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魏六朝散文·范晔·光武帝纪(节选)》原文鉴赏

作者:张连科 来源:原创

《汉魏六朝散文·范晔·光武帝纪(节选)》原文鉴赏

更始元年正月甲子朔2,汉军复与甄阜、梁丘赐战于沘水西3,大破之,斩阜、赐。伯升又破王莽纳言将军严尤、秩宗将军陈茂于淯阳4,进围宛城5

二月辛已,立刘圣公为天子6,以伯升为大司徒,光武为太常偏将军。

三月,光武别与诸将徇昆阳、定陵、郾7,皆下之。多得牛马财物,谷数十万斛,转以馈宛下。莽闻阜、赐死,汉帝立,大惧,遣大司徒王寻、大司空王邑将兵百万,其甲士四十二万人,五月,到颖川8,复与严尤、陈茂合。初,光武为舂陵侯家讼逋租于尤9,尤见而奇之。及是时,城中出降尤者言光武不取财物,但会兵计策10。尤笑曰:“是美须眉者邪?何为乃如是!”

初,王莽征天下能为兵法者六十三家数百人,并以为军吏;选练武卫,招募猛士,旌旗辎重,千里不绝。时有长人巨无霸,长一丈;大十围,以为垒尉;又驱诸猛兽虎豹犀象之属,以助威武。自秦、汉出师之盛。未尝有也。光武将数千兵,徼之于阳关11。诸将见寻、邑兵盛,反走,驰入昆阳,皆惶怖,忧念妻孥,欲散归诸城。光武议曰:“今兵谷既少,而外寇强大,并力御之,功庶可立;如欲分散,势无俱全。且宛城未拔,不能相救,昆阳即破,一日之间,诸部亦灭矣。今不同心胆共举功名,反欲守妻子财物邪?”诸将怒曰:“刘将军何敢如是!”光武笑而起。会候骑还,言大兵且至城北,军陈数百里,不见其后。诸将遽相谓曰:“更请刘将军计之。”光武复为图画成败,诸将忧迫,皆曰“诺”。时城中唯有八九千人,光武乃使成国上公王凤,廷尉大将军王常留守,夜自与骠骑大将军宗佻、五威将军李轶等十三骑,出城南门,于外收兵。时莽军到城下者且十万,光武几不得出。既至郾、定陵,悉发诸营兵,而诸将贪惜财物,欲分留守之。光武曰:“今若破敌,珍宝万倍,大功可成;如为所败,首领无余,何财物之有!”众乃从。

严尤说王邑曰:“昆阳城小而坚,今假号者在宛,亟进大兵,被必奔走;宛败,昆阳自服。”邑曰:“吾昔以虎牙将军围翟义。坐不生得,以见责让。今将百万之众,遇城而不能下,何谓邪?”遂围之数十重,列营百数,云车十余丈,瞰临城中,旗帜蔽野,埃尘连天,钲鼓之声闻数百里12。或为地道,冲輣橦城13。积弩乱发,矢下如雨,城中负户而汲。王凤等乞降,不许。寻、邑自以为功在刻漏,意气甚逸。夜有流星坠营中,昼有云如坏山,当营而陨,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厌伏。

六月已卯,光武遂与营部俱进,自将步骑千余,前去大军四五里而陈。寻、邑亦遣兵数千合战。光武奔之。斩首数十级。诸部喜曰:“刘将军平生见小敌怯,今见大敌勇,甚可怪也。且复居前,请助将军!”光武复进,寻、邑兵却,诸部共乘之,斩首数百千级。连胜,遂前。时伯升拔宛已三日,而光武尚未知,乃伪使持书报城中,云“宛下兵到”,而阳堕其书14。寻、邑得之,不喜。诸将既经累捷,胆气益壮,无不一以当百。光武乃与敢死者三千人,从城西水上冲其中坚,寻、邑陈乱,乘锐崩之,遂杀王寻。城中亦鼓噪而出,中外合势,震呼动天地,莽兵大溃,走者相腾践,奔殪百余里间15。会大雷风,屋瓦皆飞,雨下如注,滍川盛溢16,虎豹皆股战,士卒争赴,溺死者以万数,水为不流。王邑、严尤、陈茂轻骑乘死人度水逃去。尽获其军实辎重,车甲珍宝,不可胜算,举之连月不尽,或燔烧其余。

【注释】 1光武帝:即刘秀(—6—57),字文叔,南阳蔡阳(今湖北枣阳县西南)人。东汉的开国皇帝,汉高刘邦九世孙。本篇是原文的节选。2更始:为刘玄(即下之刘圣公)年号,更始元年即公元23年。朔:农历初一月亮运行地球与太阳之间,地面上看不到月光,这种现象叫朔,因此种现象出现在每月初一,因此称初一为朔或朔日。3甄阜、梁丘赐:二人皆为王莽的将领。沘水:一名比水,亦名泌水,在今河南泌阳县。4伯升:即刘秀之兄刘縯,字伯升。淯阳:今河南邓县东。5宛城:今河南南阳。6刘圣公:即刘玄(?—25),字圣公,刘秀同族兄长。被各路义军推举为皇帝,后被赤眉将领谢禄缢杀。7昆阳:今河南叶县。定陵:今河南舞阳县北。郾:今河南郾城。8颖川:郡名,治今河南禹县。9舂陵侯:刘敞,刘秀的叔父。刘秀曾替刘敞至严尤处控告佃户,追讨欠租。10会兵:调度军队。计策:策划战守之事。11徼(yao):截击。阳关:今河南禹县西北。12钲鼓:古代军中的乐器名,鸣钲以为鼓节。13冲輣:古代的战车名。冲是橦车,輣是楼。14阳:通“佯”,假装。15奔殪(yi):奔逃死亡。16滍川:即滍水,俗名沙河,源出于河南鲁山西没大岭,东入汝水。

【今译】 更始元年正月甲子日,汉军在沘水西边再次与甄阜、梁丘赐大战,大败敌军,并且把甄阜、梁丘赐斩首。刘縯也在淯阳大败王莽的纳言将军严尤、秩宗将军陈茂,继续进军又包围了宛城。

二月辛已日,各路义军共同拥立刘玄为皇帝,刘玄任命刘縯为大司徒,刘秀为太常偏将军。

三月,刘秀单独率军与各路将领攻打昆阳,定陵和郾,并将其全部攻克。缴获了大量的牛马和财物,还有几十万斛粮食,并把这些粮食运到宛城之下(以供应刘縯的攻城部队)。王莽听说甄阜、梁丘赐被杀死,汉帝刘玄即位,非常害怕,就派遣大司徒王寻、大司空王邑带领一百万大兵,其中甲士有四十二万人,在同年五月,到达颍川,再与严尤、陈茂的军队汇合。起初,刘秀曾为刘敞追租,上告于严尤,严尤一见刘秀就认为他是一个出奇的人物。等到了这时,从城中出来投降严尤的人都说刘秀并不抢掠财物,只是聚集士兵,商议攻战守卫之策。严尤笑着说:“就是那个长着漂亮胡须的人吗?这样干的目的是想做什么呢?”在此之前,王莽征集了天下懂兵法的一共六十三家,好几百人,都让他们担任军官。还选拔训练武士卫队,招集天下的猛士。出征时旗帜和输送军需品车辆,绵延不断达千里之遥。当时有个非常高大的人叫巨无霸,身高一丈,腰宽十围,被任命垒尉。又驱赶一些猛兽,诸如虎、豹、犀牛、大象之类,以显示自己的威武无敌。其出师时的盛况,是秦、汉以来未曾有过的。刘秀只带领几千人马,在阳关拦截阻击。诸将看到王寻、王邑兵势强大,掉头便跑,逃进了昆阳城。他们都惊慌恐怖,惦记着自己的妻子儿女,想解散军队,各回故乡。为此刘秀说道:“现在我们军粮已经不多了,而外面的敌人又非常强大,如果我们齐心协力攻打敌人,或许还可以立下大功。如果想解散回家的话,势必不会保住自己和家人。更何况宛城还未攻克,(刘縯)也不能来援救我们,昆阳一旦被攻克,在一天之内,各路义军都要被消灭。现在你们不齐心协力立下功名,反倒想守住自己的妻儿老小和家中的财产吗?”诸将听了,愤怒地说:“刘将军怎么敢这样说!”刘秀笑着站起身来。恰在此时,侦察的骑兵赶回来,说敌人的大兵就要到达城北了,军阵长达数百里,看不到尾部在哪里。诸将立刻互相说道:“还是请刘将军给想想办法吧!”刘秀再为他们出谋划策,商议取胜之方。诸将在忧心忡忡,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都说“可以”。当时昆阳城中只有八九千人,刘秀就命令成国上公王凤、廷尉大将军王常留下守城,趁夜自己和骠骑大将军宗佻、五威将军李轶等十三人,骑马冲出昆阳城南门,到外而求取援军。当时王莽的军队来到城下的将近十万人,刘秀差一点不能出城。等他们到了郾、定陵之后,要征调各营的全部兵将,但各路将领贪财,舍不得丢弃自己的东西,想留下部分士兵把守。刘秀说:“现在倘若能击败敌军,珍宝不计其数,反莽大功也可告成。如果被敌人击败,连自己的头都保不住,哪里还谈得上占有财产!”大家这才都依从了刘秀。

严尤劝说王邑道:“昆阳城小而且又牢固,现在假号称帝的人在宛城,我们应该赶快向那里进军,他们一定四散奔逃。宛城一败,昆阳自然投降。”王邑说:“从前我以虎牙将军的身份围攻翟义,因为没有将其活捉,被皇帝责备。现在我带领百万大兵,遇到城池却不能攻克,这又怎么向皇帝交代呢?”接着就把昆阳城包围了几十重,排列的营堡数以百计,攻城的云车高达十几丈,可以俯瞰城中情况,旗帜之多,遮蔽了郊野,埃尘飘扬,直冲云霄,钲鼓之声惊天动地,在数百里之内都能听到。在下他们凿出深深的地道,在上架起高高的楼车。连射之弩向城中射去,箭头多得如同雨点一般,使城里的人连打水的时候都要背一块门板,以免被箭射伤。王凤等人乞求投降,但没有得到应允。王寻、王邑自认为得快就可以拿下昆阳,情绪非常骄傲。在夜间有流星在军营中坠落,在白天又有象崩塌的山峰一般的云彩,在军营上方落下,在地面上一尺高的地方散开,(看到这种现象)莽军将士们都情绪低落。

六月乙卯日,刘秀便带领着征集来的部队一齐向昆阳进发,他亲自率领步兵骑兵一千多人,在距离敌人大军四五里地远的地方摆开阵势。王寻、王邑也派出几千人马前来迎战。刘秀英勇拼杀,砍下了几十个敌人的头。各路人马都非常高兴地说:“刘将军平生遇到小敌胆怯,如今遇到大敌,反倒英勇无比,太奇怪了!请您还是前边冲锋,我们在后边协肋您!”刘秀再次向前冲击,王寻、王邑的士兵被迫后退,而各路义军乘胜进军,歼灭了近千名敌军。由于两次胜利,得以继续进军。当时刘縯已经攻克宛城三天了,但刘秀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但他派人拿着假捷报送给城中的人,说是“宛城已被攻克,大军也已到达。”但在传送途中,假装丢在了路上。王寻、王邑看到了之后,很不高兴,而义军诸将已经打了两次胜仗,胆气更壮,人人都是一以当百。刘秀就带敢死队三干人,从城西的滍水河边猛击敌军的中坚,王寻王邑的军阵开始混乱,刘秀又乘锐进攻,敌军崩溃,遂之杀死了敌军主将王寻。昆阳城内的义军也高声呐喊,出城杀敌,内外夹击,结合在一起,喊杀之声惊天动地。敌军大乱,争相逃命的士兵们互相践踏,在百里之内到处都是奔逃死亡的敌军。恰在此时又惊雷震天,狂风大作,房上的瓦片都被刮得漫天飞,大雨倾盆而下,滍水暴涨,虎、豹等猛兽都被吓得四腿打战。敌军士卒为了逃命,争着往河水里跳,淹死的人数以万计,(尸体雍塞了河道)滍水为之不流。王邑、严尤、陈茂只身骑马踏着死尸过河逃去。义军缴获敌人全部的军实辎重,车甲珍宝,不计其数。搬运了一个多月都没运完,有大就把剩余的烧掉了事。

【总案】 以上是《光武帝纪》中的一段,作者详细描写了昆阳大捷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突出表现了刘秀足智多谋和英勇善战,从而击溃了王莽的主力,为彻底摧毁王莽政权奠定了坚实基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