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题永丰杨少游提点一枝堂》辛弃疾词集

作者:辛弃疾 栏目:辛弃疾诗集 2020-07-29 10:15:31

水调歌头 题永丰杨少游提点一枝堂

万事几时足,日月自西东。无穷宇宙,人是一粟太仓中。一葛一裘经岁,一钵一瓶终日,老子旧家风。更着一杯酒,梦觉大槐宫。

记当年,吓腐鼠,叹冥鸿。衣冠神武门外,惊倒几儿童。休说须弥芥子,看取鹍鹏斥鷃,小大若为同?君欲论齐物,须访一枝翁。

◎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太仓乎?(《庄子·秋水》)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一瓶兼一钵,到处是生涯。”(《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二泉州《后招庆和尚》)

◎梦觉句:唐李公佐《南柯太守传》,谓有淳于棼者,吴楚游侠之士,一日酒醉,梦有二紫衣使者邀彼至槐安国,至则尚公主,并奉命为南柯郡太守。凡二十馀年,郡政大理。梦醒时日尚未斜,往寻梦中所至之地,则古槐一穴。所谓南柯郡者仅一南向之槐枝而已。

◎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雏过之,仰而视之,曰“吓!”(《庄子·秋水》)

◎若菩萨信是解脱者,以须弥之高广,内芥子中,无所增减。(《维摩诘经·不思议品》,按:须弥山喻高大,芥子喻渺小。)

◎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斥鷃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辨也。(《庄子·逍遥游》)

◎论齐物: 《庄子》有《齐物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