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赋白牡丹,和范廓之韵》辛弃疾词集

作者:辛弃疾 栏目:辛弃疾诗集 2020-07-29 10:15:04

念奴娇 赋白牡丹,和范廓之韵

对花何似?似吴宫初教,翠围红阵。欲笑还愁羞不语,惟有倾城娇韵。翠盖风流,牙签名字,旧赏那堪省。天香染露,晓来衣润谁整?

最爱弄玉团酥,就中一朵,曾入扬州咏。华屋金盘人未醒,燕子飞来春尽。最忆当年,沉香亭北,无限春风恨。醉中休问,夜深花睡香冷。

◎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阖庐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于是许之。出宫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皆令持戟。……妇人左右前后跪起,皆中规矩绳墨,无敢出声。(《史记·孙子列传》)

◎弄玉团酥:玉、酥当均形容白色,弄玉、团酥当均为形容白牡丹之色泽。

◎崔涯者吴楚之狂生也,与张祜齐名。每题一诗于倡肆,无不诵之于衢路。誉之则车马继来,毁之则杯盘失错。……又嘲李端端:“黄昏不语不知行,鼻似烟囱耳似铛。……”端端得此诗,忧心如病。使院饮回,遥见二子,再拜兢灼,伏望哀之。又重赠一绝句粉饰之,于是大贾居豪竞臻其户。赠诗曰:“觅得黄骝被绣鞍,善和坊里取端端。扬州近日浑成诧,一朵能行白牡丹。”(《云溪友议》卷中“辞雍氏”条)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唐李白《清平调》)

◎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烧银烛照红妆。(宋苏轼《海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