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酬乐天咏老见示》原文、注释、赏析

作者:刘禹锡 栏目:刘禹锡诗集 2021-03-10 09:18:37

酬乐天咏老见示

刘禹锡

人谁不愿老,老去有谁怜。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

废书缘惜眼,多炙为随年。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

细思皆幸矣,下此便偷然。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注释:

①此诗作于开成二三年间,作者时在洛阳。②带频减:指身体消瘦﹐腰围变小。《南史·沈约传》载沈约老病,与徐勉书谓:“百日数旬,革带常应移孔;以手握臂,率计月小半分。”③“废书”句:意为因惜眼力而少看书。④“多炙”句: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常用药物熏炙治疗。⑤谙(an)事:熟知事体。⑥“阅人”句:陆机《叹逝赋》:“川阅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世阅人而为世,人冉冉以行暮。人何世而弗新,世何人之能故。”⑦僚然;自然超脱貌。⑧桑榆:喻日暮,此处比喻年老。《太平御览》卷三引《淮南子》:“日西垂,景在树端,谓之桑榆。”曹植《赠白马王彪》:“年在桑榆间,影响不能追。”

 

赏析:

刘禹锡此诗乃酬和白居易的《咏老赠梦得》诗:“与君俱老也,自问老何如?眼涩夜先卧,头慵朝未梳。有时扶杖出,尽日闭门居。懒照新磨镜,休看小字书。情于故人重,迹共少年疏。唯是闲谈兴,相逢尚有余。”

与白居易此诗对比,可见刘禹锡酬和之作既有老年人的正常心态,又更通达情理,颇有老骥伏枥、壮心不已之慨,不似白居易之老态龙钟。其中“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两句,可谓经历风波,阅尽人世者之语,可见其洞穿世事,练达人情之智。而“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两句,更是脍炙人口的名句,历来多为人所称扬,明代胡震亨云:“刘禹锡播迁一生,晚年洛下闲废﹐与绿野、香山诸老优游诗酒间,而精华不衰,一时以诗豪见推,公亦自有句云:‘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公自贞元登第﹐历德、顺、宪、穆、敬、文、武七朝,同人凋落且尽,而灵光岿然独存,造物者亦有以偿其所不足矣。人生得如是,何憾哉!”(《唐音癸签》卷二五)瞿佑谓:“刘梦得……暮年与裴、白优游绿野堂,有‘在人称晚达﹐于树比冬青'之句,又云‘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其英迈之气老而不衰如此。”(《归田诗话》卷上)何焯也颇称赏此诗之气势,云:“四语中极起伏之势。结句气既不衰,文章必传无疑。”(卞孝聋《刘禹锡诗何焯批语考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