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荆门道怀古》原文、注释、赏析

作者:刘禹锡 栏目:刘禹锡诗集 2021-03-10 09:15:18

荆门道怀古

刘禹锡

南国山川旧帝畿,宋台梁馆尚依稀。

马嘶古道行人歇,麦秀空城泽雉飞。

风吹落叶填宫井,火入荒陵化宝衣。

徒使词臣庾开府,咸阳终日古思归。

 

注释:

①诗作于元和十年赴连州途中。荆门:唐江陵府属县,今属于湖北。②旧帝畿:畿﹐为京城所管辖的地区。帝畿﹐犹谓帝都。荆门曾为梁元帝即位之地,故称旧帝畿。③宋台梁馆:《渚宫旧事·补遗》:“湘东王于子城中造湘东苑﹐穿池构山。”宋文帝、梁元帝(即湘东王)称帝前均曾镇荆州,故有“宋台梁馆”之筑。④“麦秀空城”句:麦秀,即小麦扬花。《史记·宋微子世家》:“其后箕子朝周,过殷故墟,感宫室毁坏,生禾黍﹐箕子伤之……乃作《麦秀》之诗以歌咏之。其诗曰:‘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泽雉:野鸡。⑤荒陵:此指后梁宣、明二帝在江陵的陵墓。《舆地纪胜》卷六五江陵府:“梁宣,明二帝陵﹐在府西北六十里,纪山即宣帝陵﹐西即明帝陵。”―⑥庾开府:即梁诗人庾信。信初仕梁,侯景乱,遂奔江陵。及元帝即位,奉命使周,为留于长安。后仕至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⑦咸阳句:咸阳,此指北周京城长安。《周书·庾信传》:“信虽位望通显,常有乡关之思,乃作《哀江南赋》以寄其意云。”

 

赏析:

此诗为怀古之作,故全诗多据江陵之历史遗迹与人物故事描绘景物,生发感想议论,寄寓历史沧桑之感。金圣叹,何焯、纪昀对此诗某些句子的句意及对仗等艺术技巧有所阐释,可供参读。金圣叹云:“三、四承写‘依稀’,盖马嘶人歇,此为欲认依稀之人,麦秀雉飞,此即所认依稀之地也。上解写‘依稀’,是行人意欲还认。此解写实无依稀,少得认也。言睹此苍苍,徒有首丘在念,其余一切雄心奢望,遂已不觉并尽也。”(《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甲集七言律卷五下)何焯谓:“三、四流对,五、六参差对,未尝犯四平头及板板四实句也。”(《瀛奎律髓汇评》卷三)纪昀云:“五、六新警,结不入套。”(同前)

诗中颇有寓意深邃之句,如“风吹落叶”两句,方南堂曾评云:“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者,非奇险怪诞之谓也。或至理名言,或真情实景,应心称手,得未曾有,便可震惊一世……刘禹锡云‘风吹落叶填宫井,火入荒陵化宝衣’,李商隐之‘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不过写景句耳,而生前侈纵,死后荒凉,—一托出,又复光彩动人,非惊人语乎?”(《辍耕录》)

此诗尚有含蓄,情见于言外的特点﹐诚如毛张健所云,此诗“不入论断,而徘徊瞻眺,感慨见于言外,得风人之微旨”(《唐体余篇》)。由于有上述写景抒情特色,故此诗在总体风格上显得高淡凄清,又不失柔婉蕴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