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鼎《满江红》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作者:陈亮 来源:原创

摘要:宋词鉴赏·《满江红》·赵鼎 丁未九月南渡,泊

宋词鉴赏·《满江红》·赵鼎

丁未九月南渡,泊舟仪真江口作

赵鼎

惨结秋阴,西风送、霏霏雨湿。凄望眼、征鸿几字,暮投沙碛。试问乡关何处是,水云浩荡迷南北。但一抹、寒青有无中,遥山色。天涯路,江上客。肠欲断,头应白。空搔首兴叹,暮年离拆。须信道、消忧除是酒,奈酒行、有尽情无极。便挽取、长江入尊罍,浇胸臆。

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徽、钦二帝被金人掳走。五月,高宗即位,但他并不想抗战,他一面向金人试探割地求和,一面积极准备南逃。赵鼎的这首词即写于国势飘摇,他仓皇南行至江苏仪真县(今江苏仪征)的途中。

上片表面看是句句写景:写江上的天色,天空的征鸿,近处的水云,远处的青山。实际词人是在刻意抒情。这里词人写愁,不仅直言不讳,而且清楚明白地加以强调(“惨”、“凄”、“寒”),但我们并不觉得意浅词俗,原因就在于作者感情的真挚强烈,深刻感人。

下片开头连用四个三字句,铿锵有力。“空搔首兴叹,暮年离拆”,“搔首”,是由于心迷意乱。前面加了一个“空”字,即是说搔首也好,兴叹也好,总之一切都归无用,暮年遭变,背井离乡,是无可挽回的了。最后,发出震撼心灵的悲痛呼声: “便挽取、长江入尊罍,浇胸臆”,直须把长江水全当作酒喝下去,来冲刷心头的愁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