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適之《罢相作》原文、赏析、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罢 相 作

李適之

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

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

李適之(694—747),始名昌,唐朝陇西成纪人。其为李承乾之孙。唐中宗神龙初任左卫郎将。玄宗开元中,历任通州刺史、河南尹、御史大夫、刑部尚书等要职。天宝元年(742)代牛仙客为左相。受到奸相李林甫的陷害,罢知政事,守太子少保,后被贬为宜春太守,为形势所迫,自杀于任所。《旧唐书·李適之传》称他“雅好宾友,饮酒一斗不乱,夜则宴赏,昼决公务,庭无留事”。《罢相作》当撰于天宝元年罢相后不久,主要写罢相后所感受到的人情冷暖的急剧变化。《全唐诗》录其诗二首,《全唐诗续拾》补其诗一首。

前两句写罢相的原因,首先是为了“避贤”。“贤”显然指陷害他的右相李林甫,作者当然不会真的认为李林甫是什么贤人,所以“避贤”在这里是反话。与其说是“避贤”,倒不如说是避祸。首句中的“初”字值得注意,它表明刚罢相,世态炎凉就鲜明地表现出来了。其次是为了生活轻松愉快一点而喝喝酒。“乐圣”指喜欢喝酒,“圣”指酒。据《三国志·魏志·徐邈传》记载,魏国禁酒,徐邈就偷偷地喝,甚至于喝醉了。当时称酒清者为圣人,酒浊者为贤人,喝醉了酒称“中圣人”。次句显然也是罢相后无可奈何,自我宽慰的话。

后两句采用反问手法对世态炎凉之快速反映作了鲜明揭示。这种反映发生在李適之身上,尤其具有典型意义。因为李適之喜欢喝酒,而且喜欢接待宾客,这在当时是出了名的,他是盛唐时期长安“酒中八仙”之一,杜甫的《酒中八仙歌》还专门描写过他:“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他有钱、有地位,又乐于接待宾客,可想而知,他在担任左相时,可以说门庭若市。《唐诗纪事》卷二十也说:“適之未罢相也,朝退,每邀宾戚谈谐赋诗,曾赋云:‘朱门长不闭,亲友恣相过。年今将半百,不乐复如何?’”但是这种快乐的生活由于政治斗争的原因,很快就成为过去。

这首诗除了深刻而鲜明地揭露了世态炎凉这一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外,还应当认识到李林甫之流所推行的黑暗政治对国家与正常的社会生活所造成的巨大伤害。李適之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岌岌可危,哪里还敢到李適之家这个是非之地去自找麻烦呢?因为那样做对自己、对李適之都是不利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