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斋随笔·帝王训俭》译文与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摘要:帝王训俭帝王训俭 【原文】 帝王创业垂统,规以节俭,贻训子孙[1],必其继世象贤,而后可以循其教,不然,正足取侮笑耳。宋孝武大治

帝王训俭

帝王训俭

【原文】

帝王创业垂统,规以节俭,贻训子孙[1],必其继世象贤,而后可以循其教,不然,正足取侮笑耳。宋孝武大治宫室,坏高祖所居阴室[2],于其处起玉烛殿,与群臣观之。床头有土障,上挂葛灯笼、麻蝇拂[3]。侍中袁顗因盛称高祖俭素之德,上不答,独曰:“田舍翁得此,已为过矣!”唐高力[4]士于太宗陵寝宫,见梳箱一、柞木梳一、黑角篦一、草根刷子一,叹曰:“先帝亲正皇极,以致升平[6],随身服用,唯留此物。将欲传示子孙,永存节俭。”具以奏闻。明皇诣陵,至寝宫,问所留示者何在?力士捧跪上,上跪奉,肃敬如不可胜,曰:“夜光之珍,垂棘之壁,将何以愈此?”即命史官书之典册。是时,明皇履位未久,厉精为治,故见太宗故物而惕然有感。及侈心一动,穷天下之力不足以副其求,尚何有于此哉?宋孝武不足责也,若齐高帝、周武帝、陈高祖、隋文帝,皆有俭德,而东昏、天元、叔宝、炀帝之淫侈,浮于桀、纣,又不可以语此云。

【注释】

[1]规以节俭,贻训子孙:以节俭作为规范,以此告诫子孙。[2]阴室:帝王生前的居室。[3]上挂葛灯笼、麻蝇拂:上面挂着葛条编织的灯笼、麻拧成的蝇拂。[4]高力士:本名冯元一,唐潘州人(今广东省高州市城区),为冯盎之曾孙、冯智玳之孙、冯君衡之子,10岁时,其家因株连罪被抄,武则天圣历初,岭南招讨使李千里进二阉儿,一为力士,为则天赏识,后因小过逐出宫,中人高延福收为养子,一年多后,则天又召力士入宫。景龙中,临淄王李隆基引为知己,景龙四年李隆基发动宫廷政变,杀韦皇后、安乐公主和武氏党羽,唐睿宗复位,立隆基为皇太子,力士参与谋划有功,擢升朝散大夫、内给事。

【译文】

帝王创业后,为了使帝国大业能够世代相传,都会以节俭作为规范,以此来告诫子孙,但必须要有贤德的子孙继承和效法他们,并且遵循他们的教诲。否则的话,只会招来别人的侮辱和讥笑罢了。宋孝武帝大修皇宫,想要拆毁宋武帝居住过的那间卧室,在那块地上新建起玉烛殿,于是孝武帝和群臣一起去看即将拆掉的那间卧室。卧室里的床头有一个土台,上面挂着葛条编织的灯笼、麻拧成的蝇拂。侍中袁顗看到之后大大称颂武帝节俭朴素的美德,孝武帝不回答,自言自语说:“种田的老头儿用这些,已经是过分了!”唐代的高力士在唐太宗陵墓的寝宫中,看到一个梳头箱子,一个柞木梳子,一个黑牛角篦子,一个草根刷子,慨叹说:“先帝以身作则,为帝王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导致天下一片繁荣安定的景象,随身所用的东西,只留下了这些。这是想要展示传留给子孙,永远保存节俭的美德。”高力士把寝宫中所看到如实地告诉了明皇。唐明皇来到昭陵,进入寝宫,询问留存给子孙观看的遗物在哪里。高力士跪地双手捧给皇上,皇上跪着接受,肃穆庄重没法用语言描述,说:“珍贵的夜光明珠,垂棘的美玉,怎么能和这些东西相比呢?”立即命令史官把它写在典册上。当时,明皇即位不久,励精图治。所以见到太宗的遗物时感觉是在对自己的告诫。等到后来奢侈之心一动,穷尽天下的民力财力不足以满足他的需求,哪里还会想到太宗的遗物呢?宋孝武帝不值得责备,像齐高帝、周武帝、陈高祖、隋文帝,都有节俭的美德,而东昏侯、天元帝、陈叔宝、隋炀帝的骄奢淫逸,却远远地超过了桀纣,对他们就没必要再讲什么节俭之德了。

【评析】

本文首先列举了两位帝王简朴的卧室陈设,一是南朝宋武帝刘裕临终住的卧室:“床头有土障,上挂葛灯笼、麻蝇拂。”由此体现了武帝节俭朴素、清简寡欲的美德。然三十多年后,其孙辈孝武帝刘骏认为:“田舍翁得此,已为过矣!”下令拆除这间卧室,建起玉烛殿,坏了先人传统,此后南朝虽四易君主,但维持二十多年便灭亡了。一则是“唐高力士于太宗陵寝宫,见梳箱一、柞木梳一、黑角篦一、草根刷子一,叹曰:‘先帝正皇级,以致升平,随身服用,惟留此物。将欲传示子孙,永存节俭。'”唐明皇李隆基在太宗驾崩六十多年后看到这些遗物,崇敬得为之下跪曰:“‘夜光之珍,垂棘之璧,将何以愈此!’即命史官书之典册。”唐明皇初为帝时,励精图治,然而后来明皇“及侈心一动,穷天下之力不足以副其求,尚何有于此哉?”其迷恋淫靡无度的生活,致使安史之乱爆发,唐王朝瞬间从开元盛世跌落到难以收拾的地步。这些故事可以让从政者学到理政治国的良策,也可让后人学到修身治家的良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