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霜月》原文、赏析、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霜  月

李商隐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李商隐(812—858),字义山,号玉溪生,又号樊南生,祖籍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自祖父起迁居郑州(今河南郑州)。唐开成二年(837)举进士,三年(838)入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幕,娶其女。历任秘书省校书郎、秘书省正字、太学博士等官职。考取进士前后曾多次在各地节度使府任幕僚。其诗寄托遥深、想象丰富、措辞婉丽、用典工稳,具有独特的风格,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四库全书》收《李义山诗集》三卷,《全唐诗》录其诗三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其诗四首又五句。

《霜月》写深秋时节霜与月交相辉映之情景。前两句写景。首句从听觉的角度点明时令已经到了深秋。《礼记·月令》说:“孟秋之月寒蝉鸣,仲秋之月鸿雁来,季秋之月霜始降。”陶渊明的《己酉岁九月九日》“哀蝉无留响,征雁鸣云霄”说的是同样的情况。次句从视觉的角度,写诗人登楼望远,见秋水与长天一色。“百尺楼”形容楼之高,诗中常用,如王昌龄《从军行》组诗写道:“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上海风秋。”因为站得越高,看得越远。此句表面上未写霜与月,实际上霜与月已包含其中,如清沈厚塽《李义山诗集辑评》引何焯批语说:“第二句先虚写霜月之光,最接得妙。”

后两句借用典故写霜月。清纪昀《玉溪生诗说》指出:“首二句极写摇落高寒之意,则人不耐冷可知。却不说破,只以青女、素娥对照之,笔意深曲。”“青女”是主霜雪的女神,《淮南子·天文训》说:“秋三月(季秋之月),地气不藏,乃收其杀。百虫蛰伏,静居闭户,青女乃出,以降霜雪。”汉高诱注:“青女乃天神,青霄玉女,主霜雪也。”“素娥”即月亮女神嫦娥,《淮南子·览冥训》说:“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恒娥窃以奔月。”汉高诱注:“恒娥,羿妻。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未及服之,恒娥盗食之,得仙,奔入月中为月精。”南朝宋人谢庄《月赋》称:“集素娥于后庭。”《文选》李善注:“嫦娥窃药奔月。月色白,故曰素娥。”末句好在一个“斗”字,它写嫦娥在月中,青女在霜里相互比赛,看谁更耐冷,更光彩动人,这样就将静止的霜与月写活了。

李商隐诗善于用典,这首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用主霜雪的女神“青女”来写霜,用月神嫦娥来写月亮,这就凭空增加了许多诗意,也引起读者产生许多遐想。有不少名家说它是一首艳情诗就证明了这一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