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哭吕衡州时予方谪居》原文、注释、赏析

作者:刘禹锡 栏目:刘禹锡诗集 2021-03-10 09:57:57

哭吕衡州时予方谪居

刘禹锡

一夜霜风凋玉芝,苍生望绝士林悲。

空怀济世安人略,不见男婚女嫁时。

遗草一函归太史,旅坟三尺近要离。

朔方徙岁行当满,欲为君刊第二碑。

 

注释:

①此诗元和六年在朗州作。吕衡州:吕温。温字化光,贞元末登进士第。与刘禹锡、王叔文等人善。曾贬道州刺史﹐卒于衡州刺史任。②玉芝:即仙芝。此用以比喻吕温。③苍生:百姓。士林:读书人,文人。④济世安人:救济安定国家与人民。⑤男婚女嫁:指儿女婚嫁之事。《三国志·魏书·管辂传》:“辂长叹曰:‘吾自知有分直耳,然天与我才明,不与我年寿,恐四十七八间,不见女嫁儿娶妇也。’”吕温卒时,年四十。⑥遗草:指吕温遗留的文稿。太史:此指史馆。⑦旅坟:暂葬于异乡的坟墓。据柳宗元《吕侍御恭墓志》,吕温祖墓在洛阳,而吕温“葬于江陵之野。”要离:春秋吴国人,曾为公子光行刺庆忌。后行至江陵,自断手足,伏剑而死。⑧“朔方徒岁”句:此用东汉蔡邕故事。《后汉书·蔡邕传》记蔡邕被下于洛阳狱,本判死刑,后:“有诏减死一等,与家属髡钳徙朔方,不得以赦令除……会明年大赦﹐乃宥邕还本郡。”刘禹锡遭遇与蔡邕有相似处,且其时有从贬地回归之议,故以蔡邕自比。⑨第二碑:指第二座碑文。吕温此时乃草葬于他乡,后如归葬,则有刻第二碑文之事。

 

赏析:

 

吕温乃刘禹锡志同道合的知交,又是一位杰出的人才,其英年忽卒,诗人极为悲痛。这一悲痛之情,既是悲吕温,同时也包含对天下那些怀才不遇、赍志而早殁的英才的悲痛之情。故朱三锡谓:“读先生此诗,不独为衡州而哭,实为天下而哭,不可泛作哭友诗观也。”(《东岩草堂评订唐诗鼓吹》卷一)

诗歌的前两句极写世人对吕温之卒的悲痛之情。三,四句则悲痛吕温济世安人的抱负不能施展实现,英年而逝未能见到儿女成人,则无论于公于私均多有抱憾,令人扼腕叹恨。从此诗的情感上论,诚如王寿昌所云:“刘梦得之‘一夜霜风凋玉芝’诗与元微之‘乐事难逢岁易徂……’与《送崔侍御之岭南二十韵》,皆恳切周详,无微不至,尤见友情之笃云。”(《小清华园诗谈》卷上)

从表现艺术上说,此诗也颇具特色。起句突写吕温之卒,中间几句表现哭悼的深厚

情意。五、六句则略为转笔换气。“遗草一函归太史,旅坟三尺近要离”两句,则“雄浑老苍,沉着痛快”(刘克庄《后村诗话》)。此诗诚可谓哭悼诗中的难得佳作,故颇得胡以梅的称道:“通首精湛,气魄堂皇,句句相称,淘是名家之作,亦诗之正派也。妙在用比体虚起,下用实接。”(《唐诗贯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