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翥《七律·清明》千家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高翥《七律·清明》千家诗鉴赏

高翥〔一〕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二〕。

〔一〕高翥(1170—1241):原名公弼,字九万,号菊涧,余姚(今属浙江)人。幼习科举,不第即弃,以教授为业,布衣而终。他游荡江湖,专力于诗,画亦极为出名。晚年贫困潦倒,无一椽半亩,在上林湖畔搭了个简陋的草屋,因慕禽鸟信天缘习性,自署“信天巢”。与诗友唱酬为乐。高翥诗有民歌风,擅长以平易自然之句写出寻常不经意之景色,平易雅淡,脍炙人口。有《菊涧集》二十卷,已佚。清康熙时裔孙高士奇辑为《信天巢遗稿》。

〔二〕九泉:人死后的葬处。古人相信人死了魂归地下,其地为九泉,又称黄泉。阮瑀《七哀》诗:“冥冥九泉室,漫漫长夜台。”崔珏《哭李商隐》诗:“九泉莫叹三光隔,又送文星入夜台。”

【点评】诗人用对比手法,展现出清明节扫墓前后迥然不同的景象,抒发了世事皆空、及时行乐的思想,表现了诗人极为消沉的情绪。据传,明代有人因争坟地大打出手,致死人命,有位秀才将高翥的《清明》诗改换数字,便成一首绝妙的劝谏诗:“南北山头争墓田,清明殴斗各纷然。衣衫撕作白蝴蝶,脑袋打成红杜鹃。日落死尸眠冢上,夜归儿女哭灯前。人生有事须当让,寸土何曾到九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