》以正面写雪为主,拟雪追求貌似,因而难见文彩。《月赋》则从侧面写月以追求神似。多用比拟以烘托月色。文辞清丽,景象鲜明。第三段写月尤为精彩。清浦起龙《古文眉诠》说:《月赋》“不多粘月,只写对月,故神远。《雪赋》易貌,《月赋》难规,形于魄殊辙也。”此评深中肯綮。

〔评说〕

孟棨《本事诗》:“宋武帝曾吟谢庄《月赋》,称叹良久,谓颜延之曰:‘希逸此作,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昔陈王何足尚邪!’”

何焯《义门读书记》:“前写月之故实,次入即景之语,后言兴感之情。大意全在二歌,由始升以及既没,前后自相照应。先伤其远,次望其还,托意美人,亦怀贤念友之意。”

许梿《六朝文絜》:“此赋借陈王、仲宣立局,与小谢《雪赋》同意。兹刻遗《雪》取《月》者,以《雪》描写著迹,《月》则意趣洒然。所谓写神则生,写貌则死。以二歌总结全局,与怨遥伤远相应,深情婉致,有味外味。后人摹拟便落套,觉厌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