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青玉案》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作者:陈亮 来源:原创

摘要:宋词鉴赏·《青玉案》·李煜 李煜梵宫百尺同云

宋词鉴赏·《青玉案》·李煜

李煜

梵宫百尺同云护,渐白满苍苔路。破腊梅花李蚤露。银涛无际,玉山万里,寒罩江南树。鸦啼影乱天将暮,海月纤痕映烟雾。修竹低垂孤鹤舞。杨花风弄,鹅毛天剪,总是诗人误。

这首词,《全唐五代词》依明潘游龙《古今诗余醉》收入李煜词,并列有副题《山林积雪》。笔意浅近,写景如绘。

梵宫,原指婆罗门教、印度教主神之一创造之神的宫殿。后多指佛寺。李蚤露,李树提早开花。蚤,同早;露,显露。词的上片写满山的积雪,山上山下一切皆呈白色:梵宫百尺如同“云护”,“白满”苍苔路,树如“腊梅”,加上“银涛”、“玉山”,最后,一个“寒”字,笼罩了这一切白色的世界。下片描绘大雪纷纷扬扬的情景,先是天上:鸦啼“影乱”,月映“烟雾”;次写地下,修竹“低垂”,孤鹤飞“舞”;再看空中,雪片如“杨花”、似“鹅毛”飘扬飞舞。这一切,让作者目不暇接,所以“总是诗人误”。周济云: “李后主词如生马驹,不受控捉。”又云: “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 (《介存斋论词杂著》)这首词便显示了后主词“粗服乱头”、“不受控捉”的艺术特色。全词所描绘的景物,又是百尺梵宫,又是万里玉山;又是腊梅,又是修竹;又是啼鸦,又是孤鹤。千万种景物,总不离他那“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的“江南”大地,而一个“寒”字笼罩,寄寓着词人的千般思虑,万种情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