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窦员外使君,寒食日途次松滋渡,先寄示四韵》原文赏析

作者:刘禹锡 栏目:刘禹锡诗集 2021-03-09 14:34:35

酬窦员外使君,寒食日途次松滋渡,先寄示四韵

刘禹锡

楚乡寒食橘花时,野渡临风驻彩旗。草色连云人去住,水纹如穀燕差池”

朱轮尚忆群飞雉,青绶初县左顾龟。非是湓城鱼司马,水曹何事与新诗? 

 

注释:

①诗元和八年春作于朗州。窦员外:窦常。《旧唐书●窦群传》:“兄常,字中行。大历十四年登进士第....元和六年,自湖南判官入为侍御使,转水部员外郎,出为朗州刺史。”使君:汉代对郡守的称呼,唐代则为刺史。松滋渡:在今湖北省松滋县西。陆游《入蜀记》:“灌子口,盖松滋、枝江两邑之间。松滋,晋县,自此入蜀江....灌子口,一名松滋渡。”该诗自注:“时自水部郎出牧。”

②人去住:有人来,有人往。

③水纹如穀:水的波纹如轻纱一般。穀,皱纱。差池:不齐貌。《诗●邶风●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④朱轮:汉代太守二千石以上官吏,得以乘漆成红色.车轮的车子。此代指窦常刺史。群飞雉:此用以指窦常任水部员外郎。《太平御览》卷九一七引萧广济《孝子传》:“萧芝忠孝,除尚书郎,有雉数十头,饮啄宿止。当上直,送至歧路。下直及门,飞鸣其侧。” 

⑤青绶:青色的丝带,用以系官印。县:即悬。左顾龟:龟,指饰有龟纽的官印。《搜神记》卷二O:“孔愉少时曾经行余不亭,见笼龟于路者,愉买之,放于余不溪中。龟中流左顾者数过。及后以功封余不亭侯,铸印而龟纽左顾,三铸如初。印工以闻,愉乃悟其为龟之报,遂取佩焉。”

⑥湓(pen)城:湓口 、湓浦。故址在今江西九江市西。

⑦水曹 :水部又称水曹。南朝梁诗人何逊在天监中曾任尚书水部郎。此代指窦常,盖其尝任水部员外郎,故称。何逊《日夕望江州赠鱼司马》诗:“湓城带湓水,湓水萦如带。”上两句即用此事写窦常先寄诗给刘禹锡

赏析:

此诗前四句又见于杜牧诗集,此前人已注意及此并有甄辨,如《李希声诗话》(《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 -五引)云:“唐人诗流传讹谬,有一诗传为两人者....楚乡寒食橘花时,野渡临风驻彩旗。草色连云人去住,水纹如觳燕差池。’既见杜牧集中,又刘梦得《外集》作八句,其后.....考其全篇,梦得诗也。然前四句,绝类牧之。”这一相似也说明此诗的前四句在风格上与杜牧的某些绝句风格颇为相同。如杜牧的《沈下贤》诗:“斯人清唱何人和?草径苔芜不可寻。一夕小敷山下梦,水如环佩月如襟。”又如《朱坡绝句三首》之二:“烟深苔巷唱樵儿,花落寒轻倦客归。藤岸竹洲相掩映,满池春雨鶥鹈飞。”读刘禹锡此诗,体会其风格意蕴,可以与上引杜牧诗相参读,体味两人风格之相似。又此诗乃见于刘禹锡的《外集》,却不能因“外集”而致疑,事实.上, 判定此诗乃刘禹锡之作,最直接的证据是此诗乃酬和窦常的《之任武陵寒食日途次松滋渡先寄刘员外禹锡》诗可证:“杏花榆荚晓风前,云际离离上峡船。江转数程淹驿骑,楚曾三户少人烟。看春又过清明节,算老重经癸巳年。幸得柱(枉)山当郡舍,在朝长咏《卜居》篇。”故解读刘诗应与窦常诗并读,如此方能对刘诗加深理解。此诗最令人称赏的并非后四句以典故称颂对方并写其寄诗事,而是前四句对楚乡春日景色风情的极为令人陶醉的如画描写,其极具楚地山水景物风韵的诗句,吟咏久之,真是令人沉醉其中,恍如置身于楚乡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