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定风波慢(自春来)》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定风波慢(自春来)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锦书无个。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少年,光阴虚过。

【注释】

《定风波慢》:《乐章集》注林钟商,为柳永自制曲,与唐教坊曲《定风波》不同,唐教坊曲《定风波》六十二字,前片五句三平韵,后片六句四仄韵。此词则九十九字,前片十一句六仄韵,后片十句七仄韵。从此阕“代闺怨”所抒之情来观察,与前词谓其妻“虽悔难追”之情态是一致的,当写于远游之第二年即景德元年(1004)春。惨绿愁红:见绿即惨,见红亦愁,谓春愁。是事可可:谓事事都漫不经心。是事,事事。可可,漫不经心貌。暖酥消:温润如酥般的身体消瘦了。腻云亸:发髻也懒得梳理,任其下垂。腻云,比喻光泽的发髻。亸,下垂。“终日”句:整天无精打采,懒于打扮。厌厌,懒倦无聊,无精打采。无那:无奈。无个:《诗词曲语辞汇释》:“个,估量某种光景之词,相当于‘价’或‘家’。凡少则曰‘些儿个’。”恁么:如此。鸡窗:谓书斋、书房。《艺文类聚》卷九十一引南朝宋刘义庆《幽明录》:“晋兖州刺使沛国宋处宗尝买得一长鸣鸡,爱养甚至,恒笼着窗间。鸡遂作人语,与处宗谈论,极有言智,终日不辍。处宗因此言巧大进。”后遂以鸡窗指书斋。“只与”句:谓只让他与纸笔打交道。蛮笺,高丽所出之笺,亦指蜀笺。《天中记》:“唐,中国未备……故唐人诗中多用‘蛮笺’字。……高丽岁贡蛮纸,书卷多用为衬。”象管,象牙制的笔管,代指笔。“拘束”句:拘管住他,教他整天吟咏诵读。镇相随:谓整日相跟随。镇,整日。针线闲拈:谓做针线活儿。

【评析】

全词在铺叙中抒情,一泻直下。思妇之没精打采,懒睡慵妆,直逼出“无那”三句脱口而出,是恨极语,是爱极语,也是点睛之笔。下片写思妇之追悔,又一波三折,惟妙惟肖地活画出思妇愿与夫婿常相厮守之真实心态。郑文焯谓此词“喁喁如儿女私语,意致如抽丝千万绪”,诚知者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